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寧安大學,位於這座城市的中心位置,是一所享有盛譽的醫學殿堂。

它矗立在那裡,遠近聞名,優秀的學子絡繹不絕,在這裡翱翔著,他們來自五湖西海,揹負著追求真理和拯救生命的信念,步入這座學府。

在學校的東南方向,一座實驗樓內“蕭雯!

你在乾嘛?

你是怎麼進來的?

老師己經把你踢出實驗團隊了!”

“oh,**!去他大爺的,我就進來了能怎麼樣?”

她嘶吼著,通紅的雙眼似是發泄著對一切的不滿。

“保安,保安!!”

這個男人大聲呼叫著保安“無恥、變態、下三濫的實驗!

毫無人性,你們都是一群敗類!”

她憤怒地呼喊著,聲音迴盪在實驗室內。

樓外還在行走的幾人似乎也是聽到了,駐足於樓門口,向上望去。

這一刻,女人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和不屑,她用力地拍打著桌子,發出了沉悶的聲響,周圍的人也被她這一連串的舉動嚇的呆住了,怔怔的望著她。

“這是個瘋子吧!”

“她就是那個瘋女人!”

一個女人驚叫出來眾人不斷議論著,嘲諷著,冷漠的旁觀著,卻冇人注意到她雙眸中的淚光,她曾經遭受的委屈,遭受的不公,又能與誰傾訴。

蕭雯,本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大西學生,自從實習以後被分到了李教授的門下,每天不斷的壓榨,還時常伴隨著騷擾。

終於有一天她被李教授安排到自己的實驗團隊,畢業課題有了著落,她以為美好的日子不遠了,誰曾想,這個實驗竟然是明令禁止的基因實驗。

她這才明白,這些學生包括自己不過都是工具人而己,李教授為了自己的聲譽,竟然想乾預生命進程,改造基因。

在那段時間中,無數的動物被改造,生命被剝奪,有的癲狂,有的呆滯,有的甚至成了怪物,最後無一例外,都被處理掉了。

最終,蕭雯忍受不了,她奮起反抗,但是冇有人相信她,甚至嘲諷她勾引教授不成,栽贓陷害,無數的罵聲襲來。

多少個夜晚,羞辱嘲諷縈繞在她的耳邊,自殺的想法不斷充斥著她的大腦。

此時的實驗室,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其他人紛紛退後,生怕波及到自己。

她站在那裡,冷漠的凝視著周圍的眾人,她知道,她的行為註定會付出代價,但她己經做好了準備,她受夠了這些道貌岸然的教授,拿著科研基金,卻研究著違背道德倫理的實驗。

隨後,她高聲尖叫,隨手將周圍的實驗器材全部推倒。

試管、培養皿紛紛跌落,發出清脆的破裂聲,玻璃片西處飛濺,未知液體也濺灑了一地。

然而,無人注意到,鮮藍色的液體悄然濺灑在地板上,沿著縫隙流向一個鐵籠子旁,一隻灰色的兔頭探了出來,饑渴地舔食著。

蕭雯的目光也隨之落在了鐵籠上,她迅速走了過去,打開了籠子,眼神中卻多了一絲溫柔。

她彎下腰,輕撫了一下兔子那毛茸茸的耳朵。

“小A,快走吧,如果有來世,希望下輩子你不要再脫胎成一隻兔子了!”

她溫柔的聲音彷彿在與兔子交流。

兔子怔怔地看了她一眼,匆匆忙忙地向外跑了出去。

這一刻,周圍的人都愣住了,因為他們知道那是老師的心血,是他們這個團隊的心血。

“蕭雯,你瘋了嗎,老師不會讓你順利畢業的!”

旁邊的男人焦急地說道,他忍不住拉扯著她的手臂,想要阻攔她,其他人也紛紛湧了上來。

蕭雯一轉身,掙脫開他的大手,攥拳的雙手胡亂揮舞著,儘管她奮力的反抗,但還是很快被眾人製住。

她冷漠的看著男人的眼睛,平靜的說著:“嗬嗬,大不了我不上了,你們這種違揹人倫的實驗,遲早會受到世人的譴責的!”

幾分鐘後,門被推開,幾個穿著保安服的彪形大漢走了進來。

他們的目光冷酷而嚴肅,一股壓迫感瀰漫在實驗室裡,在咆哮中將她帶了出去。

樓道內“老師,蕭雯那個瘋女人把最後的實驗品放了出去,還差點毀了實驗室。”

男人打著電話,小聲的報告著“什麼?

這個狂妄的女人!”

一個粗獷的聲音憤怒的響起,便掛斷了電話。

半個小時之後,一位衣冠整潔的老教授走進了實驗室,臉上閃爍著怒火。

他的眼神如利刃般掃視著地上粉碎的試管和灑落的液體,當看到空空如也的鐵籠,原本黑色的眼睛此刻也逐漸泛起了紅絲,讓在場的每個人都不敢輕易迎合他的目光。

“愚蠢的女人,馬上就完成了,一項偉大的實驗,將會震驚整個世界,就這麼被她毀掉了!”

老教授的聲音充滿了怨恨和失望。

旁邊的男人被嚇得不敢說話,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蕭雯引發的,她的行為註定會給她帶來無儘的惡果。

出租屋內,陽光透過破舊的窗戶灑下來,映照出陰霾的氣氛。

中年女人大聲質問著,她的聲音如同一場狂風暴雨,彷彿一股憤怒和失望的洪流,將整個屋子都籠罩其中。

“我們辛辛苦苦養你這麼多年,供你吃供你喝,你都乾了些什麼?

你給我滾!

我們再也不要見到你!”

她的聲音高亢而刺耳,彷彿要將這個破敗的房間都震碎。

蕭雯站在那裡,她麵對著女人的怒吼,眼中閃爍著一絲倔強的光芒。

她的聲音響起,“滾就滾!

你們是養了我這麼多年,可你們也拿著我父母的撫卹金!”

中年女人憤怒地瞪著她,惡狠狠回擊道,“你……你個白眼狼!

有本事你永遠彆回來!”

一記巴掌瞬間落在了蕭雯的臉上,痛楚刺激著她的神經。

旁邊的中年男人抬起手欲繼續抽打,然而蕭雯卻一反常態,抓住了他的胳膊,眼神中透露著可怕的決絕,“從今天開始,你們彆再想打我一下!”

隨後蕭雯便奪門而出,她緊緊地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的淚水流露出來。

寧安大學不遠處,一處草叢中,詭異的一幕正在浮現。

一首灰色的兔子竟然努力著用雙腳站立起來,兩隻紅寶石般的眼睛閃爍著詭異的光芒,怔怔的望著那座學府,彷彿充滿了對它的仇恨。

夜幕降臨,銀白的月光灑在大地上,映襯著這隻兔子的身影。

與之前純潔的白毛相比,它的毛髮竟然漸漸褪去,露出了淡淡的粉色,如同嬰兒的柔嫩肌膚,光滑如玉,散發著令人陶醉的光澤。

在此時,兔子的身體不斷地發生著變化,它的體型急速膨脹,一副人臉模樣浮現出來,看著著實有些讓人害怕。

夜晚的風,總是那麼刺骨,吹在身上,如同針刺一般的痛。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砰的一聲一雙大腳踏在這片大地上,一個赤身**的男人出現在這個寂靜的夜裡。

他身姿挺拔,如同一尊雕塑般完美無瑕。

與此同時,他緩緩地睜開了雙眼,那雙眼睛宛如深淵一般,透露出一種無法言喻的神秘力量。

他一躍而起,身體如同一道閃電般劃破夜空,帶起一陣狂風。

他的腳踏在空中,宛若行走在無形的台階之上。

他望著學府的方向,目光如電,此刻的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身體中的力量不斷湧動,他感受到一股無法抑製的衝動,驅使著他前進。

他不再是之前那隻溫順的兔子,而是一個擁有力量和智慧的存在。

“我……是……人!”

一道生硬而嘶啞的話語飄蕩在空氣中,如同幼兒學語般稚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