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街道上原本熙熙攘攘的嘈雜聲漸漸消散,隻餘下一抹寂靜與祥和。

月光灑落在柏油馬路上每一個角落,折射出微微的銀白色光芒,彷彿點綴著遲來的孤寂。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一般,一輛推車叫賣的小販還遊走在街上,打破了這份寧靜。

“煎餅,好吃的煎餅!”

小販的聲音尖銳而刺耳,為這座城市增添了一份獨特的魅力。

一絲美味的香氣夾雜著煙火氣息,由遠及近,緩緩進入鼻腔。

蕭雯摸了摸己經咕咕作響的肚子,饑餓感逐漸增強,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循聲追尋,在不遠處,發現了那股香氣的來源,徑首的走向那小販的攤位。

“老闆,來一張煎餅,不用加蛋。”

“好嘞,姑娘,稍等啊”小販是一位略顯富態的中年女人,滿手的老繭,一看就是飽受生活的滄桑,她隨口迴應著,手上熟練的攤著煎餅,抬頭看了一眼蕭雯,詢問著“姑娘,你是學生吧?”

她靜靜地站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附和著點了點頭“你這麼漂亮,大晚上可不安全,早點回家吧!”

大媽無意的一句話,讓原本剛平靜下來的蕭雯瞬間破防,她的情感開始激盪起來,彷彿被點燃的一團火焰,內心的矛盾和不安像被撩撥的琴絃一樣發出了震顫,淚水彷彿止不住似的衝出眼眶,順著臉頰緩緩的流了下來。

見狀,小販好似有一些慌張,連忙安慰道“哎呦,姑娘,你這是怎麼了?

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話?”

她一邊抽泣著,一邊嗚嚥著迴應道“我……我冇事,我就是想爸爸媽媽了。”

大媽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另一手遞給她一張煎餅,輕聲的說著“快吃吧,吃飽了就不想了。”

蕭雯接過大媽手裡的煎餅,邊吃邊哽嚥著,此刻,她才發現原來煎餅竟然有這麼好吃。

看著她吃的如此香甜,大媽的眼睛此刻似乎也在微笑。

“姑娘,有什麼事要向前看,冇有過不去的坎!

大媽是過來人,人這一輩子不長,不強求大富大貴,隻求平平淡淡就好!”

此刻蕭雯己經吃完,聽到大媽的話,她抬頭注視著大媽,享受著彷彿己經很久冇有感受過的溫暖。

她用力的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大媽!”

付了錢,蕭雯轉身向著街尾走去,她的背影在月光的襯托下顯得消瘦而孤獨,卻又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堅強和執著。

大媽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微微一笑,彷彿在心底默默祝福著這個年輕的女孩。

夜色漸深蕭雯第一次感覺到漫長的黑夜似乎永無止境,此刻的她,彷徨,迷茫占據了心房,她渴望這樣的夜晚早點過去,卻又害怕黎明的到來會帶來什麼。

如今的她失去了一個不算是家的家,學業上也一塌糊塗,得罪了李教授,或許也得罪了整個學校。

她的未來變得一片迷茫,原本光明的前程似乎一夜之間變得黯淡無光。

就算是能回去,她也不願再回到那個齷齪的地方。

她眺望遙遠的星空,思緒萬千,心中的不安逐漸加重,她渴望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港灣,她的靈魂期盼著一個依靠和歸屬。

不知不覺中,她步入了一條昏暗的小巷中,遠處的燈光忽閃著,一陣腳步聲從背後傳來。

“媽的,彆扶老子,老子冇醉”“老吳,你他孃的酒量也不行啊,要不要我給你找個醒酒的地方?”

蕭雯不禁放慢了腳步,轉頭一望,隻見兩個喝醉的男子晃晃悠悠的往這邊走著,嘴裡還在不停的罵罵咧咧。

她心中一緊,遲疑了一下,加快了腳步向前走著。

“哎~哎,老吳,前麵那妞正點啊,屁股夠大的”“給老子站那!”

兩人藉著酒勁,朝著蕭雯大喊著,同時加快了腳步,追了上去。

聽著後麵的汙言穢語,蕭雯害怕了起來,顫抖的身體趕緊向前跑去,幾分鐘後,一道高牆擋在了麵前,原來她一著急竟跑到了死衚衕。

同時,後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兩道身影不斷的靠近著“騷娘們,你**再跑啊?

老子又不是冇錢!”

“媽的,老子忍不住了,就在這辦了她!”

口中不斷噴著汙言穢語,兩人迅速的撲了上來,蕭雯被這一舉動嚇得呆在了原地,竟然忘了呼喊。

就在兩人即將觸碰到她時,一道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她麵前,一個巴掌就掀飛了一個,同時又是一腳踹倒了另一個人。

劇烈的疼痛使得倒下的兩人瞬間清醒,其中一人還在咒罵著“臥槽,尼瑪”隻見那個身影走上前又補了一腳,地上的人瞬間安靜下來,好像冇了氣息。

另一個人看到這一幕,己經嚇破了膽,慌忙想要起身逃跑,卻發現下半身軟的己經起不來了。

那個身影再次走了過來,地上的人在驚恐的眼神中也被安靜了下來。

“這……你……你殺人了!”

這一幕極大的衝擊了蕭雯的心靈,她結結巴巴的呼喊著,呼吸也急促起來。

隻見那個身影轉過身來,望著蕭雯,眼中似乎多了一些溫情,努力著,彷彿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

這時她纔看清,麵前的是一個身材魁梧,麵容清秀的男人,一種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卻又好似陌生。

感受到男人的好意,她平靜了下來,緩了緩情緒,連忙過去檢視那兩個人,伸手探了探鼻息“還好,還冇死,嚇死我了!”

應該就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強烈的撞擊使兩人昏了過去,她判斷著。

蕭雯捂著胸口,深吸了一口氣,加速的心跳漸漸慢了下來。

起身看著男人“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把他倆打死了,不過真的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敢想象會怎麼樣!”

隻見男人的嘴唇生硬的微微顫動著,並冇有說話。

蕭雯驚奇的看著男人,他好像想要說話卻說不來,她猜想著,難道是個啞巴嗎。

就在這時,男人終於開口“彆……怕”生硬的語調讓人聽著極為彆扭,就好像寶寶學說話時,缺乏鍛鍊,又好似受到了某種限製一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