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阿裡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叫劉少青的男人,對他這個隻把能力開發到百分之三十的人來說,眼前的男人還是他尚無法戰勝的一座高山,經過一番思考,阿裡不甘心的跑了,隻留下一句“劉少青你給我記住!”

劉少青並冇有追的打算,而是轉過頭看著身前的二人,他溫柔的問到:“你們兩個怎麼樣?

傷勢重不重?”

女孩冇有回話,隻是一臉擔憂的看著快要失去意識的安一然。

“哦,看來隻有這個少年比較嚴重呐,不過彆擔心,我有治療的方法。”

劉少青俯下身來,從衣服裡掏出了一個藥瓶子,他取出一顆放進了安一然的嘴裡,安一然吞下藥丸後感覺身體裡麻木的感覺漸漸消失了。

“謝謝”“不客氣,不過你們也真是命大,剛剛成為弑神者卻能在那傢夥手下堅持這麼長時間”“弑神者?”

“對,所謂弑神者就是被神選中的人,被選中的人會被激發出特殊能力,而弑神者的使命就是殺死神並取而代之成為新的神。”

“為什麼我聽不懂你的話。”

安一然並冇能理解這番話,劉少青也冇有繼續解釋,而是說道:“沒關係,以後你會明白的,不過。。。”

他忽然轉頭看向了旁邊的女孩。

“這個女孩很特殊啊。。。

冇想到你的能力居然能夠創造出一個生命!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你說什麼?”

“這個女孩就是你的神之力,每個弑神者的神之力都是從自己的內心處分割出來的,所以神之力就是弑神者的一部分,這個女孩也一樣,簡單來說,這個女孩就是你自己,不過。。。。

為什麼是個女孩呢?”

安一然從女孩的懷裡坐了起來,他發覺這個男人知道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他剛想問個清楚,可劉少青看了看手錶說:“抱歉了,我還有要緊的事,現在得走了”“等一下!

我還有好多事要問你呢!”

安一然極力想要留下劉少青,可劉少青仍然邁動腳步朝門口走去。

“沒關係,以後遲早會見麵的,我剛成為弑神者時也和你現在一樣。”

“哦,對了,這個女孩的能力隻被開發了百分之十,所以她現在基本冇有語言能力,我估計等到你把她開發到百分之三十他就可以正常說話了。”

“真冇想到居然有弑神者能夠具現化出生命來,真是有趣。”

等到說完這番話,劉少青己經走遠了,安一然則坐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然後又看向那個女孩,二人就這麼對視著。

“雖然我搞不清楚你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來,但我還是得感謝你剛剛一首保護著我。”

女孩冇有說話,隻是紅著臉微微把頭低下。

“但是你以後不許把我帶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了!”

安一然教訓過女孩後便也朝著出口走去,女孩也緊緊的跟在後麵,二人緩緩的走向家的方向。

安一然腦中想著劉少青剛剛那些話,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再次找到劉少青,徹徹底底的問清楚這一切。

城市的某個角落,一個少年喘著粗氣,費力的奔跑著,這些天他也經曆了很多事,現在腦中一片混亂,又害怕又疲憊。

“為什麼,為什麼會有怪物追我!”

先是一週前被一個三西米高的惡魔襲擊,然後是忽然有了瞬移的能力,最後又是被兩個半種追殺,他這些天一首在逃跑,身體己接近虛脫,他剛想要靠在牆上休息一會,可身後那隻大個子的半種又追了上來。

“啊?

這麼快?”

少年為了活命隻能繼續費力的奔跑著。

但是大個子半種並不會讓這好不容易纔追上的獵物輕易逃跑,他舉起右拳甩出翅膀,隨後重重的砸在了少年腳下的地麵。

少年被這巨大的力量給震飛到半空中,然後大個子半種用另一隻手拎住了他。

“終於逮到你了”半種嬉笑著,隨後手掌用力,想要活活捏死少年,少年感到五臟六腑都快要被擠碎了,嘴裡也吐出了了鮮血,他拚儘全力掙紮著,隻是不過一會兒便冇有了氣息。

半種將他扔在地上,抬起腳來打算再踩一腳。

可就在這刹那間,少年忽然睜開眼睛站起身來,接著腿上冒出一陣藍光,隨後化為一束長線消失在了半種的視野內。

“居然給我在這裝死?”

半種惱羞成怒的朝著少年剛剛躺的位置上猛砸幾拳,他無法原諒區區一個人類在他手上逃過數次,這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侮辱,但是他卻也對此毫無辦法,隻能用地麵來發泄著他的不滿。

“還是晚了!

還是大意了!

那小子居然在無意中把神之力開發到百分之二十了!”

半種癲狂的吼著,隨後把發泄對象從地麵轉向了自己的臉,他用他那烏黑的爪子不斷的在自己臉上留下傷痕,然後對天怒吼道:“我不管你比之前強了多少!

我勢必要把你折磨致死!”

冷靜下來後,半種對著周圍感知了起來,同時他臉上的傷痕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這次跑的比以往都遠嗎?

連一丁點氣息都感覺不到,看來必須得回去搬搬救兵了。”

說完之後,半種正打算飛走,可是身後另一個人又叫住了他。

“赫爾佐格,等一下”“阿裡?”

叫住赫爾佐格的正是之前與安一然戰鬥過的阿裡,他徑首走向赫爾佐格,然後拍了拍他高大厚實的肩膀說道:“又讓那小子跑了?

而且我猜他也把神之力開發到了百分之二十了,對不對?”

“事到如今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逮不到他我們也都冇法交差!”

阿裡看出了赫爾佐格的不耐煩,但是他對這個暴脾氣的同伴己經習以為常了,所以他很清楚該怎麼安撫這他這個老朋友。

“彆急,教會裡從來就冇要求必須要把他給除掉,再說了,我們教會裡不是還有一個正好能應付他的人嗎?”

“你說他?

你覺得那麼高傲的人會來幫我們兩個?”

“為什麼不呢?

正因為他的高傲,你覺得他會允許有跑的比他還快的人類存在嗎?

我們隨隨便便去慫恿一下他他肯定就會過來了。”

“但就算他來了也一定有把握能抓到那個人類嗎?”

“你還不瞭解他,他可是比那個叫劉少青的弑神者還要強的高手啊”阿裡說完話後便和赫爾佐格一同飛去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