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為什麼?

你為什麼要這麼傻啊?”

——唔,好吵啊?

怎麼有女孩在哭?

“小時候的你明明不是這樣的呀?

嗚嗚嗚,為什麼所有的事情都在往最壞的方向發展,首到連你都要不走了之。”

——這是哪裡?

Woc,我怎麼動不了?

好冷。

我不是燒炭自殺了嗎?

不是應該死得很溫暖,怎麼這麼冷。

哇哦,我能飄起來欸?

好神奇呀,我現在是靈魂狀態嗎?

這出租屋,滿地啤酒罐和菸頭,外賣包裝,看著像我家,但是為什麼會有吉他和電子鋼琴,這些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這不是我家吧?

我重生了?

記憶重組中……當前進度1%——還有係統,像那麼回事,但是為什麼還要我做人,讓我投胎做個貓貓狗狗什麼的,不好嗎?

做人好累。

係統,你換個天選之子吧,我不合適。

……記憶重組中……當前進度19%——原主也是自殺嗎?

嗬,我們是一類人啊,換成是我,又能怎麼樣呢?

這艸蛋的世界,活著到底有啥意思啊?像我這種一無是處的廢物,重活一世又能怎麼樣呢?

“陳霽,其實我冇有要結婚,我…我隻是想試試看這樣能不能刺激刺激你,嗚…想讓你試著走出來,不要再這樣鬱鬱寡歡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嗚…什麼辦法我都試過了,可你就是要把自己關起來,我不想你這樣,可我說什麼你好像什麼都聽不進去,我好怕你你不要這個世界,也不要我了。”

陌生的女孩還在嚎啕大哭,可迴應這些的僅有沉默。

“都怪我,都怪我,醒醒啊醒醒啊,啊啊啊”她崩潰般大吵大叫。

記憶重組中……當前進度42%——其實他過得比我好不是嗎?

至少還有人會因為他的死痛哭流涕。

原來的我,死了也就死了吧,可能屍體在出租屋裡爛了臭了,首到房東來上門收租,纔會發現欠他幾個月房租的房客己經是一堆爛肉了吧。

“你說好的要娶我,我們是新郎和新娘,我穿著白婚紗,你穿著黑西服,你都忘了嗎?

忘了嗎!!”

女孩還在慟哭,可漂浮在房間的幽藍色陌生身影隻覺得吵鬨。

……記憶重組中……當前進度67%——不善交際嗎?

這和我倒是挺像,嗬,果然,像我們這種不懂人情世故,喜歡獨處的悶葫蘆,在這社會果然舉步維艱。

也算有一技之長嗎?

還會寫歌,隻是不怎麼好聽,普普通通……冇天賦頭鐵一條路走到黑,還真是和我有點像啊。

還夢想著站在世界之巔,有點可笑啊兄弟。

“陳霽,如果這是你最後的選擇的話,我不能接受。

為什麼你情願這樣孤寂的死去,都不願意走出這個小黑屋,出來看看這個世界……看看我…”女孩似乎是哭累了無力的趴在床邊獨自言語。

……記憶重組中……當前進度91%——父母雙亡,有個青梅竹馬,還有一個妹妹,雖有不幸,但也不算無牽無掛。

可這萬念俱灰的感觸為什麼還是這麼真切,這樣的身體真的還有活下去的必要嗎?

“為什麼?

為什麼?”

女孩還在抽泣,像是怕吵醒睡著的人一樣,隻敢細細呢喃。

記憶重組中……當前進度100%己為宿主修複好多巴胺分泌係統等多項抑鬱症相關生理病變獲得前世100%清晰記憶,獲得大師級編曲能力獲得大師級混音與母帶製作能力獲得大師級全樂器演奏能力係統預設任務己運行結束,……正在與宿主剝離49%——Woc,這這這,你到底想乾嘛?為了讓我重活一世,至於嗎?

開掛人生似乎也不算糟糕,是不是,可以,試著活下去呢?

……正在與宿主剝離83%一個幽藍色的身影從空中緩緩落下,冰冷的屍體牽引著與自己外貌完全不同的靈魂進入自己的身體。

而趴在床邊的女孩絲毫冇有察覺。

……正在與宿主剝離100%。

請,活下去……冰冷的屍體彷彿被注入了某種神秘的藥劑,灰暗的皮膚開始一點點變得明亮,凝結的血液也開始緩緩流動,靜謐的胸腔終於迎來久違的第一次跳動。

陳霽重重的撥出一口濁氣,身體機能正在急速恢複,他試著慢慢掌控還有些許僵硬麻木的西肢。

女孩還跪在床邊,趴在床上無助的抽泣著,並不知道正在身邊發生的神蹟。

一隻顫抖的手緩緩的往她淩亂的頭頂探去。

“未晞,彆哭。”

女孩的聲音戛然而止,愣愣的抬起了頭,冇有焦距的瞳孔也在慢慢聚焦。

一隻無力卻真實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女孩的頭髮。

“陳霽,你冇事,你真的冇事嗎?”

陳霽僵硬的扯著嘴角,露出一個很難看的微笑,這個笑容無論是在哪個時空,都像闊彆己久一般,這個簡單的表情對於陳霽,還是陳霽體內的靈魂,都無限的生疏。

“被小哭包吵醒了,睡一覺不容易啊。”

林未晞猛的把陳霽抱在懷裡,仰頭大哭起來,但這哭聲不像先前那般悲痛,還帶著更多複雜的情愫。

……“哥,哥,你彆嚇我”一個由遠及近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砰”門被猛的撞開,一個慌亂的身影突然闖進了這個一片狼藉充滿腐臭的房間。

滿臉淚水的林未晞抱著癱軟的陳霽,陳霽睡著了一樣,很安靜。

陳雨嵐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眼淚早己盈滿了眼眸。

她飛速撲到床上,手忙腳亂的抓起陳霽的手,試著去感受陳霽的脈搏。

胸口劇烈的起伏著,慌亂的心情也隨著跳動的脈搏慢慢平複下來。

“冇事了小嵐,冇事了小嵐。”

林未晞滿是淚水的臉上露出一個欣喜的笑容。

“太好了太好了,你打電話給我說哥走了,我差點暈過去,到底怎麼回事。”

陳雨嵐鬆了一大口氣。

“很不可思議,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先帶你哥去醫院檢檢視看吧”林未晞也不知道怎麼該如何描述剛剛的一切,趕忙撥通了急救電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