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齊勝男,我告訴你,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當初我和木禾的事人人皆知,如果不是你橫插一腳進來,現在坐在這裡跟我講話的就不是你。”

“你以為我願意嫁給你嗎?”

齊勝男發出嘶吼聲。

“算了,你還是回去陪你的白月光吧,今天她回國,你應該多陪陪她。

如果有時間我們去把離婚手續辦了吧,本來你就是屬於她的。”

齊勝男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

“什麼?

你居然想跟我離婚,我江辰的老婆是你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的嗎?

你自己搞清楚狀況再來跟我說。”

江辰瞪大著雙眼看著齊勝男,完全冇有意料到齊勝男會跟自己提離婚。

“你覺得我們現在這樣生活著有意思嗎?

結婚了一年了,你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我天天回到家裡,家裡冷冷清清,氣息好讓人毛骨悚然。”

“當初你不是費勁心機說服我媽媽,你要嫁給我嗎?

現在如你所願了,怎麼,你又覺得我冇有陪你了,我告訴你,齊勝男,你不要索取的太多,我們讀書的時候就知道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麼個簡單的道理,不需要我現在來教你。”

“你一首以為是我要嫁給你嗎?

我也是逼不得己,我是因為......”。

“因為什麼,你說呀,是不是編不出來了。

我來幫你編,你是因為錢,你個視財如命的女人,我江辰這輩子最討厭你這樣的女人,可以因為錢出賣自己婚姻。”

江辰邪惡的看著齊勝男。

“對,我就是因為錢怎麼了,人活在世上不是因為錢還活著乾什麼,一切的樂趣都是錢給的。”

齊勝男撩了撩劉海。

當時如果不是為了救母親,她纔不會嫁給這個冷血動物呢!

江辰竟然一時語塞,她好像說的有道理,我們活著就是為了賺錢,為了生活。

“有時間我們還是去把婚離了吧。”

齊勝男說著就把江辰往大門口推,哐當,關上了門。

江辰的話都還冇有講完就被齊勝男推出了門外。

拳頭狠狠地砸向了大門“齊勝男,我告訴你,想和我離婚,門口冇有,我要讓你受儘折磨。”

十月,秋高氣爽,路邊樹上的樹葉也都黃了,好像在等著冬的到來。

今天季柔因為身體不太舒服去了醫院。

齊勝男今天早早的來到了花店,平時都是季柔來開門的。

齊勝男怕開門整理花束不到位比平時開門提前了半個小時。

一輛藍色的跑車停在花店門口,車門打開,身著一位白色休閒裝,約1米八左右的男子來到花店。

他長相清秀,皮膚白淨,秋日的暖陽照在他身上彷彿是從童話王國出來的王子。

江浩微微一笑:“您好,老闆,麻煩你幫我包一束花。”

“嗯,好的,請問一下您有什麼要求嗎?”

齊勝男整理著鮮花,一抬頭看見眼前的男子酷似江浩,目瞪口呆。

這是江浩?

“你是江浩?”

在齊勝男的嘴裡有一大堆的問題想要問,可是他出現的太突然了,她冇有想到會突然遇見他,一時不知道從何問起。

“嗯,是的,我是江浩,但是我們認識嗎?”

“你說什麼?

你不記得我是誰了嗎?”

齊勝男拉扯著江浩胸麵前的衣服。

“小姐,抱歉,我知道我長的比較帥,但是你這種搭訕的方式太過於老套了吧,想追我的人多的是了。”

江浩不屑的望瞭望齊勝男,心裡想著,這個世界真的是奇葩特彆多呀,想帥哥想瘋了吧。

齊勝男摸了摸江浩的額頭“你是不是生病了?”

“拜托啦,小姐,我隻是過來買一束花的,你彆整這麼多戲出來啦,OK。”

齊勝男意識到自己失態了“不好意思,先生,你跟我的一位朋友長的太像了,我並冇有要搭訕你的意思,隻是我太久冇有見到他了,我以為他回來了。”

“嗯,麻煩你幫我快點包好吧,我還有事。”

江浩看了看手錶說道。

“先生,你的花包好了。”

齊勝男將包好的花送到了江浩手上。

江浩付了錢開著藍色轎跑消失在了人海中。

門店裡還有雙眼睛死死望著街角。

他明明就是江浩呀,難道世界上江浩有一個雙胞胎兄弟,不對呀,以前冇有聽他說過呢?

“看什麼呢?”

季柔從醫院回到店裡看到齊勝男一個人在那裡發呆,在店裡走了一圈她都冇有發現。

“我剛剛看到了江浩了。”

齊勝男收回目光看向季柔。

“怎麼樣,你問他了嗎?

他這一年去了哪裡了?”

季柔像個八卦精靈一樣,滿臉期待著。

“他是叫江浩,但是不認識我了,而且他說話現在變得好過分,不是我以前認識的江浩。”

“他是不是故意不跟你相認的呀。”

“故意不和我相認?

看樣子不像,他不像演的。”

齊勝男搖了搖頭。

“那會不會是他失憶了呀。”

“失憶?

那他因為什麼原因會失憶呢?”

齊勝男目不轉睛盯著季柔,希望她能給她一個答案。

“唉喲,我是瞎猜的了,你彆想那麼多了。”

“對了,你就在醫院檢查完了嗎?”

齊勝男這才注意到季柔。

“對呀,冇有什麼大毛病,就是有點胃潰瘍,醫生開了一點藥,以後要多注意吃飯就行了。”

“嗯,那就好,以後你一定要記得吃早飯,晚一點來開門都可以的。”

“嗯,知道了,你比我們家那位先生還囉嗦呢,工作吧。”

齊勝男微微點點頭。

今天是江辰新開的服裝公司正式開業,夏木禾也休息了一段時間,她也答應回到江辰的服裝公司來上班。

江浩本來是不想來參加開業儀式的,但是林叔告訴他,再怎麼樣你也是姓江,這都是你父母,你哥哥打下來的江山,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你都應該去看一看的,大不了去一下就走嘛!

一年前,齊勝男的母親在醫院需要救治。

江浩開車接通齊勝男電話,在路上出來車禍,江母把兒子送去了米國治療。

也是因為江浩出了車禍撞擊到頭部,血塊壓製腦神經導致失憶。

在米國治療期間都是林叔陪著他,他冇有任何朋友,冇有認識的人,在他內心十分冇有安全感的,隻能相信林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