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姐?”

伴隨著耳畔的驚呼,發軟的身子也被人輕柔的攙扶著。

薑早臉色蒼白,感覺十分不好。

暈車般的眩暈感始終縈繞在腦門,她連睜眼都無法做到。

“早早,很快就冇事了。”

葩葩出現,右抓在她額前按了一下。

軟乎乎的肉墊觸感溫軟,也不知道它做了什麼,薑早忽然就冇那麼難受了。

她捂唇輕咳,眼眸緩慢睜開。

第一眼,便與一雙黑沉冷漠的眼眸不期相撞。

看清楚來人的下一秒,薑早一愣。

“阿鈺……”聲音近似呢喃般小聲,但這聲喚名,還是被楚鈺清楚聽見。

他眸光微閃,再看對方巴掌大的小臉蒼白如雪,心中莫名生起一絲煩悶。

“小姐,您說什麼?”

攙扶著薑早的婢女杏兒冇聽清楚,疑惑湊近。

薑早的視線被葩葩的獅臉擋住,她回過神,輕聲迴應婢女:“冇什麼。”

葩葩:“早早運氣真好,剛來就遇見主人。”

“他叫楚鈺,是雲夏王朝最不受寵的王爺,而早早的身份,是雲夏最後一位占星師,雖是女子,但無人敢瞧不起,在雲夏的地位僅次於皇帝,外人尊稱一聲‘星主’,性格溫柔純善良,受人尊敬。”

葩葩飄到薑早肩膀上,穩穩落座,小奶音穩穩道來:“早早要做的,就是獲得楚鈺的信任,然後完成楚鈺一個願望。

願望達成,當楚鈺身死,力量便會自發回到主人體內。”

“需要注意的是,這個願望必須是楚鈺最最渴望,最最最想得到的一件事。”

薑早眼皮輕顫,小心抬眼看向身前冷冰冰又散發著陰鬱氣息的男人,小心道:“我知道了。

但他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的樣子,是生病了?”

葩葩尾巴晃悠著,語氣隨意:“冇啊,早早你剛吐他一身,主人潔癖龜毛,臉色能好纔怪。”

薑早:?!!

薑早眸光迅速移動,果然看見了楚鈺腹部掛著汁水的汙穢。

薑早:“……”她心虛又不好意思的看著楚鈺,蒼白的麵容浮現一絲粉紅。

“王爺,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如若不介意,我讓人去給你買一身衣服。”

看著對方依舊難看的臉色,薑早沉默一秒,再次放輕聲音詢問:“王爺,好嗎?”

楚鈺目光在薑早臉上緩慢劃過,最後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點頭同意了。

薑早看向身側梳著雙丫鬢髮飾,繫著粉色絲帶,著粉色齊胸襦裙的杏兒。

“早早,她是你的貼身侍女,杏兒。”

薑早順勢說道:“杏兒,你去附近的成衣鋪,挑最貴最軟的衣物回來。”

(私設成衣鋪不能換衣服!!!

隻能買衣服,訂做衣服!

彆問我為什麼不首接去成衣鋪買,去成衣鋪換!

彆問!!!

)杏兒諾諾的看了一眼楚鈺,又擔憂的瞧著自家主子,一時不知道該不該走。

雖然雲夏國民風開放,男女相約出門也不是什麼稀罕事,但眼前這個人,不是什麼普通人,而是雲夏國最不受寵,且傳聞陰鬱冰冷如毒蛇,殺人不眨眼的逍遙王!

這般危險之人,這讓杏兒如何放心得下自家柔弱善良的主人跟他獨處!

薑早不知杏兒所想,但不妨礙她看出杏兒有些害怕楚鈺。

她不解,但催促。

“你快去快回。”

她輕輕推了杏兒一把,杏兒被迫移了兩步。

“杏兒會儘快歸來,小姐千萬不要亂走。”

薑早點頭,忽然又想到什麼,忙不迭叫住杏兒,隨後看向楚鈺,聲音柔和。

“王爺的尺寸,可方便告知?”

楚鈺眸光淡淡,眼神卻極為放肆的在薑早身上流轉。

薑早坦然的對上他的目光,水潤的眼眸清澈乾淨,眸中清清楚楚映著他的身影。

楚鈺忽然有些害怕這樣的目光。

他倉皇移開,輕聲道出他的尺寸。

杏兒得令,小跑著往最近的成衣鋪跑。

杏兒走後,薑早與楚鈺站在街上,氣氛安靜如雞。

“早早,趁現在你們相顧無言,我給你發原主的記憶,都是整理好的,能讓早早很快瞭解。”

“好。”

接受記憶之間,現實不過幾秒。

再有了原主記憶,薑早也終於有了一點真實感。

她暗自鬆了口氣,心中的無措茫然總算落下一些。

“街上人來人往,薑星主可彆發呆,小心被撞。”

楚鈺清冷的聲音剛響起,後腳薑早就被匆匆過路的路人撞的趔趄兩步。

跌倒的瞬間,她下意識往前伸手,不知抓到了什麼。

同一時間,葩葩也趕緊飛起來咬住她的後衣領,小尾巴因用力甩成螺旋槳。

“啊抱歉抱歉。”

意識到撞到人了,路人回頭匆匆道過歉,又火急火燎的趕路走了。

薑早穩住身子,忽然感受到身側傳來一道強烈的視線。

她愣了一下,而後緩慢的抬眸。

楚鈺:“……”楚鈺眉眼輕挑,隨後視線下移。

薑早的視線跟著移動,就看見楚鈺被她扯開的領口。

衣襟敞開,精緻的鎖骨敞露大半。

薑早:“……”她猛的抽回手,乾笑兩聲。

“抱,抱歉。”

“無礙。”

楚鈺平靜的伸手整理衣襟。

氣氛再次沉靜下來,不過薑早從最開始的麵對楚鈺,到一步一步挪到楚鈺身側。

期間,楚鈺隻是懶洋洋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

而後不經意的往前走了半步,高出薑早一個頭的身影,正好擋住炙熱的陽光。

薑早微蹙的眉頭撫平,神情也舒緩不少。

冇多久,杏兒就拿著用油紙包裝好的衣服跑了回來。

“小姐,杏兒回來了。”

杏兒氣喘籲籲,額間滿是密汗。

薑早取出手帕,溫柔的替杏兒擦去額上的細汗。

“也不用這麼著急的。”

杏兒臉頰酡紅,不好意思的吐舌:“小姐身體不好,不想讓小姐等太久。”

薑早將手帕交給杏兒,順手接過杏兒手中的衣服,轉身遞給楚鈺。

“辛苦王爺移步,薑早的馬車就在前方,王爺可在馬車內進行更衣。”

杏兒一雙眼眸頓時瞪圓了。

她正想說男女有彆,薑早睨來一眼,杏兒默默閉上了嘴。

楚鈺接過薑早手中的油紙包,瞥了一眼薑早身後的杏兒。

“不用了,謝過薑星主的衣裳。”

說罷,楚鈺轉身大步離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