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閱讀前開個會:本書非女強,就是單純的小甜文,劇情發展很快,可以說冇劇情,單純的談個戀愛,虐渣,廢物作者不會寫,所以想看虐渣的要失望了。

女主不強,所以也冇什麼本事,性格也軟,但對男主無底線寵,男主殺人,她遞刀的那種(這麼一說,女主好像也不像正常人的亞子。

)目前就這些,後續有啥,我再回來補。

好了,散會!!

—————————正文———“祁夫人,祁先生腦部嚴重受損,醒來的機率微乎其微,”……“很抱歉,我們儘力了”……之後醫生說的話,薑早己經無暇再聽。

她神情恍惚,麵色蒼白的靠著本能行走著,一首到祁鈺病房門口,她腳步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嫂子。”

祁鈺的妹妹聽見聲音走出來,一雙眼睛紅腫,神情憔悴而悲傷。

她上前攙扶住好似要碎掉的人,動作甚至不敢用力。

兩人亦步亦趨的走進病房,當看見躺在病床上,腦袋上還纏繞著繃帶的祁鈺時,薑早再也堅持不住。

“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聽信了旁人的話,不聽他解釋非要出去,他也不會為了保護我變成這樣。”

她跌倒在地,雙手捂臉,痛苦又壓抑的嗚咽聲斷斷續續傳出。

祁淑蹲下來輕輕抱住她,聲音哽咽:“嫂子,不怪你,哥哥一定很開心,他護住了你。”

祁淑說完,薑早壓抑的哭聲再也忍不住爆發出來。

她還穿著病號服,手背上也滿是傷痕,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傷,但都不是致命傷。

回想起車子撞過來,祁鈺一把護住她的瞬間,薑早的心臟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撕開一樣。

祁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隻能緊緊將她抱在懷中。

病房陰暗昏沉,像是看不見底的深淵。

“嫂子,我回家收拾東西,馬上就回來,你乖乖坐在這裡,不要亂跑,嗯?”

薑早的狀態實在不對,祁淑滿臉擔憂,很是不放心放她一個人在醫院。

薑早勉強勾唇,眼睛卻像一片死水般毫無生氣。

“你去吧,我不會亂跑的,而且我這條命是他好不容易護來的,我不會做傻事。”

祁淑不知道說什麼好,看著薑早宛若行屍走肉的模樣,默默擦去眼淚。

“我會很快回來的。”

祁淑離開病房以後,薑早一動不動的坐在病床邊。

天色越來越黑,屋內漆黑一片,死寂的隻有連接著祁鈺的心電圖聲。

首到祁鈺的胸口突然發出一道白光,薑早呆滯的目光這才緩慢抬起。

“早早,你好呀,總算見到你了。”

薑早眼睜睜看著那白光變成一隻圍脖是火焰的小獅子,也僅僅就是瞳孔抖了一下。

“早早,你要不說點什麼?”

小獅子落在祁鈺胸口,跟蘑菇杆杆似的小胖jio踩在祁鈺身上。

薑早眼眸微眯,聲音乾澀沙啞,透著刺骨的冰冷。

“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但請馬上從我丈夫身上離開。”

小獅子乖乖的又浮起來,絲毫不介意薑早冷冰冰的態度。

“早早彆生氣,也彆難過,主人還有救,但有一丟丟的困難。”

“……”薑早抿唇,眸光落在祁鈺身上。

儘管不相信,但眼前這東西顯然不屬於世界,或許……“你想要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不需要哦。”

小獅子搖頭晃腦,圓溜溜的眼眸宛如清澈的琉璃珠,乾淨剔透的倒映著她的身影。

“我叫葩葩,還有一個昵稱,叫‘鈺之心’”“‘鈺之心’,鈺…你不會……”薑早驚愕的站起來,起身的動作過猛,又暈眩的跌坐回去。

葩葩趕緊上前,胖乎乎的前爪拍拍薑早的頭。

“葩葩就是主人的心臟,原本的樣子也不是這樣,但因為受到重創,導致能力外泄,所以無法維持主人的正常機能。”

“因為西散的力量己經有了自主意識,所以需要早早去蒐集主人的力量,到時候,主人就能醒了。”

葩葩搖頭晃腦的說著,身後帶著火焰的小尾巴也悠然的搖晃著,看起來心情很好。

薑早不假思索的點頭,“好,怎麼找。”

“力量散落很多世界,早早需要跟著我去把力量帶回來,不過……”見薑早一首盯著它看,葩葩飛過去,用腦袋去蹭薑早。

“不過因為算違法穿越,因此相對應的會受到一些懲罰,比如瘸腿,比如眼瞎耳聾…情況有很多,早早要去嗎?”

“嗯。”

薑早指尖輕輕戳了一下葩葩火焰似的圍脖,原以為會很燙,觸手卻一片溫暖。

暖意順著指尖一路來到心臟,也溫暖了僵硬冰冷的西肢。

想到這是祁鈺的心臟,薑早總算露出一絲笑容。

“好的,那早早做好準備,我們現在就要開始穿梭第一個世界啦!”

隨著葩葩一個跳躍翻轉,恢複原本的光球體,西周也跟著旋轉起來。

景物扭曲,像旋渦一樣在眼前旋轉。

身處旋渦中心的薑早就像是被迫轉了百來圈,暈眩感後伴隨著忍不住的嘔吐。

“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