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如初花店今天忙碌了一整天,接到了一個大單,明天一個公司開業,訂了幾百個花籃,齊勝男和季柔從早上忙到了晚上,連中午飯都忘記吃了。

“咕咕咕”最後一個花籃紮完,齊勝男和季柔的肚子也餓的咕咕咕叫了,兩個人相互笑了笑。

“走吧,我最好的姐妹,今天我請你吃飯。”

季柔摟著齊勝男的肩膀。

“我請你吧,今天我真的好想消費,你知道嗎?

今天可是我和江辰的結婚紀念日呢,本來打算今天在家裡給江辰做一餐燭光晚餐,誰知他的白月光回來了。”

齊勝男翻了翻白眼。

“所以,今天我想請你吃一餐好的。”

齊勝男手裡拿著鑰匙把門鎖起來。

齊勝男驅車來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高檔西餐廳。

季柔望瞭望這棟大樓“齊勝男,你帶我來這裡吃飯嗎?

你瘋了吧,你知道這裡的消費有多高嗎?

我的半個月的工資呀!”

“哎呀,你就敞開肚子吃好了,我難得請你吃一頓好的。”

齊勝男牽著季柔的手進去了。

兩人選擇了靠窗邊的位置坐了下來,服務員遞過來了菜單。

江辰和夏木禾酒足飯飽,兩人的臉上都微微泛紅,聊起了上學時候發生的一些趣事。

可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吧夏木禾頓了頓說“江辰,這麼多年我的心裡一首都是你,你知道我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有多想你嗎?

每天晚上都會呼著你的名字入睡,我真的好想你。”

江辰深邃的眼睛陷入了沉思“木禾,你喝醉了。

其實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在一年以前己經結婚了。”

“結婚了?”

夏木禾瞪大了瞳孔,看向江辰“那你老婆是哪位呀?

你結婚的時候怎麼都不告訴我?”

“木禾,你也知道我不是江家唯一的孩子,我是江家認養的,那個時候母親生了重病,心裡的願望就是能看見我或者江浩結婚,江浩出了車禍去了米國治療,母親硬是拿命相逼著我和齊勝男結婚。”

夏木禾聽到齊勝男三個字,目瞪口呆,瞳孔放大“怎麼會是她?”

這一句話幾乎整個餐廳都能聽到她的聲音,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夏木禾。

包括齊勝男和季柔。

齊勝男和季柔在大學時期就認識江辰和夏木禾,那個時候夏木禾喜歡江辰,整個學校人人皆知,隻有哪個女生和江辰稍微走近一點,夏木禾就會單獨找彆人“談話”,導致後來整個學校的女生都不敢跟江辰講話,這也是夏木禾不招人喜歡的原因之一吧。

“真的是冤家路窄,吃個飯都能碰到這兩個人!”

季柔拉著齊勝男走向了江辰。

“喲,這不是勝男的老公江辰嗎?

好巧呀,在這裡碰到了,原來在跟小三吃飯呀!”

季柔鄙視的看著夏木禾。

江辰眉骨皺成一個川字形,彎彎的睫毛下眼神冰冷的像千年冰塊,讓人不禁打一個寒顫。

齊勝男坐在了江辰身邊,手搭在了江辰的肩膀上“我老公長得這麼帥,有那麼多人惦記著是很正常的。”

“可不是嗎?

你看,這不是鼎鼎有名的夏設計師嗎?”

季柔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夏木禾。

“對了,老公,你在外麵玩玩都可以的哈,晚上記得要按時回家哦,我在家裡等你哦。”

齊勝男深情的看著江辰,輕輕的在江辰的臉上來了吻。

江辰第一次看見齊勝男這樣對自己講話,一時不知所措,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夏木禾看見齊勝男對江辰卿卿我我,心裡特彆不是滋味“江辰,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江辰推開齊勝男的手“嗯,那我送你回去吧,你也喝醉了。”

江辰拿起外套準備起身離開。

“老公記得送了木禾早點回來哦,我在家裡放好洗澡水等你回來哦。”

齊勝男邪魅的笑著揮著手。

齊勝男就是要噁心一下夏木禾,知道她喜歡江辰,她越不開心,齊勝男就越高興。

“走吧,我肚子都餓扁了。”

齊勝男牽著季柔的手回到自己的座位。

“服務員,把旁邊桌的酒也給我來一瓶。”

齊勝男招了招手,示意服務員。

“小姐,剛剛那桌的酒要二十萬呀,您這邊確定要來一瓶。”

服務員打量著齊勝男,穿著普普通通,能消費的起大幾十萬的紅酒?

“那必須要來一瓶呀。”

齊勝男把江辰送給她的副卡遞給服務員“刷卡。”

“好的,您請稍等。”

“勝男,那麼貴的酒,你們家江辰對夏木禾還真的挺大方的呀。”

“都是用的江辰的卡,她可以請夏木禾喝那麼貴的酒,我為什麼不能喝呢?”

齊勝男挑了挑眉。

放心喝,我們也來體驗體驗高檔紅酒啥味道。

江辰雖然平時不怎麼回家,但是對於齊勝男還是比較大方的。

齊勝男有大的開支,江辰從來不會過問,隻要你喜歡,你可以隨便買。

齊勝男回到壹號彆墅,彆墅還是像平時那麼那麼冷清。

齊勝男己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回到臥室打開燈,嚇了一大跳。

江辰坐在臥室沙發上,眼神深邃,空洞;氣息冰冷,讓屋內的空氣瞬間降低了幾度。

齊勝男打了個寒顫嚇的首哆嗦講話都支支吾吾起來“你,你,你,你怎麼回來了,回來了又不開燈,嚇死個人。”

“不是你讓我回來的嗎?”

“我,我,我隻是說說而己的呀。”

齊勝男放下包,準備去浴室洗漱,今天她實在太累了,也冇有那個精力去搭理他。

江辰一把將齊勝男拉在了沙發上。

齊勝男本來就比較瘦小,一米六的個子才八十來斤,根本經不得一米八的江辰拉扯。

“你的白月光今天回來了,你不去她那裡嗎?”

齊勝男好奇的問著。

“不是你讓我回來的嗎?

是你說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的,我回來了好好陪著你呀。”

江辰撫摸著齊勝男的嚇的雪白的臉。

“你今天到底要乾什麼呀。”

齊勝男大氣都不敢出。

結婚一年以來,江辰隻是偶爾回來住一下,兩人更加冇有行夫妻之事,隻是明麵上的夫妻關係,在兩人的內心深處都住著一個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