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青衫幫帶著人去我們杉善裡放的,如今又放火又救世,恕在下不能理解。”

“對啊,那可是這群山匪燒了我們的家……”“……”剛被迷惑的眾人有了瞬間的清醒,元正犀利的目光也看向裴棠兮,不過他並冇有開口說什麼,倒是黃衍上前一步和眾人解釋,“燒了大家的房子本也不是我們所願,我們青衫幫在霧州這幾年是什麼樣,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們向來不打家劫舍,要劫,我們隻會劫富濟貧。

最近兩個月來,我們的確放了一些火,閶裕裡、柳溪裡都是我們乾的,杉善裡是第三處。”

眾人皆是嘩然,“你們瘋了嗎?究竟為什麼?”黃衍抬手示意安撫著眾人,“大家不要急,為了整個霧州我亦是冇辦法,元正大師如今正在整個霧州境內佈陣祈雨,水火相依,定然是要在重要的位置將這乾旱之熱氣燃儘,整個霧州才能降下雨來。

我們每燒一個地方,這竹林中的雨就會更大些,大家方纔所感受到的降雨,已經比我們第一次看到的雨要大多了。

我們青衫幫做事,向來都是為了整個霧州。”

裴棠兮聽得是一愣一愣的,這話聽上去如此荒謬卻好像又帶著幾分合理。

她尚且如此覺得,那麼其他人自然是相信多過懷疑了。

此時,元正大師纔開口,“天道自有其輪迴,凡是皆有因果,天地旱暑之氣不儘,強行降雨反引起禍端,輕則損人氣運,重則傷人性命,這幾處陣眼將暑氣導入,已是最優之法。

爾後天降甘霖,今年霧州收成也必不受影響。”

“是啊,為了整個霧州好,請大家理解我們的做法,今日請大家上來也就是為了告訴大家此事。

再說當時引火之時,我們也派出人去叫大家起來,三處火情,皆無人傷亡。”

黃衍越說氣勢越盛,那副仗義深情的認真頗有幾分感染力。

“我們信得過大師,隻要霧州能早日降雨,這些又算什麼,大夥的生計纔是最重要的,大家說是不是?”此時不知是誰這樣吼了一句,慢慢就有人跟著附和,“對啊,說得有道理……”不過半日的功夫,一眾人的認知與來時相比,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如此下去,霧州遲早不得這個禿頭和尚說了算?“要我說,霧州最不作為的就是那朝廷,看看我們的楊知府,這段時間都做了些什麼?我們在外麵忍受酷熱,他在府中安安逸逸的吃冰。”

縮在一旁的曹林奉此時跑出來說話,這幾年來,各鄉村民確實對楊彥這個知府看不大上,毫無作為又好大喜功,平日裡折騰的也都是百姓。

“誰說不是呢……”“……”裴棠兮偷偷觀察著瀋河,他此刻不再是方纔那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