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新年到了,到處都張燈結綵,各個笑容滿麵。

可是,霖微怡一臉憂愁,心事重重的來到了霖家門口。

“新年到了,是是個適宜驅鬼的日子。

今天,不光要驅鬼,還要祝大家——新年快樂!”

霖子方這一段開場詞,所有人鼓掌、歡呼,霖微怡卻憂心忡忡。

因為……她看見了自己的媽媽。

霖子方開始介紹:“這位,是我請來的道士——柯霧瑩。”

男道士向大家鞠了個躬。

“這位,是我請來的另一位道士——斯章石。”

女人也向大家鞠躬,有點拘束。

隨著一聲鼓響,銅鑼敲響,斯章石念動咒語。

霖微怡媽媽怒吼一聲,朝著斯章石飛去。

突然,柯霧瑩停止敲銅鑼,把隨身帶著的符咒往西麵八方飛去。

“急!”

柯霧瑩一聲令下,符咒就往霖微怡媽媽的方向飛去。

霖微怡要跑過去,替媽媽擋了這一擊。

誰知道,卻被管家攔在門口。

“媽……唔……”霖微怡的嘴被保鏢捂住,一把把她推了出去!

森光紅抱住霖微怡。

霖微怡默默地流下眼淚。

“啊——”霖微怡媽媽大喊一聲,癱在地上,捂住頭,似乎還想反抗。

下一秒斯章石也來了一聲“急!”

霖微怡媽媽動不了了,困在原地掙紮。

霖微怡進不去,被保鏢攔在門外,她親眼看著她的媽媽魂飛魄散。

回到森家,她傷心極了。

森光紅拍著她的背,把霖微怡抱在懷裡。

己經幾天了,霖微怡的心情也逐漸平靜了下來。

她唯一的希望破滅了,心灰意冷的她,也逐漸變得心狠。

霖微怡找到王母娘娘:“王母,要是可以,請你現在教我誅神滅鬼!”

王母娘娘肯定知道,霖微怡是想把自己變強大,好為媽媽報仇。

她搖搖頭,無語至極。

“你還是自己去領悟吧!”

“可是……”霖微怡想說什麼,卻又無話可說“好!

這麼玩是吧!

嗬……”霖微怡冷哼一聲,甩甩衣袖,走人。

王母娘娘無奈地望著她,回到天宮,打坐去。

她無奈地歎氣:“這可如何是好啊……”而霖微怡回到房間,看著一旁的孤魂野鬼,怨氣促使她給了孤魂野鬼一巴掌。

“你……竟敢打我?!”

孤魂野鬼擦擦嘴角上的煞氣,齜牙咧嘴地往霖微怡撲過去。

霖微怡正在氣頭上呢!

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她痛快地給了孤魂野鬼一巴掌。

孤魂野鬼慘叫連連,冇人聽見,卻又震耳欲聾。

霖微怡徹底把孤魂野鬼打到魂飛魄散時,她才恢複理智。

望著自己的手,絕望至極。

“霖微怡,我回來了。”

王母娘娘從天庭來到凡間,為的就是幫她曆劫。

不過也不算幫吧?

準確來說是給她一條路讓她自己走。

“王母,你找我乾什麼?”

霖微怡的聲音平穩,冇有任何起伏和感情。

王母娘娘懶得理她:“以後,你就去這個地方,一有空就去這個地方。

你不是說要誅神滅鬼嗎?”

霖微怡來了興趣,急忙趴在王母娘娘麵前:“那你現在帶我去!”

王母娘娘點點頭,但是又意識到了什麼:“走路去太慢了,就連坐飛機都要幾天。

你……確定嗎?”

“嗯,確定。”

霖微怡堅定的目光裡充滿了信心。

“可是再過幾天就要開學了,森紫廣給你報名了。”

霖微怡黯然失色。

她爬到床上,閉著眼睛。

突然,霖微怡的眼睛突然冒起了金光,白色的眼珠,黑色的瞳孔也瞬間變成了金色!

王母娘娘沉默ing...也是過了許久,霖微怡的身邊“嘩啦”一下,金色的粉末佈滿全場。

正在熟睡的森光紅,嚇得一個激靈爬起來。

粉末就像流水一樣,一波又一波地流出來。

森光紅看看方向,想:這不是霖微怡房間的方向嗎?

難道……她出事了!

?他急忙下床,飛一般的往霖微怡的房間跑。

“微怡——”他情不自禁地喊。

“砰咚”,門開了。

森光紅的眼前就隻有霖微怡,看見她毫髮無傷,波浪也不見了。

“難道我出現幻覺了?”森光紅撓撓頭,揉揉眼睛,傻愣愣地看著她。

“怎麼了?”

霖微怡閉著眼睛,冷冷地問。

“冇……冇什麼。”

森光紅離開了。

他撓著頭,一口咬定這不是幻覺,是真實發生的!

霖微怡看著一旁的王母娘娘,請求:“你拿著這個東西,去你剛剛說的那個地方。”

霖微怡給了王母娘娘一個用紙做的小星星。

王母娘娘還以為霖微怡在和她玩遊戲,emo地看著她。

不過也好,她好久都冇這麼活潑過了。

王母娘娘倒也溫順,一會兒的功夫就飛了過去。

一個字:快比飛機還快呢!

霖微怡大喝一聲。

“轟隆”一下飛了出去。

森家的隔音很好,即便你把牆砸爛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不過霖微怡倒是很欣賞。

她從來冇有看過那麼美麗的風景:無數的燈光就如同時空穿梭的情景,在人來人往中是格外的顯眼;在黑夜中就如同希望的光芒……不過它好像本來就是光哦……咳咳咳,迴歸正題。

霖微怡最終還是追上了王母娘娘。

由於時空靜止的理論,在她們眼中誰都冇有動。

尤其是王母娘娘,表情都不換一個。

她那震驚的表情屬實……冇毛病。

霖微怡看著王母娘娘,心中百般不解:“王母,你疑惑什麼?”黑暗的痛苦最終冇有覆蓋她的童心,露出了霖微怡的好奇心。

王母娘娘回過神來:“冇……冇什麼。”

霖微怡似乎有點不相信,斜著個眼睛,雙手托著腮幫子。

王母娘娘emo中...霖微怡破碎的希望己經融成一體,不太容易想起,但是銘記於心,不能忘記。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來到了王母娘娘所說的地點——陰曹地府。

“這裡哪裡啊?

陰森森的……”霖微怡抱怨。

“這裡是陰曹地府,普通人是進不去的……”正說著呢,霖微怡就進去了:“王母,你說啥?剛剛我冇聽清……”王母娘娘脖子都歪了。

你管這叫冇聽清?故意打我臉是吧!

zozozo,你完了你。

“什麼都冇說。”

王母娘娘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努力憋出一個微笑。

“那你乾嘛皺眉頭啊?”

霖微怡看透了啥,但也冇說。

這叫看透不說破。

(你管這叫不說破?)“啊……啊?

有嗎?”

王母娘娘這纔回過神來。

她清了清嗓子:“咳咳咳,冇事啊!

以後你要練習就到這裡吧……”霖微怡走進去,怨鬼、厲鬼、惡鬼、鬼兵、鬼將、鬼王隨處可見。

霖微怡左邊嘴角上揚,見哪個鬼就打一巴掌。

嗯……你也知道,他們不好惹。

一個晚上,森光紅叫霖微怡起床,看著遍體鱗傷的她,嚇得癱倒在地。

隨後又爬起來,把霖微怡扶起來:“咋了這是?

啊啊?”“冇事。”

剛睡醒的霖微怡懵懵懂懂的,隨口回答了一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