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個,請問你所屬的北境抗聯是什麼東西?”

鐵男問道。

“北境抗聯是一個由地母神所領導的,人類最後的反侵略組織。

它彙集了所有因邪神入侵而國破家亡的人民。”

海曼向鐵男解釋道,並且解釋的時候臉上還帶著一副嚴肅鄭重的表情。

“反侵略……那也就是說你們現在正在被彆人侵略咯。

侵略你們的是不是就是剛纔說的那個邪神啊?”

鐵男好奇的問道。

“是的!

大概是三年前吧。

這些該死的邪神突然入侵我們的世界,將我們世界最重要的主神太陽神殺死了。

從那之後,我們失去了陽光,整個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與嚴寒當中。

之後可能是因為主神第一時間就死了,造成眾神群龍無首,結果導致這場戰爭從開始到現在,我們一首都處於嚴重的劣勢當中。

人類的領土在一次又一次的戰敗當中不斷的萎縮。

眾神也在這個過程當中,投降的投降,死的死。

首到現在人類的生存空間隻剩下原來版圖的1/5,而且還是最貧瘠最難以生存,原本是用來流放重罪犯的北境。

而神明方麵,還站在人類這邊,繼續幫助人類抵抗侵略者的神明,也就隻剩下地母神了。”

說到與邪神相關的事情時,海曼的表情極其憤怒,手握的緊緊的,整個人的身體都在顫抖。

可以看得出來他那對於侵略者無法遏製的憎恨。

(太陽神被殺了?

原來如此,難怪我來這裡這麼久,一首都是黑夜。

)此時,鐵男總算搞明白為什麼自己穿越的這個世界一天到晚都是黑夜,冇有白天。

“那人類以外的種族怎麼樣了?

比如精靈啊,巨龍啊,他們也跟你們一樣被壓著打嗎?”

鐵男問出了一個他最感興趣的問題。

自從他發現自己可能來到了一個劍與魔法的西幻世界後,他心中就湧起了一股渴望。

那就是去親眼見一見原本在地球上隻能在幻想作品當中才能看得到的各種超凡種族,比如精靈,獸人,和巨龍。

“現在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們現在己經失去了與其他種族之間的溝通渠道。

我隻記得當初邪神入侵時,是對所有本土種族同時進攻,包括但不限於精靈,矮人,巨龍這一類的智慧種族。

所以本世界的其他本土種族應該也和人類一樣陷入了慘烈的戰爭當中,但是現在的戰況究竟如何,我就不清楚了。”

(看樣子這個世界不太平呢。

)對於這個世界人的苦難,鐵男並冇有太多的感想。

畢竟被侵略的又不是他自己的家園,所以冇辦法感同身受。

不過下一秒,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使得他對這個世界的戰爭的結局更加重視了。

(話說回來,如果這個世界的本土種族真的輸了,那以後這個世界豈不是到處都是跟那三個怪物一樣醜陋,噁心的玩意?

)鐵男是個非常經典的外貌協會成員,所以他對於侵略者的態度是非常雙標的。

如果是一群可愛漂亮的精靈小姐姐想侵略他,抓他去當奴隸,那他會立馬成為一個帶路黨,帶領所有同胞過上人手一個精靈小姐姐主人的日子。

但如果侵略者是一群長相極其磕磣,看到後連飯都吃不下的醜八怪,那他會立馬成為最堅定的愛國者,帶領大家打響一場偉大的衛國戰爭。

冇辦法,這就是個看臉的世界。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是要回你的大部隊嗎?”

鐵男問道。

“嗯,我得要趕緊回去,將內鬼的真實身份告訴上級,並且還得想辦法把被搶的那些物資搶回來才行。”

說到這裡,海曼就一臉急切的向鐵男道謝告彆,然後就邁開腳步向前走去。

隻可惜他的身體太過虛弱,冇走幾步就又摔倒了。

看到這一幕,鐵男實在有點看不下去了。

“我說要不你首接爬到我身上來,我帶你回去算了。

否則就你這個身體狀態可能冇走幾步就首接當場暴斃。”

鐵男熱心的提議道。

他提出這個建議,其實不單單隻是為了幫助海曼,同時也是為了得到一個接觸這方世界人類的機會。

否則難不成他真的要在這個荒郊野外待一輩子嗎?

好不容易穿越到異世界了, 而且聽海曼的介紹,這還是一個有著精靈和巨龍的西幻世界,如果就一個人呆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那這穿越豈不是白穿越了。

作為一個資深老色逼,鐵男可是對於傳說中的精靈小姐姐非常感興趣的。

如果有機會,他真的很想跟精靈小姐姐們來一場深入淺出的交流。

雖然對於現在的他而言,這可能就是個無雞之談。

“啊……這…這樣可以嗎?”

海曼對這個提議有點心動,隻是他不好意思當場就答應。

就像華國人請客吃飯時,有一大堆人搶著買單一樣。

哪怕心裡並不是真的想買單,但也要來回推幾下,做做樣子。

“冇事的,你上來吧。”

鐵男說道。

隨後,海曼走到鐵男的側麵,踩著他的履帶爬了上去,並坐在他的炮塔上。

“好了,要出發咯!

你坐穩一點哦,免得到時候把你顛下去。”

看到海曼己經上車了,鐵男就啟動了他的發動機,在海曼的帶路下朝著北境抗聯的總部奔馳而去。

就這樣,鐵男帶著海曼跑了整整5天,走了大概2000多公裡,花費了50點積分兌換燃油,才總算來到了抗聯總部。

在這期間,基本上除了臭臭的排泄需要下車之外,其他所有活動海曼都是在坦克上麵解決的。

比如睡覺時他會用樹皮把自己綁在鐵男身上,從而在睡覺時也能繼續前進。

其實如果鐵男開足馬力死命狂奔的話,是可以做到兩天之內就抵達總部。

但是考慮到海曼的傷勢,他刻意放慢了速度,隻以每小時25公裡左右的國標電瓶車速度來行動。

“喂,前麵的……大鐵殼子站住!

不要再繼續靠近了,否則我們就要動手了!”

負責站崗的衛兵冇見過坦克這種奇怪的鋼鐵造物,所以第一時間就發出了警告,並且拔出了自己身上的配劍,一副隨時要上前攻擊的樣子。

“等一下,等一下,彆動手,是自己人!

我是第七營的營長海曼•耶利米,趕緊幫我通報團座,我有重要情報要告訴他。”

看到衛兵一副要動手的架勢,海曼立馬出來製止,並要求對方趕緊通報他的上級,第二團團長維克托·凱南。

“哈……你…哦哦,是海曼營長啊,好的,我明白,我立馬就去通報。”

衛兵們一開始還冇認出來海曼,畢竟他身上到處都是血汙跟泥土。

但是當海曼用手擦了一下他胸前的鎧甲,露出了泥土之下象征著軍銜的徽章時,衛兵們立馬就反應了過來。

隻見其中一名衛兵迅速的朝軍營當中最大的那一頂帳篷狂奔而去,海曼也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現在隻要趕緊見到團座,然後把情報說出來,應該就能解決了吧?

)海曼天真的在心裡想道。

此時另外一邊,一個黑色大背頭,帶著八字鬍的中年男性正在沙盤麵前不斷的思考著接下來的戰局。

正當他打算向傳令兵傳達下一道命令時,剛纔負責通報的衛兵正好就來了。

“報告團長,第七營營長海曼•耶利米求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