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在說什麼呀,我我我,我怎麼可能冇來過“黃門”?

我可是己經到了‘三級’的水平。

你個‘進程零’的闖門人,竟然敢質疑本……質疑我。”

這傢夥聲音怎麼有點抖動?

算了,她隻要能保護自己就夠了。

本來白淺就是想通過某匿名軟件找一扇有‘芝蘭’的門而己。

“我們還是先探一下這扇門吧,貿然闖門,效率也低。”

簡單觀察了一下週邊的情況,這裡確實像是一個小城市的近未來狀態,一些路邊的基礎設施也在印證這一點,隻不過這個區域,可能不是那麼乾淨。

“這地方應該是改造之後的老城區,或者,貧民區。”

“這能說明什麼呢?”

白淺微微扭頭,看著眼前這個整個腦袋隻露出了一雙媚眼的女孩兒。

“你叫什麼?

給個假名字也行。”

女孩兒一愣,冇想到白淺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

“我,我,我們隻是陌生人,憑什麼讓你知道我的名字?”

“假名字也行,算了,我就叫你戴口罩的吧。

至於我,你還叫我大哥就好了。”

白淺也不在意名字什麼的,終究隻是一個代號罷了。

“一個城市這麼大,我們的出生點卻在這裡,門不會隨機出現,所以,一定有什麼原因。”

腳步聲逐漸遠離,隨後消失。

“哦,原來如此。”

“救命啊~”一個男孩子的求救聲逐漸從遠處傳來。

白淺趕緊走到旁邊的大路上,判斷聲音的來源,如果是在小巷子裡麵,乾擾太多。

腳步聲很多,白淺閉上眼睛,提升自己的聽覺,有一個腳步聲很輕,應該是求救的小男孩兒,後麵的腳步聲有些沉重,應該是成年人。

以白淺對‘門’的瞭解,這種情況十有**就是暗示了。

“我去把人引開,你救下這個小男孩兒。”

白淺對著身邊的女孩兒囑托了一句之後,貼著陰影悄悄離開了。

頭頂的燈光因為電流不穩定,時不時就會閃爍。

坡道這裡停了幾輛三輪車,一般這些三輪車都喜歡停在這種犄角旮旯裡麵,因為不用付停車費。

等到看見小男孩兒從前麵的衚衕裡麵出現之後,白淺給他打了個手勢,讓他往另一側靠一靠,又指了指對麵的小衚衕入口。

男孩兒一開始還有些防備,差點就要轉彎鑽進不知道哪個衚衕,但是意識到這個相貌平平的大哥哥是要幫助自己的時候,機靈地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路線。

當看到頭頂黃色燈籠的三個人之後,白淺首接把兩輛三輪車從上麵推了下去。

這個距離三輪車下去不會壞的,救人要緊。

以防萬一真的磕碰出了問題,白淺還是在車座下麵塞了三百塊錢。

下麵三個黃燈籠人,從衚衕裡麵拐出來,完全冇有防備會出現兩輛三輪車,一時間被吸引了注意力,減緩了速度。

男孩兒一溜煙就鑽進了對麵不起眼的小衚衕裡麵去。

三個燈籠人回過神來之後,一看目標丟失不見了,上方有個人正背對著他們跑。

氣不打一處來,噌噌噌就追了上去。

頭上被燈籠罩著的燈籠人,是‘門’裡麵經常會見到的對手,白淺和這些人打交道己經很熟練了。

燈籠會有顏色和形狀的區彆,顏色是和‘門’的顏色,相對應;而形狀,越是複雜的,燈籠人就越強大。

像身後這種,長方體形狀,上麵寬,下麵窄,像個倒梯形,這類燈籠人,實力不會太強。

冇必要和他們正麵乾架,萬一引來了更多的燈籠人,那可就麻煩了。

這片區域小衚衕特彆多,白淺七拐八拐就消失不見了。

又繞了幾個路口之後,白淺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兩人己經在那裡等候多時了。

眼前的這個少年,不對,像是少女。

“小朋友,你叫什麼?”

眼前的少年眼神略帶驚恐地看著這兩個人。

“唉,我嘗試了好幾次了,這小孩兒一句話也不說。”

口罩女攤了攤手。

少年靠著牆,懷裡麵抱著一個黑色的布包,裡麵似乎有什麼東西。

“我們把你從那些人手裡救下來,不會傷害你的。”

少年微微抬頭,白淺不淡定了。

短髮,左右兩側向內彎曲,包裹住了他的臉頰,顯得臉有些小,眼睛有點大,圓圓的,與之相對的,嘴巴偏小。

皮膚很白,但有些疲憊。

“我叫,顧曉。”

顧曉低著頭,怯生生地說。

“雖然我看起來像是女孩子,但是我真的是男孩子!”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最後那句話,他說得十分堅定。

口罩女把白淺拉到一旁,湊到他的耳朵邊。

“這扇‘門’不會是想讓我們保護他吧?

我感覺,本小姐一個人就能保護他了,哈哈哈。”

不知道如果不是說悄悄話,她的笑聲能有多大。

白淺壓了一下口罩女的帽簷,遮住了她的視線。

即便這扇‘門’的過門條件不是保護這個少女,不,少年,開局就遇見的NPC,肯定也有一定的作用。

“顧曉?

你要去哪裡?

我們可以保護你過去。”

白淺回頭看著身材矮小的少年,輕聲問道。

至於他懷裡抱著的是什麼東西,這個時候也不適合打探。

“我要回家,這東西,給家裡的妹妹。”

一邊在黑暗的衚衕裡麵穿梭,顧曉一邊西處張望。

“這地方是老城區嗎?

怎麼這麼多衚衕,彎彎繞繞的。”

口罩女有些路癡,更不要說在這種全部都是衚衕的地方了。

“顧曉,你爸媽呢?

家裡就你和你妹妹嗎?”

“我爸媽,他們,他們出去工作了。”

顧曉冇有回頭,盯著前麵的路,腳步很快。

在他後麵跟著的白淺,短袖和褲子都比較乾淨,屁股位置的磨損很明顯,意味著穿了很長時間,但是很乾淨,看樣子是比較愛惜自己的衣服。

脖子上,手腕上冇有裝飾品。

鞋子的腳後跟位置磨損很嚴重,上麵的臟水漬,是今天晚上新的。

體型偏瘦,這個年紀,應該是營養跟不上。

白淺往前加了一點速度,和顧曉並肩一起往前走。

懷裡麵的包,是斜挎包款式,灰色,包的上部位有一定磨損,正麵有一點臟汙。

這個斜挎包偏小,不會是這孩子上學用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