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西月初的時候,硯州開始下起了小雨宋念安在營帳內收拾著自己的物品,等了這麼久,如今終於能去運州了,看著父親留下的信,宋念安覺得自己離真相越來越近了“宋醫官,可收拾好了麼?

就要走了”“好了好了,徐虎兄弟,我這就來。”

宋念安隨著徐虎走到了士兵隊伍裡,看著眼眼前整裝出發的軍士們,宋念安心下一酸,不知道來日戰事結束的時候,還能回來多少人運州離硯州並不算遠,儘管己經加快腳程,但還是花了近十天纔到了運州。

雖然宋念安知道戰爭的殘酷,但是迎麵而來的血腥味和此刻軍營裡的場景才真的讓宋念安感受到了戰爭的可怕這些士兵身上都還掛著殘留的血跡,身上包著的紗布也都有著一層一層的血漬“啊,好疼!”

一聲呼喊將宋念安的思緒喚了回來,循聲望去,一個士兵腿部中了一箭,正往外冒血,身邊的士兵正安慰著宋念安急忙跑上前去,一把撕開中箭腿部的衣服,開始診治起來。

“我要把箭拔出來,你忍著些。”

“好。”

這一聲好像是用儘了士兵的力氣。

宋念安打開藥箱,將中箭的地方進行了消毒後,便準備將箭頭拔出來。

宋念安雖然在硯州開了醫館,但是多是一些常見病症,如今麵對這樣的場景多少是有些心慌深呼吸一口氣,穩住心神後,宋念安便開始將斷箭拔出來隨著士兵一陣痛苦的呼喊,那斷箭終於被拔了出來,士兵也痛的暈了過去宋念安忙和其他人一起將那士兵抬去營帳,敷了自己平日研製的藥膏,便熬藥去了宋念安正熬著藥,一個大約二十歲左右的清秀男子走了進來,宋念安立刻起身“在下宋安,見過先生。”

“宋醫官客氣了,在下**川。”

“先生姓江?

可是太醫江家?”

宋念安看著眼前的男子,又驚又喜“正是,宋醫官不必多禮,叫在下青川就是了。”

“江家是醫藥世家,我心中仰慕己久,不想在軍營裡能碰到先生,還請先生多多指教”“宋醫官謙虛了,我方纔看了那士兵的傷口,宋醫官處理及時,藥膏也很好,不知我可否看看。”

聽到這話,宋念安喜不自勝,能得到江家人在藥膏上的認可,得是多大的榮幸。

“自然自然。”

說完,宋念安便同**川研究起藥膏來。

兩人在醫藥方麵都有很大的興趣,說起藥膏的研製更是討論的熱烈。

不知不覺間,夕陽西沉,兩人又一起去看了今日的傷兵情況。

隻是到了晚間,宋念安看著眼前營帳內的床鋪犯起難來。

她如今女扮男裝,若是和**川一同住,倒是個大麻煩。

正想著,隻見**川拿了一捆繩子和布進來,宋念安正疑惑,隻聽**川說道:“宋兄,我入軍營時,家父曾有告誡,將士們征戰沙場,難免受傷,叫我要多研習醫術,救治傷患,無奈軍中事務繁多,因此隻能在夜間看醫書,研製藥膏,恐會擾了宋兄休息,特尋了布來,做個簾子掛上,還望宋兄見諒。”

聽到這話,宋念安鬆了一口氣,暗歎不愧是醫藥世家,果然家風嚴謹,不過這倒是正好幫了自己一個大忙,於是趕忙說道“怎會,青川兄如此刻苦,我自愧不如啊,我自小在家做了不少力氣活,我來掛吧,還請青川兄幫我看看我方纔寫的藥方有冇有問題纔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