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楊蕭逸回過神來,感覺剛纔就像是一場夢一般虛無,時間都靜止了。

他不經意用神識,仔細檢查自己身體。

並無發生異常下一秒楊蕭逸的腹部疼痛難忍。

丹田好像被寒劍刺穿。

他用儘所有的鳴魂才勉強將其壓製。

剛纔的回憶湧上心頭,並伴隨著記憶中的回憶一起出現在腦海裡。

靖小藝連忙過來攙扶“楊兄,你這是怎麼了,是剛纔的鳴擊傷到你了嗎?

“冇事,我就是有點力竭,讓小藝擔心了。”

“剛纔的一瞬間,我看到了一股黑影,出現在大堂中間。

其威壓,不弱於其眾人加起來都高。

那實力深不可測,甚至連境界我都冇見過。”

“快,去通知其餘各人,離開這。”

……“眾人都很納悶,不要以為你楊蕭逸,十族中天才,就可以胡言亂語。

這好端端的,冇有任何異常。

不會是楊家人想要獨吞這座遺蹟吧。

就編著謊言來騙我們吧!”

“我不想跟你們廢話 ,我好心勸你,不要不識抬舉。”

“走, 楊叔”“這就想走,遲了。”

遠處發出惡魔低咕(靈魂之子——澆給)一股黑影從巨龍雕像走出來,身旁環繞著混沌氣(來自冥界的無上火焰,可輕易撕碎虛空,是冥界無上的象征。

)隨著黑影的到來,在場的人們心口不禁傳來陣陣微痛。

“境界被壓製了”楊叔發出顫抖的說出。

“不知前輩是誰,若有打擾,冤請諒解不妨放我們離開。”

蕭長老慰問。

“不是惦記著我的寶貝嗎,過來拿啊。

想走?

己經遲了,你們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話剛說出,那混沌氣便幻化成一條條蛟龍,衝出靈具,駛向眾人。

楊蕭逸仔細一想“那好像不是這墓的主人。

其中的混沌氣貌似不是很純。”

“境界壓製應該是某種陣法或者是靈具,但不能冒險行動 為好,還是靜觀其變吧”“各位小心。”

隻聽“咚”的一聲境界低的幾個人不幸失去生命,第一輪進攻結束了。

“看來這些小輩還有點實力,那我要動真格了。”

“洪荒決——鳴”身邊環繞著燦燦金光,猶如玄黃氣一般沉重。

“這就是所謂的鳴域異象——鳴域生洪荒”施展此秘法後,外圍隻剩虛無之境,在此之境裡,施展者會獲得來自上蒼的我賜福,其大量減少鳴魂的消耗。

彼此間再無身影。

洪荒訣是召喚天地間的洪荒神獸——鳴,就是其中之一。

它是身懷孽犢,其冥界淵明州的罪惡之身。

(原型是一隻渡鴉)它的鳴叫響徹雲霄,使其靈魂都在顫抖。

在眾人都惶恐未儘之時,其瞬移到緣長老身後。

混沌氣環繞雙手,朝著丹田刺去。

“澎”的一聲,長老的鳴海七霞出現在黑影手中。

隨後將其吞入口中,化成了養料。

“不錯,我的實力又恢複了原來的三成左右。

看來還有好多……”“啊……長老!”

眾人驚恐道“現在不是擔心的時候,我們要竭儘全力對付他。”

楊蕭逸神魂未定的說“可是實力過於懸殊,我們根本冇有機會還手。”

“我們還有機會,他不過隻是一絲魂魄。

隻要打斷本體的連接,我們就有獲勝的可能。”

“我剛發現,他每發動一次進攻,身影就會變得模糊。

他有出手機會的限製,隻要拖住,就行。”

其眾人,聯合發動蒼黃聖光。

“可是後搖太長”說著黑影使出混沌氣,向著眾人駛去。

楊蕭逸見其情景,猛然跳出正麵迎接這一擊。

“那就由我來迎接這一擊,不知混沌氣到底有何恐怖。”

“不 ,蕭逸……!”

與黑氣相撞後,黑霧瀰漫看不清是鬼還是人。

“我該如何交代給你父親……”楊叔哽咽地說道。

“我冇事”楊蕭逸艱難的爬起身,勉強地說道。

“啊,蕭逸……你冇事真是太好了”“這小子竟然冇事,是否得了那真龍的傳承”默唸的並將其把眾人的陣法破除,隨後用神識搜尋那小子的全身。

“不好,果然得了。

今日也不能,讓你活著走出這裡。”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此陣就將其摧毀。

但隨著黑影使出第西招,他所佈置的陣法己將其破除。

楊蕭逸頓時感到了,一股凶煞煞的殺氣。

“不好,他應該己經察覺到了我的秘法。”

心裡默唸道。

隨後眾人立馬飛出其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