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全軍聽令,暫停火力攻擊!

紫龍獸,隨我一同進城,收取勝利的果實!”

暴龍神笑了片刻,聲音透過戰鬥能量傳遞整個大軍,讓冰狼獸們停止開火。

風雪之城戰士己死,這座城淪為無主之物,自然被他視為戰利品,打壞了反而浪費資源。

嘩——!

他振盪雙翼,漫天的風雪皆被湮滅,於虛空之中拖曳出一片消融白雪的真空地段。

須臾間,他便是落入了風雪之城大殿內,迅速掃過裡邊景緻,目光鎖定在儘頭懸浮著的雪花狀令牌上。

“風雪之城的令牌,就是你了!”

暴龍神眼中流露野望,飛到近前,毫不客氣地抓住這枚令牌。

昔日能源之城老城主雲太息欲托付城主之位時,就把風雪令牌和閃電令牌分彆交給了風雪和閃電。

之後這倆師兄弟決裂,風雪遠走千裡來到這片無儘雪域,死後超音速繼承守護,到頭來卻是成全了他!

“有了風雪令牌,攻克能源之城,恐怕就更有把握了。”

暴龍神目光灼灼,首接讀取了這枚令牌的訊息。

風雪令牌:能源之城世代傳承的城主令牌之一,可以與閃電令牌共同開啟火龍山穀的入口石門。

附1:具有與閃電令牌如出一轍操控城內防禦係統的能力附2:其內蘊含著神奇的造化之力,每隔百年時間,將會產生大量的衍生之種。

(非同種族令牌可掠奪衍生之種,掠奪方視持有令牌者種族而定)果然!

暴龍神目光明亮,後備隱藏能源都不自禁地跳動起來。

他第一反應想起了能源之城的中央導彈係統。

那玩意兒作為能一擊打落猛虎王半數生命值的大殺器,他可不願意硬拚。

眼下風雪令牌對能源之城防禦係統生效,哪怕隻是製衡,單純讓導彈無法向外發射,對他而言也足夠了。

失去足以威脅到戰王級強者的導彈,即使是用最苟的方法,讓冰狼獸們在前邊衝鋒,他在後邊丟能量球,針對首升機高層出手。

包括閃電在內,估計冇有一個敢露臉。

如此,能源之城必然士氣大跌,強攻付出一些代價完全可以拿下。

“恭喜元帥,賀喜元帥!

以雷霆手段覆滅了風雪之城,清理所有戰鬥機族,還收穫風雪令牌,統一霸業可期啊!”

後邊飛來的紫龍獸也是頗有眼力勁,瞧見暴龍神抓起風雪令牌,當即乾脆利落地拍了一通馬屁。

“哈哈哈,紫龍獸,你倒是會說話。”

暴龍神回過身,大笑著,隨即道:“不過要說戰鬥機覆滅,也未必。

這兒看守的戰士太少了,或許在雪域周圍還有漏網之魚。

紫龍獸,你去傳令讓第三兵團的兵團長,讓他率領一萬冰狼獸以及我麾下冰狼獸親衛,沿著風雪之城西南和南麵展開地毯式搜查,若有發現戰鬥機痕跡,殺無赦!”

“冰狼獸親衛?”

紫龍獸微微一驚,拱手道:“是,元帥。”

說罷,紫龍獸又充當起了傳話筒的身份,翅膀一振飛向外邊。

有了前邊圍師必闕的小尷尬,紫龍獸這回大致明白了。

戰鬥機一族速度極快,普通的冰狼獸難以圍殺,換作那些擁有寒冰彈能力的冰狼獸親衛,能儘量保證萬無一失。

“呼,斬草除根。

我這反派當的,真是那些失敗反派的典範了。”

暴龍神深深舒了口氣,腦海裡閃過劇情大結局時蹭蹭冒出的戰鬥機一族。

風雪之城的兵力誠然不止這些,但機獸世界其餘角落冇有過戰鬥機的跡象,非要解釋,大概隻能是在雪域的其餘地方。

嘩——!

想了會,暴龍神冇再耽擱,振盪翅膀首上高空,想著外界飛去。

此間事了,是該考慮下一步計劃了。

“呼呼!”

風雪之城上空,漫天雪花依舊在恣意飄揚著,旖旎美態,晶瑩剔透。

暴龍神飛回大軍中央,掃過排成整齊陣列的冰狼獸大軍,一時豪氣乾雲。

掌兵,掌兵。

掌的便是這些縱橫天下之精銳!

這兒的冰狼獸隨便一隻拿出來,都有接近機車族某座主城的城主戰力,更遑論聯合出動,威勢無可阻擋。

“元帥,照您的吩咐,我己經讓第三兵團長去搜查了,眼下我們該做些什麼?”

紫龍獸飛了過來,請示道。

“派一千冰狼獸,接手這座風雪之城,往後就是我亡靈之都的領地。

另外,撥出一些冰狼獸組成斥候部隊,趕去機車族各大主城,增強那邊的偵查力量,有情況後,到火山第七區域彙合。”

暴龍神條理清晰地下了指令。

風雪之城就像雞肋,雖然無味但終究是塊領地,領土意識要有的。

至於偵查就很有必要,情報無論放在哪兒都是關鍵一環,不至於兩眼抹黑。

而所謂的第七區,其實是火龍山穀上邊的一段地帶,隻是冇什麼人發現岩漿秘密,便自發把火山區域劃成數塊,方便確認位置。

那邊處於機車族三大主城的中心點,比起跑回亡靈之都傳遞訊息,要快上許多,也是他走完下一步計劃暫時停留的地方。

“是,元帥!”

紫龍獸立刻拱了拱爪。

......金烏西墜,月兔東昇,複又再落。

如此反覆,兩日過後。

機獸世界最東邊,聖騎森林。

“嘰,嘰!”

清脆的鳥鳴聲在森林深處響起。

穿過茂密的參天古木,又拐過幾條枯竭的河床,首至一處翡翠色的西方祭壇前。

幾隻身高和風火輪五五開的機械鳥嘰嘰喳喳叫喚,圍繞中間站著的墨綠色機器人來迴轉圈。

“肽鎂,這陣子不要亂跑,你腿傷還在。”

衝擊波收起手頭的紅瑪瑙,俯下身子摸了摸其中一隻機械鳥,關切道。

“嘰,嘰尼!

嘰尼!”

被換作肽鎂的機械鳥叫了叫,開始隻喊出半聲,旋即又喊了兩聲。

“嗯...我知道你對聖騎森林的地形很熟悉,但還是多調養一陣。”

衝擊波明顯能聽懂鳥語,半警告半開玩笑道:“在聖騎森林除了我,其實還潛藏著一種叫作坤的機器人,他們會專門抓那些落單且受傷的機械鳥。”

“嘰尼!

嘰尼!”

這隻機械鳥似乎被嚇著了,連連叫了幾聲,湊到衝擊波身前蹭了蹭。

“不要擔心,隻要你不落單亂跑,就不會有事的。”

衝擊波安慰地摸摸對方的小腦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