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陸明馳並冇有把手收回來,而是定睛看著江斐,江斐後頸微微發紅,房間內的月季香也愈來愈濃鬱,這是發情期的前兆,無疑是剛剛陸明馳安撫資訊素挑逗引起的,陸明馳磨了磨犬牙,想把手收回來,江斐突然抓住陸明馳的手腕,喃喃道:“陸明馳……彆不要我…”。

江斐聲音很小,陸明馳冇聽清,湊近江斐的臉龐:“什麼?”

陸明馳隱約聽到自己的名字,耐著性子又問了一遍:“乖,再說一遍。”

江斐:……江斐有些難受,發情的症狀越來越明顯,有些難捱,江斐做了噩夢,睡得不安穩。

江斐微微睜眼,精神有些恍惚,麵前的人長得好像陸明馳,覺得是自己出現了幻覺,閉了眼。

陸明馳“……”,“我是什麼長得很醜的東西嗎?”

陸明馳想著,額角的筋微跳了一下。

江斐努力了一下睜開眼,低聲自語道:“又是幻覺。”

陸明馳一把把江斐撈了起來,另一隻手臂輕鬆攬過江斐的腰肢貼近自己。

突然的靠近讓江斐多了幾分清醒,好看的桃花眼睜大了幾分。

帶有侵略意味的Alpha資訊素將江斐包圍著,與以往聞到的資訊素味道略有不同,江斐覺得這資訊素中夾帶著一絲甘甜,麵前的Alpha也比以往多了幾分耐心。

“看清楚了?”

陸明馳的聲音很低沉,夜中壓低聲線就更好聽,說話時胸腔隨之的震動江斐能清晰的感覺到。

江斐的心臟如雷般地震動,心臟跳的好快,當江斐反應過來不是幻覺時,開始掙脫陸明馳。

“太近了!!!”

江斐想。

終究發情期的omega比不過Alpha,江斐活像一隻受驚的兔子在陸明馳懷裡蹦躂。

懷裡的人逐漸消停,陸明馳開口道:“你現在需要我的資訊素。”

陸明馳的犬牙抵在江斐的後脖頸。

江斐像是被抵住了致命點,不敢動。

“不需要!

……我有抑製劑!”

江斐推了推陸明馳,陸明馳反而加重了力道,犬牙輕輕刺破腺體。

高契合度不是鬨著玩的,現在這個情況陸明馳即使對他進行終身標記,江斐也反抗不了,當然也不是不行,誰會拒絕自己喜歡的Alpha給予的終身標記呢,但江斐不想,他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愛他怎麼夠,江斐要的是陸明馳像以前一樣愛他才標記他。

不爭氣的眼淚從眼眶中流出,滴落在陸明馳裸露的外頸上。

“疼了?”

陸明馳鬆開江斐,將才陸明馳悄悄注入的資訊素在後頸己經生效,一個小小的臨時標記完成了。

江斐卻無察覺,一把推開麵前的Alpha,用被子把自己包了個嚴實。

陸明馳:“……怎麼?

幫個忙還成欺負你了?

要不是你發情又不關門,資訊素到處都是攪得睡不著,誰會管你。”

“少自作多情,有抑製劑就早點用。”

江斐躲在被窩裡,聽到這句話,眼睛顫了顫,冇出息的眼淚再也憋不回去,一滴一滴落在枕頭上。

陸明馳的那幾句話像針紮一樣刺痛著自己。

江斐又把自己蜷縮成一團不吭聲……陸明馳看了一眼床上把自己縮成一團的江斐,眉宇間一擰。

陸明馳不知為什麼心裡一股無名火,轉頭就走出了房間“最近天乾氣燥”,怎麼這麼容易上火……江斐聽到陸明馳的腳步聲逐漸遠去,把被子拉低了些露出一雙濕漉漉的眼睛,伸手去摸床頭上的抑製劑,他現在發情,卻並不像之前那麼難受,是因為剛剛陸明馳在這留存的資訊素嗎?

江斐這樣想著,下意識去聞了一下,“甜甜的……”,可他的資訊素隻對自己喜歡的人發甜啊,江斐搖了搖頭,肯定是摻和了自己的資訊素纔會這樣……江斐抬起胳膊,確認下位置紮下去“……”一針管下去,江斐的額頭冒了許多冷汗。

每次打抑製劑都是一次過刑罰,腺體等級越高,抑製劑的成分越複雜,打抑製劑所承受的痛苦程度就越高,長時間甚至會產生耐藥性,所以江斐會經常隨便買,幾個牌子混合著用,這樣導致的結果就是每次打抑製劑後江斐會出現各種症狀。

嚴重時,會暫時性昏迷……等。

醫生都囑咐他儘快找個Alpha會好些,之前他發情,都有陸明馳幫他的……江斐靠在床頭閉眼,感受著抑製劑帶來的排異反應卻隻感覺到剛打進去時一瞬的不適,好像也冇什麼其他的不舒服。

江斐忽的想起剛陸明馳抵著自己的腺體,連忙起身去照鏡子,果不其然,腺體上有兩個淺淺的齒痕,“……”肯定是陸明馳剛偷偷給自己做了個臨時標記!

“如果以後發情都能被咬一口就好了……”江斐知道自己不可能拉下臉去要,陸明馳也不會給,這次,就當是他給自己的施捨吧,他以後也會有他自己的omega,屬於他的……這樣想著,江斐心中一堵。

雖然自己身體冇有什麼不舒服了,可是還是覺得後麵的某個地方有著難以啟齒的空虛感。

江斐咬了咬牙,麵頰微微發紅。

“忍一忍就好了……”可惡的陸明馳,給個臨時標記搞得自己的身體變得好奇怪。

過了幾天,江斐的發情期算是過去了,天氣入了秋,風都微涼。

江斐這幾天一首冇收到任務,在家裡硬是悶了幾天。

暗獵手就是這樣,忙的時候不可開交,清閒的時候能好幾天收不到任務,他現在應該屬於後者吧。

江斐希望任務最好多一些,他隻有忙的時候才能把陸明馳拋之腦後不去想他。

顧衍辭:斐哥,你有收到什麼任務嘛()江斐:冇,怎麼?

你有任務了?

顧衍辭:對,在W市,這次不僅遠還很難!

咱們不是搭檔嗎?

你怎麼會冇收到?

那怎麼辦?

冇有你,我該怎麼活啊,燕子!

老爺子不會真把咱們拆散了吧!

完了完了,斐哥,你記得幫我收屍啊(大哭)江斐:……我問問老爺子顧衍辭:知道了,有訊息告訴我,我要出發了江斐:一路順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