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太淵聖地的大殿內,歡呼聲此起彼伏,氣氛熱烈至極。

林聖子站在中央,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他挑釁地望向顧天,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和輕蔑:“就算你是帝子又如何!

我和師姐之間的感情纔是真摯的愛情!

如果你還有點自知之明,那就應該主動退出!”

顧天麵對這番挑釁,卻保持著異乎尋常的平靜。

他轉頭看向太淵聖主,語氣冷冽地問道:“太淵聖主,這便是你們太淵聖地的決定嗎?”

太淵聖主微微頷首,試圖以柔和的語氣安撫顧天:“顧少主,聖女和林聖子之間的愛情是真摯的,你不希望因為一己之私而拆散他們吧?”

“作為一位帝子,你應該展現出你的大度,成全他們的幸福,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隨著太淵聖主的話音落下,一位位長老也紛紛開口,他們的聲音如同潮水般湧向顧天。

“是啊,你怎麼能忍心破壞他們的真愛呢?”

一位長老語氣責備地說道。

另一位長老也跟著附和:“顧少主,你還不準備放棄嗎?”

“少主,你既然是插足的第三者,就應該體麵地離開!”

另一位長老語氣嚴厲地勸說道。

大殿之外,太淵聖地的弟子們也紛紛發出憤怒的吼聲,他們的聲音中充滿了對顧天的鄙夷和不屑。

“這種垃圾長生族少主還想破壞師兄和聖女之間的真愛!

趕緊滾開!”

有人高聲呼喊道。

“就是,你以為你有大帝父親就了不起嗎?

你根本不算什麼東西!”

另一位弟子憤怒地附和道。

在大殿裡,葉辰看著顧天,眼神中充滿了得意和不屑,他嗤笑道:“長生顧家?

就算你是長生顧家又如何,我們太淵聖地可不是你可以肆意妄為的地方!”

太淵聖主和其他長老們紛紛點頭,表示對林聖子的話深表讚同。

然而,他們似乎都忘記了,顧天的身份並不僅僅是一位長生少帝,他的背後還有著無法想象的強大力量。

顧天輕輕地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冷光,彷彿在看一群無知的孩子。

“看來,我之前的資助讓你們產生了錯覺,以為可以在這個世界上為所欲為。”

他轉過頭,目光落在葉巧梅的身上,語氣平靜地問道:“你呢?

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葉巧梅的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她看著顧天,眼神中充滿了厭惡和堅定:“我選擇林辰師弟!

我們之間纔是真正的愛情!”

太淵聖主的臉色微微一沉,語氣中帶著不滿:“顧少主,聖女己經做出了她的選擇,你應該表現得更加大度。”

“林聖子並不比你差,他是個天才,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你不要自不量力,做出錯誤的選擇。”

顧天聽了這番話,忍不住笑出聲來,那笑聲如同夜梟的鳴叫,充滿了諷刺和嘲弄。

他緩緩站起身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洶湧而出,那是隻有大帝才能擁有的氣息。

一時間,整個太淵聖地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吃我的,喝我的,竟然敢把我的臉麵丟在地上踩!”

顧天的聲音充滿了殘酷和冷血,他的笑容中透露出無儘的嘲諷。

這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驚駭萬分,大帝!

怎麼可能!

顧少主竟然是一位大帝!

他們終於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是多麼的愚蠢和可笑。

他們竟然敢在一位大帝麵前放肆,這是何等的自不量力!

“不妙!”

林辰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焦急而蒼老的聲音。

顧天冷冷地看著林辰,眼神中透露出輕蔑和不屑:“你們這些螻蟻,我給你們麵子,你們就以為自己真的是個人物了。”

“不給我麵子,你們又算什麼東西?”

“天才?

在我眼裡,所謂的天纔不過是匍匐在我腳下的螻蟻,連見我的資格都冇有。”

顧天的話語冷漠而殘酷,他隨意地伸手向林辰抓去,而林辰卻顯得異常鎮定,他的眼神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語氣自信而堅定地說道:“就算你是大帝又如何,我堅信自己總有一天能超越你!

你真的確定要與我成為敵人嗎?!”

這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驚恐萬狀,顧天竟然要對林聖子動手!

顧天輕蔑地笑了笑,隨手將林聖子抓住,嘲諷道:“與我為敵?

你這隻螻蟻還冇資格讓我放在心上。

不過,你口中的真愛,又能堅持多久呢?”

林辰的皮膚在顧天的手中一片片滑落,他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顧天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他淩遲!

顧天要將林聖子徹底折磨,抽骨拔髓!

他眼神中閃爍著冷酷的光芒,心中冷笑,他要親眼看看,林辰和葉巧梅所謂的真愛,能否抵擋住這殘酷的折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