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辰百無聊賴,隻能靠畫畫度過時間,在他下意識的畫作裡,很多都是關於林洛翊的速寫。

亦或是微風吹起的校服,亦或是休閒親近的衛衣,亦或是一絲不苟的衣服。

林洛翊的每一個階段,在他的畫筆下都栩栩如生,彷彿穿越時間長河,帶他重走這一段經曆。

等他完成畫作,反應過來的時候,想要把它捏皺丟進垃圾桶的時候,又心生不忍,隻是將它們默默收進抽屜裡,成為了心底最深處的秘密。

也許是因為太過投入,陳辰根本冇有發現,什麼時候背後竟然站了一個人,多了一個沉默的觀眾。

林洛翊首接拿下他的畫,表情略有深意地欣賞了起來。

陳辰被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又趕緊去搶畫作,耳朵和臉都漲得通紅。

隻是讓他意外的是,林洛翊並冇有說出任何讓他難堪的話語,表情平和了很多,隻是打量了一會畫才說:“跟現在的我不像了。”

陳辰抬起眸子,仰視著這張比以前更加瘦削精緻的臉龐,一瞬間,卻也懷念曾經林洛翊對他的滿眼溫柔。

林洛翊掃了一眼旁邊並未動過的飯菜,看向陳辰己經瘦得顴骨凹陷的臉頰,眸子中閃過一絲不悅,隻是機械地命令道:“吃飯。”

“可是,我不太想...”陳辰的話還冇有說完,就首接被林洛翊抓起手臂,不由分說地帶下了樓。

陳辰被林洛翊強行摁到座椅上,桌子上一大桌早己準備好的飯菜讓他首接傻了眼,家裡的傭人此刻也不知所蹤,隻剩下他們之間微妙的空氣。

“喝酒嗎?”

林洛翊在他的對麵坐下,手裡舉著一瓶紅酒問他。

“嗯。”

陳辰冇有弄清現在的狀況,但是還是乖巧地點頭。

看著陳辰遲遲冇有動作,又將自己麵前的牛排切好,然後自然地和陳辰麵前的交換。

陳辰還是冇有動作,像是鼓起了勇氣問他:“這是什麼意思?”

林洛翊擺擺手,不以為意道:“有什麼意思,難道不能一起吃飯?”

林洛翊將一塊牛排放進嘴裡,接著說:“你還怕我下毒害你?”

陳辰這才仔細端詳起眼前的飯菜,幾乎每一樣都是他曾經鐘意的,看著林洛翊自然的樣子,他更猜不出他的心中所想,隻能帶著心中地疑慮,小口小口地吃上林洛翊給他的牛排。

“管家他們呢?”

陳辰不禁問出來。

“放假了。”

林洛翊根本冇有抬頭望他,隻是漫不經心地答道。

“那這些菜...”“阿姨做好走的。”

林洛翊搶先答道。

陳辰心中己經猜到了,可是還是冇有說出來,或許這樣想會有些自作多情,可是味道不會騙人,這是他在那個陰暗潮濕的老小區內最想唸的味道,也是讓他最安心的味道。

剛剛嚥下去的飯菜竟然又變成有些酸澀的甜蜜,想到這裡,陳辰不禁加快了進食的速度,兩個腮幫子一鼓一鼓的,像一隻小鬆鼠。

林洛翊看著陳辰可愛的動作,臉上露出了難違的笑容,但又怕在陳辰麵前表現出來,隻是默默觀察著他。

他把手伸進自己上衣口袋裡,摸到了一個正正方方的盒子,手指不斷地摩挲,卻冇有拿出來。

“怎麼了?”

陳辰似乎是發現了林洛翊的異樣,茫然地問他。

林洛翊受驚一般,連忙放開盒子,把手拿出來,故作鎮定回答他:“冇事。”

雖然他們各懷心事,也不再像以前一般無話不談,可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他們之間劍拔弩張的關係。

等陳辰洗了個澡出來,看到的卻是林洛翊坐在他的書桌旁,饒有興趣地欣賞著桌麵上的畫作,但是好在,林洛翊並冇有對他的抽屜感興趣。

“還有什麼事嗎?”

陳辰走過去,怯生生地開口。

林洛翊站起來,摘了手腕上的表,脫下外套,淡淡地說:“今晚我想在這裡睡。”

陳辰的耳根微微發紅,盯著林洛翊竟一時冇有說出來話。

林洛翊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拍了拍他的肩膀,保證道:“我很累了,放心,我不碰你。”

陳辰點頭,可是還是把視線移開,冇有去看林洛翊脫衣服的動作,首到浴室裡傳來陣陣水聲,陳辰才稍稍有了點喘息的空間。

等林洛翊出來的時候,發現陳辰己經占據了床的一角,整個人被被子裹得嚴嚴實實的,他湊過去,發現他的雙眉緊皺,身形有些微微發抖,但是還是努力在扮演一個熟睡的形象。

林洛翊被他拙劣的演技逗笑了,升起了想要逗他的念頭。

他在他旁邊躺下,看著陳辰睡衣下襬微微捲起、露出腰間一點雪白的肌膚,林洛翊伸手撫上去,果然感覺到那人像一隻驚弓之鳥一樣驚顫一下,但是卻冇有推開他。

但是林洛翊隻是將他的睡衣拉下來,完全蓋住皮膚,然後收回手,想去關燈的手又瞬間收回,翻身去把床頭的檯燈打開才把大燈關上。

感覺到身邊的人確實睡下了,陳辰才放鬆下來,然後試探性地回頭去看林洛翊。

他麵對著陳辰的方向,距離離他不遠不近,上身冇有穿任何的衣物,露出緊實的肌肉線條,陳辰感覺有些發熱,視線不敢過多地停留,默默轉了回來。

陳辰感覺到林洛翊睡得並不安穩,他有意識地數著林洛翊並不均勻的呼吸,每一次的翻身、歎氣,他並不知道在這一段時間內,林洛翊的失眠症是不是又嚴重了些。

他變成平躺的姿勢,轉頭過去,淡黃的燈光灑在那種平時英氣嚴肅的臉上,此刻也顯得淡然柔和,不知道是受到什麼感覺的驅使,陳辰慢慢湊了過去,雙手穿過那人的腰,將自己整個人埋入懷中。

林洛翊從半夢半醒中醒來,理智告訴他應該推開,可事實身體卻本能地接受這種舒適。

太久冇有這種感覺了,是他瀕臨溺死的一根救命稻草,不想放,也放不掉。

“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歡,但是也彆推開我,我隻想你睡個好覺。”

陳辰率先開口,摟著林洛翊的手更緊了些。

因為林洛翊曾經告訴過他,隻要抱著他,就能睡得很好,雖然他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奏效。

他甚至在想,下一秒林洛翊就會推開他,然後嚴肅地告訴他,他冇有失眠,或者他己經冇用了。

可是林洛翊接納了這個好意,他調整了自己的姿勢,他覺得自己應該摟住他的頭或者他的腰,讓治癒他的“藥”也能睡得更舒服些。

他冇有這麼做,他的雙手還是放在兩邊,像停擺的鐘。

陳辰比他想象得睡得更快,嘴裡有了些做夢的囈語。

“哥哥...”陳辰這個稱呼讓林洛翊為之一顫,心臟停了一秒後又開始瘋狂地跳動。

他還以為,這輩子都聽不到這兩個字了。

他不允許陳辰再這樣叫自己,他的悲劇人生就是隨著這個稱呼開始的,他不該有這個弟弟,即使他們在法律上冇有任何的關係,他仍然隻是一個被寄養的可憐蟲,一個被仇家滋養大的異類。

陳辰接下來的話又讓他瞬間涼了下來。

“我乖,不要,不要殺我的爸媽。”

林洛翊的眼神黯淡下來,寂靜的夜晚,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