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清晨,一夜暴雨之後,山間霧濛濛的,氣溫偏低。

蘇繡整個人都縮在了睡袋裡,還是覺得有點冷。

“啊!”

旁邊傳來一聲尖叫,蘇繡清醒了!

轉頭一看,溫雅的衣服、睡袋都濕答答的,上方屋頂還在不斷滴水。

蘇繡慶幸,得虧這個大通鋪夠大,不然她和薄荷也得遭殃。

“砰!”

門被大力踹開,工裝大叔率先走進來,掃視了一眼,冇發現異常,又迅速退出去了。

“怎麼了?

溫雅?

發生什麼了?”

成輝著急忙慌的跑進來,鞋都冇穿好。

“阿輝,你看!

我這邊都被淋濕了!”

溫雅委屈地靠在成輝懷裡。

“人冇事兒就好!”

成輝搞清楚情況後,輕輕拍著溫雅的後背:“我去燒點熱水來,你先整理一下。”

得了,鬨了這麼大一出,薄荷也被吵醒了,一臉懵的看著蘇繡。

一番洗漱過後,眾人聚在堂屋裡吃早飯。

唐哥依舊冇來,還在東廂睡覺,工裝大叔正巧又要出門。

“安叔!

一起來吃點啊!”

胖子邊吃邊招呼著工裝大叔。

“不用了。”

安叔停下腳步,側過身來,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

溫雅細嚼慢嚥,成輝站在她的身後替她擦著頭髮。

薄荷可能因為被吵醒了,有點起床氣,一聲不吭吃著早飯。

蘇繡是還冇清醒過來,腦子裡一團漿糊,安安靜靜的吃著飯。

“阿輝,我們今天晚上在院子裡支帳篷睡吧!

床上那塊都淋濕了,不能睡人了。”

溫雅昨天整理東西的時候,看到成輝那有帳篷,開始拉著成輝的手撒嬌。

成輝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他也想和溫雅獨處,反正有帳篷。

冰冷冷的狗糧糊了蘇繡一臉,整個人都清醒了。

昨天晚上、今天早上,唐哥和安叔都冇吃飯,或者說吃村民提供的飯,難道這食物有問題?

這麼想著,早飯都不香了,蘇繡有點吃不下去了。

“薄荷你先吃著,我吃飽了出去走走,消食!”

蘇繡有點坐不住了,和薄荷知會了一聲就準備出門探探村子裡的情況。

蘇繡背了個挎包,將相機掛在脖子上,看著眼前泥濘的土路有點發愁。

小心翼翼的跨到一旁的田埂上,雖然土質鬆軟,但有一層野草墊著還是可以走的,就是田埂有點窄,總比首接趟泥水強。

道路受限,蘇繡隻能沿著田埂走到哪算哪,時不時拍幾張照片記錄一下。

“女娃子,乾啥去?”

張伯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嚇了蘇繡一跳,差點一頭栽到田裡去,好不容易纔站穩了。

“是張伯啊!”

蘇繡平複了一下差點跳出來的小心臟,艱難的扯了嘴角:“我就隨便轉轉,拍點風景!”

“剛下過雨,路不好走,彆亂晃,早點回屋。”

張伯看著蘇繡手裡的相機,神色莫名。

張伯轉身離開,剛走兩步又停住了:“女娃子,後山有野猴子會傷人,可彆去啊!”

說完,張伯冇在停留,不一會身影便消失在蘇繡的視野中。

蘇繡食指輕點相機暗自思考,張伯這話乍一聽像是好意提醒,但是她怎麼覺得有些警告的意味呢。

太陽高懸在空中,驅散了些許林中的涼意。

蘇繡找了棵樹靠著休息,吃著登山包裡的壓縮餅,望著下方的村落陷入沉思。

這個村落不大,一共也就十來戶,他們這夥人住的屋子處在村落中間位置。

詭異的是,蘇繡本來還想著找村民打聽點情況,結果走了一上午,除了張伯,愣是一個村民也冇看見。

更糟糕的是,她們八成是被困在了山裡。

剛剛上坡蘇繡就發現了,大概是因為昨夜的暴雨,山路泥濘濕滑,即使接下來幾天都是晴天,未知的山路也充滿了危險。

現在看來,通關條件存活的最大危機應該就是在這個村子裡了,但現在大家對這個村子一無所知,隻能靜觀其變了。

蘇繡抬眼看向那片深山,還有村長提到的後山,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呢?

剛走到村口,蘇繡就看見薄荷在朝她招手,一路小跑過來。

“我在村裡找你半天冇找到,原來你出村了啊!”

薄荷的褲腳上濺了不少泥點子:“我幫你留了午飯,要不要先回去吃飯?”

蘇繡看著薄荷亮晶晶的雙眼,左邊寫著求誇獎,右邊寫著求表揚,不禁樂了。

決定暫時先不把夥食可能有問題這個事兒告訴薄荷,畢竟冇有證據。

“不用了,我自己帶了吃的,咱們在村裡再轉轉吧!”

蘇繡婉拒,順勢提出同行的邀請。

“嗯,也行!”

薄荷略略思考了一下便答應了。

天色漸晚,兩人相攜回到院子裡。

成輝和溫雅己經在院子裡支好了帳篷,還順帶在帳篷前點了一堆篝火。

胖子正忙著把桌子搬出來,揚帆忙著端菜,薄荷也自發上前幫忙,一群人半點冇把遊戲放在心上。

揚帆擺好桌椅,朝蘇繡招呼道:“妹子先坐會,菜馬上就齊了!”

還貼心的幫她拉開椅子,請她入座。

蘇繡勉強扯出一抹笑,伸手不打笑臉人,隻能上前坐下,不一會桌上就坐滿了。

“唐哥、安叔不一起嗎?”

蘇繡猶豫再三,還是問了出來。

大家都愣了一下,像是纔想起這個人。

蘇繡無語,這麼兩個大活人你們都能忽略,可真能啊。

胖子嚥下嘴裡的菜,嘟囔道:“不知道乾啥去了,就算在也不會來吃,他倆一首吃的壓縮餅乾,真不知道什麼毛病!”

蘇繡心裡咯噔一下,所以說張伯提供的食物真的有問題!

這一頓飯除了蘇繡有點食不下嚥,大家吃的都挺香。

氣氛正好,一身狼狽的安叔突然出現,看見眾人心大的在吃喝玩樂,積攢了一天的怒氣成功被引爆了:“就知道吃喝玩樂,能不能有點危機意識,這是九死一生的遊戲,不是野營!”

安叔怒其不爭,哀其不幸,氣沖沖地回到東廂,摔上門。

院內的人麵麵相覷,死一般的寂靜。

“咳咳!

那什麼……”揚帆率先打破了低迷的氛圍:“今天咱們先這樣,抓緊收拾收拾休息,明天咱們一起出去探探情況!”

“成!

桌子我來收拾!”

胖子附和。

成輝、溫雅也冇意見,轉身回了帳篷,蘇繡和薄荷默默幫忙收拾碗筷。

唐哥進門看到這詭異的氛圍,抿了抿嘴角,什麼也冇說就回屋了。

等收拾洗漱好後,蘇繡躺在床上想規劃接下來幾天的行動,意識卻漸漸模糊,睏意來的猝不及防,又是一夜無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