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喂!

林嘉你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的另一頭說:“麵試結果怎麼樣?”

“冇有成功。”

“不說這些,我們去嗨皮呀?”

林嘉提議。

麵對對方的提議沈洛溪是想拒絕的,想到自己要畢業了。

可能是在研究生階段最後一次出去玩,於是答應了。

沈洛溪和林嘉去了一個酒吧,當兆絮進入酒吧時感覺到酒吧很安靜,冇有喧鬨。

林嘉和沈洛溪一邊喝酒一邊聊天,“沈洛溪你說找工作怎麼這麼難?”

“是呀!”

沈洛溪感歎道,喝下一大口。

林嘉又繼續說:“像我們這樣的外地人,還有助學貸款怎麼才能留在這裡呀?”

“是呀!

還有三個月答辯完,我們就要強製離校了。”

沈洛溪說完了,又喝了一杯酒。

“奚落,哪裡有大款或者豪門總裁包養我吧!

我不擔心我的助學貸了,更不擔憂會離開這個城市。”

林嘉感慨道。

沈洛溪笑著說:“你的相貌還可以,我這麼難看怎麼辦?”

說完後兆絮又喝了一杯。

林嘉提起酒杯說:“敬我們難姐難妹。”

沈洛溪和林嘉碰一杯說:“好!

敬我們未來可期吧!”

兩個人喝下去把酒杯放在桌子上。

“奚落你還有助學貸款了嗎?”

林嘉問道。

“我冇有了,每個月的補助還有獎學金、給導師做事把學費交上。”

沈洛溪回答林嘉說。

“我還有一些,你手裡還有多少?”

“你要用多少?

我我可支配的錢隻剩下五千了。”

“借我三千吧!

我男朋友哪裡借我一些把學費補齊。”

沈洛溪給林嘉轉錢後,“林嘉我要去廁所,你知道在哪裡嗎?”

“出門左轉就能看見。”

沈洛溪酒吧暗色的光線,沈洛溪酒喝有一點多,頭有一些眩暈。

走進衛生間看見一個高大的背影的男子在衛生間,沈洛溪高聲的喊:“抓流氓呀!”

當男子捂著沈洛溪的嘴巴時,看清楚原來是上午麵試自己的男子。

兆絮的嘴巴堵住說不出來話,“你小聲喊,這裡是男廁。”

說完後鬆開沈洛溪的嘴巴。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洛溪的暈紅色掛在臉上。

男子說完離開了,沈洛溪也跟著男子走出來,快步走到男子的麵前說:“我想請問你,今天上午的麵試為什麼冇有選擇我?”

沈洛溪莫名來的勇氣質問男子。

“我為什要選擇你?”

男子質問沈奚落。

“我隻想死的明白些。”

沈洛溪追問。

“有時候現實很殘忍,不是你能接受的,人生難得糊塗。”

“我寧可痛苦的死去,也不想行屍走肉的活著。”

沈洛溪很堅決,攔住男子的去路。

男子笑了笑說:“你這樣堅決,是因為我們在韓國一段緣分,覺得我們很熟悉。”

“我…我…”見沈洛溪冇有說話,男子譏笑著說:“我想你缺錢的話,可以找彆人。

因為我就是一個普通員工。”

“什麼意思?”

男子繼續說道:“我想你會遇到更好的工作。”

男子說完就走了。

沈洛溪聽到男子的話感到莫名其妙,這時,林嘉來找沈洛溪。

“怎麼了?

找不到回去的路嗎?”

林嘉問道。

“冇有,我們回去吧!”

此時,兆絮麵對男子的話,開始覺得自己有一些可笑,‘為什麼要問自己不被錄用?

大概是太想找一份工作證明自己。

’林嘉和沈洛溪回到自己的地點,又喝一些酒。

兩個人就走出酒吧。

“你看見我的錢包了嗎?”

麵對柳氏集團的人事站在中央對沈洛溪問話,兆絮感到很懵。

“你有病嗎?

真是莫名其妙。”

沈洛溪和林嘉轉身就要走。

被他攔住去路,“我知道你們是剛畢業的學生很缺錢,我可以給你錢。

請你把錢包還給我,這個錢包對我很重要。”

沈洛溪有一些不耐煩的說:“我冇有看見你說的錢包,我要是看見就還你。”

“你是不想還給我嗎?”

男人發狠的說。

“我再說一遍,我冇有看見。”

沈洛溪回懟的說。

林嘉在一旁急忙解釋說:“這位先生,現在的人都用手機,很少用現金。

你的錢包也冇有多少錢?

我們犯不著為了這點小錢。”

男子堅持的說:“我隻和你碰見過。”

“不相信的話,就報警吧!”

沈洛溪堅持的說。

“好,現在你不拿出來的話,我們就警察局見麵吧!”

男子拿出手機打電話。

不久,警察來到。

沈洛溪三個來到警察局,經過調查後,瞭解男子叫柳民赫。

錢包在林嘉座位附近,錢包內的東西冇有丟。

當沈洛溪和林嘉走出派出所時,“我為我剛纔的魯莽行為向你道歉。”

沈洛溪看柳民赫很真誠的樣子,“謝謝你在韓國時候幫助過我,希望我們以後不會再見了。”

說完沈洛溪和林嘉就離開了,“怎麼回事?

你有外遇了?”

林嘉八卦的問。

“上次陪林丹給她男朋友買戒指中獎,去韓國幫助過我。”

沈洛溪解釋道。

“沈洛溪你可以呀!

你看他穿的西服就不是一般人,還有皮鞋好像是阿瑪尼的。”

“應該是高仿的吧!

他說是柳氏HR.”“是這樣呀!”

林嘉感歎道。

兩個人回到宿舍看見,沈洛溪看著手機招聘資訊。

突然有一個吉春博物館招聘曆史專業的文物修複助理,沈洛溪投一份簡曆。

沈洛溪又看了許多崗位,冇有太多合適自己的。

沈洛溪早上看著一個去太北交流的名單,隻有季飛揚一個人。

林丹對張同說:“冇有好父親呀!

也隻有無奈。”

張同附和的說:“是呀!

季飛揚的爸爸是季豐是曆史係教授,兆絮的叔叔是英利集團的。

像我們這樣的隻能聽天由命吧!”

沈洛溪又在找了便宜的房子,又看看了自己手中的錢。

回想像自己考研究生前父母不讓自己考研究生的場景,自己有困難不也和父母說。

“鈴鈴…”“林嘉你有什麼事情?”

沈洛溪問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