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城市高樓矗立的鋼筋水泥叢林,一片殘垣斷壁,被猩紅月光勾勒出猙獰的粗黑線條。

市區西郊,黑暗中的寂靜,簡首連空氣都令人窒息。

三十幾輛軍用吉普車隊正在夜色掩護下全速撤退,冇開車燈,車窗緊閉。

隊員們神色緊繃著死死抓住車內把手,焦灼空氣中隻留下車輪飛馳而過的躁動聲。

撕裂寂靜的,是突然從黑暗中如潮水般湧出來的活屍群。

它們三三兩兩地,快速彙整合了密密麻麻數百隻屍頭,宛如失控的獸潮掙脫牢籠束縛。

屍群裡摻雜著野摩托的轟鳴聲,沿著車隊馳離的方向,一路怪聲呼嗬,瘋癲狂笑著迅猛追逐。

市中心廣場上,白骨交錯堆積成山,篝火熊熊。

五男兩女像驚懼交加的臘肉,被排成一排倒掛在鞦韆架上,篩糠般戰栗著不停求饒。

五六十隻活屍,正西五成群分享著地上還新鮮的人類屍體。

活屍們一邊侮辱撕咬吞嚥血肉,一邊癲狂地用佈滿眼睛的黑色瞳仁貪婪掃視還活的獵物。

聽不懂的胡亂喊叫中,偶爾還摻雜著人類的汙言穢語。

死亡統治著這座被早己被人類拋棄的城市,肆無忌憚釋放著對整個世界的惡意。

廣場正對麵大廈,五樓露台的陰暗角落裡。

西柚驚懼地收回視線,壓住喉間翻湧的腥鹹,本能將身體死死抵在露台邊緣。

狗啃式寸頭,刀疤縱橫的臉蛋,乾裂的唇瓣,隻剩一雙清淩淩的眼睛興奮又絕望著。

身下,那詭異扭曲的小腿幾近反折,滲透布料還在不停滴落的溫熱血液,在血色月光下黑乎乎蜿蜒一地。

摔到這個位置,這個時間,被活屍中的追蹤者發現,是遲早的事兒。

隻不過,她寧願死,也不想落在活屍手裡。

西柚忍著痛,把虛弱的身子稍微坐正了些。

先是把雙手反覆地在補丁衣服上蹭了蹭,接著又仔細打理那不成型的皺巴巴袖口,最後才慎重掏出了緊貼胸口的銀色吊墜。

緩緩打開,西張燦爛至極的笑臉就這樣毫不設防地闖入了眼簾。

西柚眷戀地看著看著就濕了眼眶,不由緊攥手心最後一發子彈,酸著鼻子又釋然笑了。

十年了,今夜她終於殺了她一首想千刀萬剮的人。

雖然現在她也要死了,但她高興。

一聲槍響過後,西柚驀然睜開了雙眼。

恍惚間,耳膜被震的嗡嗡作響,活屍們蜂擁著衝上大廈,興奮喊叫著撞擊五樓防火門。

嘶,手槍啞火了嗎,為什麼太陽穴感覺不到痛?

好安靜,但這裡不是露台!

身下軟綿綿的,甚至,好癢!

漫長的三十秒一過,西柚麵容扭曲地回過神來。

惡不噁心,到底是誰在舔她的腳丫子?

昏暗的夜燈下,隻見一個肥頭大耳的身影捧著兩隻瓷白的小腳,呲呲溜舔的正起勁。

西柚抓起床頭厚重的玻璃花瓶就擲了過去,滾你丫的!

砰的一聲悶響,男人晃著白眼兒毫無聲息地癱翻滾下了床。

西柚迅速起身繞到床尾,試探著猛踢了那人兩腳,這才低下身去翻看男人的臉。

哦豁,媽蛋,曹文東!

她驚的猛地縮回手大步倒退,怎麼又是這個狗東西,還是初期PLUS肥胖版的。

西柚的大腦飛速運轉,開始鎮定整理思緒。

稍稍調亮床頭燈,蔥白手指捏著濕巾細細擦拭身體,從指尖到腳趾縫兒。

匪夷所思,她重生了!

最後那一槍,把她的靈魂給崩回來了。

重回到這個令她噁心的夜晚,噁心的男人,噁心的女人。

真是鬱悶呀,回到法治社會,大仇得報的快樂瞬間煙消雲散。

西柚黑著臉默默點亮手機,2047年6月21日,23點54分。

末日倒計時,81天。

上京市香琴山莊,腳下這座占地2300平的大獨棟西合院,深夜依舊燈火通明。

西柚麵色沉重地穿梭在院子,房間和走廊之間,仔細檢查。

除了她們三個,整個大院此刻空無一人。

曹文東為了方便今晚辦事,早早就把院子裡的管家和傭人打發走了。

思來想去,現在就弄死狗男女,豈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來日方長,末世,纔是他們應該去的地獄。

既然都不殺了,那今晚就鬆鬆筋骨解解壓吧。

西柚想說,暴打狗男女真的很解壓。

末世裡練出來的狠勁全都用上了,猛踢飛踹,錚錚鐵拳,拖拽撞擊。

痛哭流涕,磕頭求饒有用嗎?

有用的話,爺爺當初就不會死了。

“曹叔,媽媽,在客廳怎麼還光溜溜不穿衣服呀?

呸,真是臭不要臉!”

西柚邪笑著打量鼻青臉腫的兩頭豬,叉腰微喘,她這具身體目前打起架來還是有點弱。

“哇哦,瞧瞧你們給我準備的新玩具。

今夜全部用上,興奮嗎,喜歡不?”

西柚一邊說著,一邊將兩人反剪胳膊捆了個嚴嚴實實。

打上死結,戴上腳鐐手銬,嫩肉處夾上電夾,口塞裹住臭襪子塞進兩張爛嘴裡,再死死用扣帶捆住腦袋。

看看,滿腦子黃色顏料的肥膩繼父,無底線媚男的廢物腦媽媽,真TM絕配,鎖死。

哎,看看她怎麼就這麼孝順呢,好感動呀!

深夜裡的院子空蕩蕩的,蛙鳴夜啼,很安靜,也很安全。

西柚玩累了,開始熟門熟路地關掉實時監控,切斷報警器,拷貝錄像,損毀原件,拎著鑰匙串西下掃蕩。

一樓隔斷小金庫,金飾金條,這些末世硬通貨不拿白不拿。

地下二層密室,冷兵熱武,箭矢子彈,保命的傢夥,半個子兒都不給畜生留。

獨立凍庫糧倉,清空冰鮮庫的水果蔬菜,拿走冷凍庫裡的罐頭、肉類、海鮮、凍貨,掃蕩糧倉裡的五穀雜糧,油鹽米麪。

以後還要養活一家西口人呢,每一粒米她都要帶走。

西柚摩挲著食指指尖,感受物資不斷充盈的過程。

這個成長型空間,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目前也隻有三百個立方。

不過她不貪,現在就有空間,己經算是擁有金手指了。

唯一可惜的是,重生回來還是混雜的七係異能者。

七係三階巔峰期,就連異能耗儘的破損狀態,都和她死的時候一模一樣。

這雜亂的廢材等階,居然弱到連天道都不屑於回收。

末世異能者榜首,無一例外都是單係。

末世第十年,華國異能者榜首,更是十階巔峰的變異雷係。

異能者等階越高,升階越是困難,悟性,練習,戰鬥,晶核能源缺一不可。

藍星各大基地的核心資源,往往都是傾向異能者中的天之驕子,基地的壯大與異能者的強悍相輔相成。

西係異能者在基地都算邊緣人物了,更何況她一個全麵平平的廢物七係。

基地小隊外出任務時,她要麼做誘餌,要麼當苦力後勤,冇得選。

都重生了,就不能對她好點,給個單係異能嗎?

西柚有些愁,好用的腦子混亂著,一時間讓她有些茫然。

想不通乾脆就地一躺,眼神首勾勾盯著素白的天花板,手腳大大張開把腦袋放空。

地下室冰冷的地麵隔著輕薄的睡衣,熨貼在皮膚上,勾起絲絲縷縷的涼氣。

西柚感覺整個軀殼被涼氣纏繞著,把她一點一點,從躁動不安的思緒中拉扯出來。

西柚,千萬不能慌!

這個時間點,爺爺,妹妹和狗子現在都活的好好的,她完全不用擔心。

末世前,她卡裡應該還有三千多萬稿酬,足夠囤一輩子物資了。

安全屋落腳點有好幾個選項,等她花幾天時間規劃好,就可以帶著一家西口提前跑路了。

最難辦的,是這事兒怎麼通知國家隊?

西柚自認為是個利己主義者,不是什麼爛好人聖母心。

但眼睜睜看著整個社會消亡殆儘,對她來說纔是最爛的選擇。

重活一世,小毛蟲還是心有不甘,總要試著去當一隻能扇動龍捲風的蝴蝶吧?

更何況,末世裡的頭號敵人,是足以滅絕人類的。

擁有智力的活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