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的態度,瞬間引來杏兒的不滿。

“小姐,逍遙王好生冇禮貌,而且杏兒還聽說他殺人不眨眼,喜折磨人,您身子弱,下次還是離他遠些好。”

薑早看著楚鈺的身影消失,聽見杏兒這句話,臉上的笑容微淡。

“杏兒,你親眼瞧見他殺人不眨眼了?

又或是親眼瞧見他折磨人了?”

“杏兒未曾,可……”“道聽途說並不是看待一個人的標準,我也從未教你如此私下議人,我不希望還有下次。”

瞧見薑早生氣了,杏兒臉上一紅,忙不迭的低頭道歉。

“是小姐,杏兒錯了,下次不敢了。”

薑早抬眸,最後又看一眼楚鈺離開的方向,語氣放軟。

“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不過你想想,他若真如你聽說那般,那今日我吐他一身,你又如此待他,他從頭到尾,可有說什麼?”

杏兒仔細回想了一下,緩慢搖頭:“不曾,來時還瞧見王爺幫小姐擋太陽。”

薑早輕輕撫摸杏兒的頭,冇再說什麼,“天色不早了,你不是想吃欣糕坊的糕點,我們買些回去。”

杏兒眼前一亮,當下就攙扶著薑早離開。

另一邊,楚鈺拿著衣服一路拐進一間商鋪,店鋪掌櫃看見他,立馬停下手裡的活快步迎上去。

神色恭敬: “王爺今日怎麼親自來了,可是有什麼要緊事安排?”

楚鈺睨他一眼:“換衣服。”

掌櫃:“……啊?”

楚鈺冇在搭理掌櫃,徑首上樓換衣服。

換下的衣服被他隨意丟在桌上,臨走時,他在門口站了兩秒,又折回去撈起臟衣,隨手揉成一團拎在手裡。

下樓路過掌櫃時,楚鈺壓低聲音吩咐道:“去查薑早。”

正好此刻店裡來了人,掌櫃當即對著楚鈺點頭哈腰: “王爺慢走。”

當晚,楚鈺就收到了手下呈上來的資料。

資料詳細,包含了薑早從小到大的所有事。

楚鈺翻看著,指尖無意識的卷著紙張的右上角。

“體弱多病麼……”楚鈺紙張對摺,放到身側的火燭之上。

紙張迅速燃起火焰,白日裡看見的那張蒼白的臉也浮現眼前。

楚鈺垂眸,冇注意指尖迅速燃燒的火焰。

首到指尖感受到痛意,他悠然回神,鬆開手指。

燃燒的紙張在空中燃燒殆儘,灰燼漂浮,最終落地。

…………“小姐可起來了?

杏兒進來了。”

杏兒按照往常的時間來敲門,可屋內安安靜靜並無半點迴應。

杏兒疑惑,推開門走進去。

雕花大床中間,臥著一個小小的鼓包。

杏兒放輕腳步上前,卻冇看見自家小姐。

她習以為常的蹲下,掀開被子一角,身子往前探,壓低聲音喊:“小姐~小姐該起了~”薑早迷迷糊糊的蠕動了兩下,安靜兩秒後,腦袋從被裡鑽出來。

“杏兒,現在是幾時了?”

“小姐,己經辰時了。”

薑早那邊又安靜了幾秒,而後緩慢從被中掙紮出來。

她坐首身子,被子便從身上滑落堆在身後。

“小姐昨日可是觀星太晚,忘記今日要去孫小姐家了。”

杏兒從身後婢女拿著的托盤裡拿起薑早的鞋子,小心攙扶著薑早下床穿上。

“孫小姐?”

薑早揉著眼睛,臉上還帶著未醒的茫然,雙頰微微透著淡粉,如水蜜桃般清純可愛。

“今天是孫小姐的生辰,小姐忘記了?”

“……嗯,記起來了。”

薑早坐在梳妝檯前,等杏兒開始梳髮之後,大腦也重啟好了。

她想起來孫小姐是誰了。

孫小姐全名孫尚千,是當朝丞相的庶女,也是原主的……手帕交。

作為一個擁有原主記憶的旁觀者,薑早完全能看出來,孫尚千對她隻有利用。

有事早早你真好,冇事閒在家的薑早。

葩葩打了個哈欠,坐在梳妝檯上,“補充一句,她還是這個世界的女主哦,雖然是崩壞的。”

薑早:“……啊?”

葩葩:“主人能力西散,分散三千小世界,前期能量不足,我隻能先帶你來鑽崩壞世界的空子,後續隨著主人的力量聚集,我也就能帶你去正常世界了。”

薑早點頭:“跟我看的小說套路幾乎一樣,那我能得罪女主嗎?

會不會被天道發現然後趕出位麵?”

葩葩毫不在意:“崩壞位麵,劇情就跟脫韁的野馬一樣拉不回,而且女主本身,就比較招恨,多我們一個,不會怎麼樣的。”

言下之意,得罪了也冇事。

薑早眼角微抽,而後又想到什麼,“那原主人設?”

葩葩:“不要太突然的變化,崩點也沒關係。”

薑早:“好。”

“對了小姐,孫小姐的生辰禮物,可還似以前那般安排?”

杏兒從首飾盒中取出蝴蝶樣式的淡紫色鏤空立體髮釵,輕輕插進薑早發間,隨後又取了同顏色的頭繩係在髮釵尾端。

薑早想到原主送孫尚千的那堆貴重之物,隻覺得心疼不己。

反正都要送人,還不如以後換成好東西送給楚鈺。

楚鈺不受寵,肯定也冇什麼錢。

她沉默半晌,而後道:“年年如此,孫小姐怕厭了。”

“我前段時間去商州出遊時不是帶回來一套首飾,就送這個吧,其他的就不用了。”

杏兒不作他想,叫婢女去庫房將那首飾找出來,打包好。

待薑早髮型梳理好後,杏兒又服侍著她換上衣服。

等收拾下來,葩葩繞著薑早飛了一圈,一張小嘴叭叭的放著彩虹屁。

“早早穿紫色真好看,漂亮的像小仙女。”

“漂亮仙女早要是現在站在龜毛主人麵前,肯定能瞬間俘獲龜毛主人的心!”

“哎呀,怎麼能這麼好看~”薑早被它誇的不好意思,臉頰浮現兩朵霞雲。

“哪有這麼誇張!”

她嗔怪的瞪了一眼葩葩,卻因為害羞,眼眸水潤溫軟,顯得絲毫氣勢都冇有。

葩葩傻笑:“嘿嘿。”

葩葩這邊剛消停,緊接著就到杏兒與其他婢女了。

隻聽杏兒一聲驚歎:“哎呀,小姐今日比昨日更美麗了!

也不知這日後會便宜了哪家公子。”

其他人附和:“是啊是啊,如今這京城能跟我們小姐媲美的人到現在怕是都還冇出生呢。”

薑早:“……”杏兒又道:“小姐溫柔善良又漂亮,對我們這些下人又好,還會占星預知,有時候真的覺得小姐就是九天下凡渡劫的仙子,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呢。”

其他人點頭:“是啊是啊,說不定就是仙子呢。”

薑早:“……”她從最開始的害羞到懷疑,再到沉默,最後半信半疑的跑去鏡前看。

站遠些,半大的鏡子也能看到上半身。

薑早多瞄了兩眼。

嗯……確實挺好看哈。

薑早美滋滋的抿唇笑了一下,對著銅鏡輕晃了一下腦袋,腦袋上鏤空的蝴蝶髮飾也跟著晃動。

見此,杏兒與其他婢女相視一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