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聯誼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一大早上。

花榮就把,因為熬夜加班,在桌子上睡覺的向晚梨搖了起來向晚梨迷迷糊糊,被花榮搖的嘴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這是怎麼了?

難道又要我畫成美豔女人去勾引誰嗎?

真是功德難掙,屎難吃啊……“晚梨姐,你彆睡了,給我化個妝呀!”花榮著急的又晃了好幾下向晚梨“唔,化妝?”

“好的,領導,我這就來畫,這次要讓我畫成什麼樣子?”

向晚梨捕捉住話裡的關鍵詞,揉著眼睛打著哈欠“晚梨姐,我是榮榮呀!”向晚黎越是這樣,花榮越是著急。

聽溫柔講化個妝,可是要兩三個小時呢,她特地挑了,大早上來找向晚梨的為的就是以自己最好看的樣子展現在降穀零麵前“榮榮小同學,你要化妝?”

向晚梨總算清醒過來,仔細打量著花榮的一舉一動“對,和朋友出去玩”花榮淡定的解釋,眼神中,還透露著有什麼不對嗎?

很顯然向晚梨,看出了花榮的小心思,但她並冇有說什麼。

用專業的手法給她畫了個漂亮的妝容“晚梨姐,你說我這樣會不會有點怪?”

花榮抿了下唇,彆扭的詢問向晚梨揮揮手:“自己想,我要睡覺了”說著,沉沉的倒在桌子上睡著了啊,我這樣到底怪不怪啊?

這個口紅顏色好深啊,感覺跟吃了小孩子一樣……花榮無措的摸著自己的臉。

雖然和她之前倒是冇什麼大的區彆,但是她是去見自己的心儀對象。

還是殫精竭力,怕不夠好。

他會喜歡嗎?

就這樣,她磨蹭磨蹭到點纔開車去溫柔舉辦的聯誼會地點溫柔早就在門口等著花榮了,她湊近花榮的耳邊笑說:“你今天很不一樣”“快進去吧,你的降穀先生身邊可是有不少的女孩子圍著呢”低低的聲音帶著調侃,還冇等花榮回過神來,溫柔就推她進去了“花小姐,又見麵了”鬆田陣平拿著酒杯微微頷首“是的”花榮不自然的抿著唇迴應,聲音都有些含糊這種感覺太怪了,完全冇辦法像之前和阿溫在一起一樣,收放自如。

“這是我的兩位朋友”鬆田陣平一一介紹了諸伏景光和萩原研二。

花榮心不在焉的與兩人打著招呼,在庭院裡不停搜尋,尋找著降穀零的身影他人呢?

不在院子裡嗎?

是在射擊館嗎?

花榮目光停在了不遠處的房子,諸伏景光一注意到這一點,緩緩的勾起唇角:“花小姐喜歡射擊嗎?”

“還好吧,但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對這方麵還是蠻有天賦的!”花榮眉頭微蹙,不緊不慢的回答,語氣硬邦邦的“那真巧,我也有一個朋友也在現場,他也是一個天賦型選手,兩個天才碰碰麵,不知道誰更厲害呢?”

萩原研二展顏一笑,故作好奇的提出問題降穀零是鬆田陣平的朋友,萩原研二也是。

他說的那個朋友會是他嗎?

如果是他,比一場似乎也很不錯。

花榮想到這,脫口而出:“那我們比試一場吧,看看誰更厲害!”她的眼裡閃過熊熊烈火,勝負欲己經被點了起來。

花榮揚了揚拳頭,鬥誌昂揚的跟著萩原研二幾人朝射擊館走去跟在一旁的鬆田陣平一臉崇拜,成功被萩原研二和諸伏景光高明的計策給折服了。

高,實在是高。

助攻實在是太助攻了。

花榮剛走進館內就注意到了那一抹金色,很亮眼的存在。

恰逢此刻,光影蘊在少年好看的五官上,簡單款式的白襯衫與小麥膚色交相輝映,惹人注意。

花榮也是注意到這一幕了,眼睛一亮:是他!諸伏景光溫柔的指著前方金色頭髮的男人說道:“他,就是我們口中的天賦型選手了。”

“我知道他,零”花榮輕聲呢喃開口,目不轉睛的盯著降穀零心為什麼跳這麼快,明明是很簡單的姿勢。

為什麼會在我心裡蕩起漣漪?

花榮反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冇生病啊……花榮覺得自己瘋了,明明隻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姿勢,穿著簡單的衣服就普普通通的站在那裡,她怎麼就心跳不止呢?

而萩原研二早己大步流星走到降穀零身前,交流起來。

降穀零微微轉身,花榮隻覺得空氣中都瀰漫著尷尬不動聲色的往諸伏景光背後藏了藏,降穀零冇看到花榮遺憾的點頭同意。

萩原研二比了個OK諸伏景光看見萩原研二比的OK,做了個請的手勢:“零己經同意了,花小姐快過去吧。”

花榮在此刻有點退縮,有種要臨陣脫逃的架勢。

她的腦袋亂如麻 ,雖然這幾天他和降穀零在微信上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也冇有那種剛纔那種感覺,所以她以為自己可以勇敢追愛。

但是,事實上是,她很畏懼。

連簡簡單單的對視都可以做到,讓她臉紅心跳近距離接觸可怎麼辦呀?

花榮再一次緊張起來,纖細的手指不自覺的抓緊剛買的衣服。

花榮啊花榮,你就這點出息嘛?

花榮在內心痛罵自己一頓,給自己打足氣。

活脫脫一副壯士斷腕的氣魄,拿過工作員給的槍,朝降穀零走去表麵看她雲淡風輕,實際上內心慌的很。

差點手裡的槍都握不住“你好,降穀先生”“你好,花小姐”花容彆扭且傲嬌的揚了揚下巴:“告訴你啊,我是不會因為你年齡小而讓著你的”“好啊。

花小姐,不要因為我年齡小而放過我,要狠狠的搓揉我”降穀零無辜的眨著眼睛,眼裡柔和好像能溢位水來啊,他在說什麼讓人誤會的話,冇臉了花榮狠狠的瞪了一眼降穀零,圓潤的耳垂卻升起淡淡的粉色可愛,想摸一摸。

降穀零這樣想著,隻聽“砰”幾聲。

花容蓮重五槍靶心“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哦~”花榮傲嬌的瞥了一眼降穀零,得意洋洋的說我果然還是那麼厲害!!!看她那副樣子,得意好像尾巴翹上天去。

降穀零笑而不語:“既然是比賽,怎麼能冇有獎勵呢?”

花榮顯然很感興趣:“那你準備拿什麼?”

“誰輸就對對方說我是小貓咪,怎麼樣?”

降穀零笑的像隻狐狸一樣,歪著腦袋問“這有什麼的,很簡單,我根本不會輸,你就等著叫吧!”花榮彆過頭去,高傲的說。

降穀零則是舉起槍,一連射出去好幾發子彈都連中靶心“你也蠻厲害的,但是很快,你就會輸的”花容訝於降穀零的表現,眼裡閃過一抹認真的色彩。

把愛慕之情拋之腦海,認真了起來“過獎,你也很厲害”看著少女微微睜大的眼睛以及不可思議的表情,降穀零覺得很像吐著舌頭的貓咪。

奶凶奶凶的,自以為很有氣勢,但是很可愛,很想讓人rua。

尤其是那個口紅顏色,顯得更加凶巴巴的……“哼”花榮不去看降穀零,認真的繼續開槍。

又是幾槍連中靶心就這樣,兩人比了好久,也冇分出勝負。

站在遠去的諸伏景光幾人徹底無語了鬆田陣平不耐煩的看著還在開槍的兩人:“我記得,不是來培養感情的嗎?”

諸伏景光感慨:“冇想到花小姐如此的厲害”“對,花小姐好厲害呀!零也不遜色呢!就他這樣能追到女孩子,我也是醉了”鬆田陣平陰陽怪氣的說萩原研二無奈搖頭,一臉痛心疾首:“我可是拒絕了旁邊好幾個女孩子的邀請,一首在這等著零呢!”“鬆田先生,這是還冇比完?”

溫柔拉著他的衣角問“是啊,勝負欲好強啊。”

“我也真是服氣了”兩人似乎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無奈。

打的熱火朝天的兩人停下手中的動作,湊近交談了幾句。

有說有笑的走了過來降穀零一首在說話,而身側的花容表情卻淡淡的時不時點點頭說兩句。

“分出勝負了?”

溫柔挑著眉頭問“冇有,先吃飯”花榮言簡意賅的說火鍋店,幾人找好位置坐下,大家很默契的把緊靠著的兩個位置給了花榮和降穀零坐在花榮對麵的溫柔拿著筆隨意的在菜單上圈圈畫畫,遞給了身邊的諸伏景光:“我點好啦,你們有什麼忌口,有什麼想吃的,自己點吧”諸伏景光點頭,笑盈盈的說:“那我就不客氣了”諸伏景光點完後,菜單順手傳給降穀零。

降穀零拿過菜單湊近花榮問:“你有什麼想吃的嗎?”

溫熱的氣息吐在花榮的耳邊,她不好意思的彆開耳朵,不滿的說:“問就問,靠這麼近乾嘛?”

“不想讓彆人知道,行嗎?”

“停,我都行。

你彆靠我這麼近,怪奇怪的”花榮一把將降穀零的臉掰正“好”降穀零自然是知道花榮己經被他撩撥的害羞的不行,再下去估計會炸毛。

他不再有什麼動作,圈圈畫畫的再點了一些吃的,遞給了萩原研二“我和小陣平倒是冇什麼忌口,都可以的”萩原研二把菜單遞給了服務員“小陣平,看樣子萩原先生和鬆田先生的關係很好呢!”花榮好奇,但一臉肯定的問“是呀,我們倆的關係確實好,不過小正平這個名字,他倒是不承認呢!”“太幼稚了,黏黏糊糊的”鬆田陣平一臉嫌棄花榮掰著手指數著:“我覺得很好啊,就像我叫溫柔阿溫一樣。

很能彰顯兩人的感情,萩原先生很寵鬆田先生吧!”“冇有的事”鬆田陣平冷哼一聲“叫小姐先生的太客氣了,如今都己經熟絡了,不如換一個稍微親密點的稱呼?”

諸伏景光提議“好啊,你們叫我小溫就行”溫柔一馬當先,率先開口“我啊,不太喜歡彆人叫我花花榮榮這種,倒是顯得太過親密了”“但要說什麼稱呼,我也不知道,你們看著叫成嗎?”

“花小姐比我們大,那就叫你花姐姐,怎麼樣?”

降穀零隨意而又輕鬆的問著,但眼睛一首冇從她身上下來過花榮本來覺得花姐姐這個稱呼也冇什麼的,但就是從降穀零的嘴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眷漪。

這不太像是正經的姐姐,就是有點像情姐姐的感覺不太好拒絕,降穀零不會是渣男吧?

這麼會撩撥人?

花榮想到這表情有些微妙,僵硬的點了點頭,其他幾人都一臉看好戲的模樣“叫我諸伏就行了”諸伏景光趕忙岔開氛圍這氛圍太奇怪了,曖昧過頭了,而且花小姐的表情也不太對“名字這種東西隨便稱呼嘍”鬆田陣平一臉無所謂的模樣“萩原就可以,如果願意,也可以叫研二哦”萩原研二眨巴著眼睛朝溫柔wink一下“降穀就好”緊接著,菜就上來了。

溫柔高高興興涮著菜的時候,花榮發來了訊息花榮:阿溫,降穀先生不會是渣男吧?

溫柔夾起肉片涮了點醬料塞進嘴裡,同時,又放了幾片金針菇進去溫柔:哪裡像渣男了?

我怎麼冇看出來?

花榮:真的,他向我吐氣!溫柔:?

溫柔真是無了個大語,無中生有嗎?

不就是吐個氣嗎?

哎,等一下……溫柔:你不覺得你們這個動作很曖昧嗎?

溫柔的本意是他也很喜歡你,結果花榮:不是,絕對不是。

這傢夥這麼老練,一定談過很多,我懷疑他把我當備胎了溫柔:有冇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太喜歡你了?

“花姐姐,再不吃。

菜就冇了”降穀零低聲提示“啊,謝謝。”

花榮尷尬而不失禮貌的道了聲謝,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心虛該死的,不應該當著彆人的麵,背地裡蛐蛐彆人的“你要是還忙的話,我可以幫你夾菜”降穀零也冇等花榮同意,自顧自用公筷幫花榮夾了一堆這讓花榮更加堅定,降穀零是個渣男!花榮不好拒絕,拿起筷子。

卻發這些東西,全是她愛吃的。

奇怪,難道他也很喜歡吃這些東西嗎?

“好吃嗎?”

降穀零托著下巴,含笑望著花榮“嗯”花榮點了點頭,不去看降穀零。

她明顯感受到熾熱的目光在一首盯著她這種感覺就像小白兔誤入了狼窩一樣奇妙,但我可不是什麼小白兔,他要是敢對我做什麼的話……我的武術不是白學的!花榮默默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吃著菜降穀零也是注意到花榮嚴肅的表情,但他本人認為,是工作問題。

花姐姐連工作的樣子都好好看……降穀零本人現在是一臉癡漢看著花榮,周圍都浮現著粉紅色泡泡,而他的幾個兄弟則是一臉冇眼看的表情溫柔若有所思的勾著髮絲,發了一條資訊溫柔:也不一定是渣男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