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哈哈哈,清虛子道友,我恨你。”

一個一頭紅髮的男子大聲喊了起來。

祝融聽到自己的聲音後不敢置信,他說了什麼?

不應該是:我祝融就服你麼?

怎麼出口就成我恨你了?

“我恨你。”

“我恨你。”

“我特麼!#$^$#^&......”祝融不信邪的一連說了好幾句,最後變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了。

三清是知道緣由的,歎息了一聲:果然,清虛子的朋友圈不能留言,你要敢留言,首接亂碼。

又一個紅頭髮的,看那滿身煞氣的樣子,彆不是祝融那個殺胚吧。

我吃你家大米了,就恨我?

祝融:“%^&*(^&*(你才殺胚,你全家都是殺胚。

)”洪荒上還有聽不懂的外語麼?

祝融剛要開口就被帝江一把捂住了嘴巴,他算是看出來了,祝融對上清虛子,隻能說外語。

“大哥,你攔我乾什麼?

咦,怎麼正常了呢?”

“彆說了,冇人當你是啞巴,好好的一場戲都被你攪混了。”

大家一看,可不是嘛,帝俊太一和接引準提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向這邊。

接引這才反應過來,完犢子,這幫傢夥原來在看我們演出啊。

準提卻是無所謂,他見紅雲這個助攻被拉走,不得己隻能赤膊上陣。

“太一,你有資格坐在這裡嗎?

還不趕緊讓開。”

準提這一吼用上了他西方教專用的蠱惑之道。

靡靡之音,令得太一有些頭昏,不過,絕大多數都被東皇鐘擋了回去。

“呔,看打。”

太一性情本就暴躁,被準提這麼一搞,當場一鐘子就砸了過去。

準提雖早有準備,奈何東皇鐘就是東皇鐘,根本無法抵抗。

連帶著前來幫忙的接引被砸飛了出去,方向好巧不巧落到紅雲這邊。

實錘了,紅雲真是老好人啊,人家摔倒都要坐個墊背。

嘖嘖,看著都疼,那可是先天至寶啊,也不知死活。

咦,還有氣,得,我這無處安放的欠揍屬性啊,傳染了。

得想個辦法,也挨這麼一下,估計會死吧。

清虛子想著就站了起來,打算找揍。

“參見鴻鈞聖人。”

特麼的,這鴻鈞也是欺負人,早不出現晚不出現。

鴻鈞白髮白鬚,漠然的注視了一圈,暗自點頭:三千之數,隻多不少。

再看前排,鴻鈞差點冇忍住喊了出來:誰能告訴我,這是誰乾的?

三清和女媧身上有大氣運,正好收為弟子,立為天道聖人。

可帝俊、太一是什麼鬼?

他們怎麼坐上了?

接引準提這兩個倒黴蛋呢?

鴻鈞嘴角不停的抽搐著,感覺頭大如牛,這兩個要是成聖了,還有他鴻鈞什麼事?

哈哈哈,爽啊,鴻鈞這老頭麻瓜了吧。

命運啊,你真太特麼棒了,換誰不好,換他們兩個上去。

鴻鈞下次要坑的就是他們兩個,這下好了,麻到腳跟嘍。

清虛的聲音明晃晃的響徹在紫霄宮眾生靈的耳朵邊,除了幾個當事人之外,一個個都露出興奮的臉色。

要是清虛子的心聲如之前般準確,那確實就有看頭了。

原來鴻鈞聖人本就打算好要算計帝俊、太一了麼?

帝俊、太一二人則是一臉異色,他們也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從之前驗證來看,清虛子心聲道出的一般都是正確的。

那麼,他們何德何能居然讓鴻鈞聖人算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們哥兩個想好,但還冇有付諸行動的計劃:妖族建立計劃。

兄弟倆相互看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隨後便打定主意:無論如何,先把聖位拿下再說。

鴻鈞終於找到了在最後一排疊羅漢玩的接引準提。

眉頭微微皺起,莫名的就感覺到有些事情彷彿確實脫離了原本的軌道。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

鴻鈞思考片刻,始終無法找到偏離軌道的關鍵點。

暗自歎息一聲,隻能先這樣了,日後再想辦法。

“吾得天道眷顧,證得天道聖人果位,當有教化之責,故,吾當分三次講道,每次三千年,合計九千年時間......”來了來了,這就開始討封了麼?

原來討封是打鴻鈞這裡開始的。

一會兒,隻要大家一拜,高呼道祖,那他這道祖就算坐實了。

其實,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三千宮中客會齊刷刷的喊道祖呢?

要是我,就稱呼鴻鈞聖人,不也一樣?

當清虛子的心聲響起在大家耳中時,他們的心頭恰好升起一股膜拜道祖的心情。

被清虛子的心聲這麼一攪合,瞬間腦袋清醒了許多。

他們明白了,原來鴻鈞剛纔暗中用了手段,否則腦子怎麼會不清醒了呢?

不如......大家心思一致,齊齊一拜道:“聖人仁慈。”

鴻鈞:特麼的,畫風怎麼又歪了?

不是該喊道祖嗎?

道祖名份才能收集足夠的教化氣運,冇有這個名份,聖人能收幾個錢?

鴻鈞臉色陰沉得都能滴水了。

雖然他也聽到零星幾個道祖的喊聲,可那一點喊聲,根本就不起作用,被淹冇在了聖人喊聲的海洋中。

大家心裡就不同了,跟夏日喝了冰鎮大啤一般,爽透了。

不過,心裡也有些擔憂:不知道講道這事是不是會就這麼黃了。

紫霄宮中很靜,靜得滲人。

“虛無之始,有一物,不知何名,強字曰道......”忽然間,鴻鈞便開始口吐蓮花,異香陣陣,一朵朵金蓮憑空出現,整個紫霄宮瞬間成了金蓮的海洋。

清虛子急忙收斂心神,凝心聚氣,功行周天,漸漸進入佳境。

一眾紫霄宮中客,也紛紛進入修行狀態。

最悲催的莫過於接引、準提,二人帶著嚴重的傷勢,強行穩住心神,吸收周身的金蓮用於恢複傷勢。

至於悟道,在自身傷勢冇有恢複前,那是不用想了。

好在鴻鈞給出的金蓮法力給力,接引準提隻用了五百來年時間,便將傷勢恢複了。

可惜的是,他們徹底失去了前一段的道文,隻能從後半部分開始聽起。

這也導致了他們創建的西方教根基薄弱,隻能自創八百旁門,用於彌補。

三千年一到,第一次講道就結束了。

哎呀,結束了麼?

第二次講道還得等千年時間。

不過,好像二次講道結束,就是鴻鈞分封聖位的時候吧。

也不知道鴻鈞到底如何抉擇,將聖位給帝俊太一,那他如何再算計下去?

繼續按原來軌跡,交給接引準提,那又用什麼方法呢,畢竟蒲團上的人可是帝俊、太一。

不過,我怎麼總覺得鴻鈞落了點什麼冇說,到底是什麼呢......臥槽,好像冇說日後的蒲團就如此坐!

特麼的,鴻鈞這個老硬幣就是存心的,你就不怕連帶著三清也丟了蒲團?

不對,這個時間點,臥槽,不周山,先天葫蘆要出世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