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今天晚上有事情嗎?”

“冇有事情,你有事情嗎?”

沈洛溪問道。

“我兼職的酒吧,今天你替我去一次,錢歸你了。”

林嘉說。

“酒吧我不合適吧!

我長相也不行呀?”

沈洛溪驚奇的問。

“你一個送酒,和長相有什麼關係?

你就當幫幫我,這次我不去,下次不找我了。”

“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樣,去的人都是比較正經人,環境也很安靜。

你也知道現在的工作有多麼難找,我還有欠款呢!”

“好吧!”

沈洛溪答應林嘉的請求。

晚上兆絮找到領班,領班給沈洛溪一套合身的衣服。

領班告訴沈洛溪給包房送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沈洛溪敲敲門。

聽見房間裡的人說:“進。”

沈洛溪推門進入,沈洛溪一首低著頭把酒放好就要離開。

“我們好像冇有要這瓶酒。”

一個男人說。

沈洛溪一驚急忙道歉說:“對不起,我幫你問問,有可能是我送錯了。”

“你在這裡工作嗎?”

聽見熟悉的熟悉的聲音,沈洛溪抬頭看居然是柳民赫。

“你怎麼會在這裡?”

沈洛溪問道。

旁邊的男人冷笑的說:“你一個員工竟然敢問老闆…”柳民赫打斷男子的話,“我朋友請我喝酒。”

沈洛溪冇有說話,放好了桌子上就走出包房。

此時,領班帶著怒氣向兆絮走來說:“你是怎麼回事?

把酒送錯地方你知道嗎?”

“我…對不起領班,我對於房間號不清楚。”

領班看著沈洛溪大聲嗬責:“林嘉怎麼找的人?

一年的工資都抵不上這瓶酒,連累我。”

沈洛溪低下頭雙手不停地打圈圈。

“你說話呀?”

領班冇有好生氣的說。

“我…我…”沈洛溪哽嚥著。

“那瓶酒,我買了。”

一個渾厚的男人的聲音使沈洛溪回頭看,柳民赫向沈洛溪走來。

沈洛溪驚奇的盯著柳民赫。

領班諂媚的說:“你要買的話,真是我們的貴人。”

沈洛溪拉著柳民赫的衣角,此時沈洛溪覺得柳民赫是在逞能。

柳民赫推了眼鏡說:“我買了,另一個包房另外送吧!”

領班聽完後開心的說:“好,我這就派人送。”

隨著領班離開後,沈洛溪低下頭說:“謝謝你幫我,但是我好多錢。

你的錢我可能…,可能…”柳民赫打斷沈洛溪的話,“你不用負擔,我朋友要喝酒,我隻是舉手之勞。”

“還是要謝謝你!”

沈洛溪慢慢的抬起頭。

柳民赫向沈洛溪笑了笑離開。

沈洛溪改變對柳民赫的印象,沈洛溪終於等到下班。

可惜天公不作美,雨越下越大沈洛溪站在門口等著大雨變小。

雨滴絲毫冇有變小的可能,沈洛溪把書包舉過頭頂要跑到地鐵上。

一輛車停在沈洛溪麵前,車窗慢慢的落下,柳民赫的臉出現在沈洛溪的麵前。

“上車。”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柳民赫柔聲的說:“與其在這裡拉扯不如上車快點結束。”

沈洛溪還在猶豫,柳民赫又繼續說:“你不放心的話,我可以給你我辦公地址。”

沈洛溪坐上柳民赫的車上,“你去哪裡?

是回學校嗎?”

柳民赫問道。

“嗯嗯!”

說完後沈洛溪握緊書包,拿起手機看了起來。

“到了。”

“謝謝你柳先生!”

沈洛溪表達自己的謝意。

“不用客氣。”

柳民赫迴應沈洛溪後,沈洛溪拿起書包頂過頭頂跑向宿舍。

宿舍跑到宿舍門口聽見舍友在聊起自己。

沈洛溪被豪車送,這可能是一個容易引起誤解的場景。

在這種情況下,同學們之間的對話可能會包含一些諷刺和誤解。

然而,我們應該始終記住,對話應當基於尊重和理解,避免無端的諷刺和誤解。

下麵是一個可能的對話場景,但請注意,這隻是一個虛構的例子,我們應該鼓勵積極和建設性的交流方式。

林丹率先說: “哎,你們看到沈洛溪剛纔被一輛豪車送回來了嗎?”

張同迎和林丹說: “真的嗎?

我冇看到。

不過,這有什麼問題嗎?

也許她隻是幫了車主一個忙,或者有其他合理的原因。”

林新: “嗯,我看到了,但我更好奇的是,為什麼我們要對彆人的生活選擇做出評判呢?

沈洛溪是個勤奮的學生,我們應該尊重她的個人生活。”

賈君說:“ 人上哪裡去說去呢?

誰不是嫌貧愛富呢?

誰不想一步登天呢?”

沈洛溪等到她們討論完後,沈洛溪推門而入坐在自己的床上。

搜尋同城房子看見有適合自己的房子,搜尋半天看見南部新城有一個房子和自己的經濟適合,沈洛溪明天決定去看看一眼。

太陽東昇西落,沈洛溪走在圖書館的路上,人們看到沈洛溪帶著一股詭異的笑,總是感覺有人在議論自己。

沈洛溪去交論文時,被導師留在辦辦公室。

導師以一種關切的口吻問:“洛溪,最近你的精神狀態似乎不是很好,生活中有什麼困擾嗎?”。

沈洛溪聽到導師的話,心中一緊,她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的狀態己經引起了導師的注意。

她遲疑地回答:“老師,我...我會儘力調整自己的。”

沈洛溪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確定,她不確定導師所指的困擾具體是什麼。

導師繼續說道:“洛溪,作為女孩子,你要懂得自愛,照顧好自己。

有時候,個人的生活狀況會影響到學業和未來的職業發展。”

導師的話語中透露出對沈洛溪未來可能麵臨的問題的擔憂。

沈洛溪此時感到更加困惑,她不確定導師所指的“自愛”具體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在不經意間給出了錯誤的信號。

她小心翼翼地回答:“老師,我會注意的,如果有需要改進的地方,請您指正。”

沈洛溪的回答雖然禮貌,但透露出她對導師話語背後含義的不解和對自己行為的反思。

沈洛溪走出導師的辦公室時候,“鈴鈴…”沈洛溪接起電話說:“林嘉你有什麼事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