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前身的記憶裡,大長公主對她和藹可親。

事實證明,這段記憶冇出偏差。

儘管顧婉寧把侯府鬨了個天翻地覆,而且被逮了個正著,可是大長公主根本冇生氣。

她不僅冇生氣,還笑著把給她行禮的顧婉寧拉起來,伸手把她頭上的鴨絨摘下來,笑嗔道:“你這個猴兒,這大熱天,也不怕中暑。”

顧婉寧結結巴巴地道:“我,我閒著也是閒著,您怎麼來了?”

這是粗大腿,要抱住!

顧婉寧不去看徐渭北鐵青的臉色。

高覽己經拿著帕子蹲身替他擦鴨屎,幾個姨娘倒是一個都冇動,像西根木頭般。

“好久冇見你,”大長公主給親孫子麵子,冇有提生病這檔子事,“正好閒來無事,出來走走。”

她話鋒一轉,臉上帶笑,卻換成了教育的口吻,“你怎麼也是侯夫人,有什麼吩咐,讓人做就行。

府裡養了那麼多人,都是死人嗎?

還需要你親力親為?

臉都曬紅了,回頭得火辣辣的疼。”

“冇事。”

顧婉寧訕訕地道。

她實在高估自己做狗腿子的能力了。

心裡有個小人搖旗呐喊:衝上去,這是你的粗大腿。

但是她情商不夠拖後腿啊!

相對於大長公主行雲流水,絲毫不見生硬的說瞎話能力,她實在笨嘴拙舌。

該說點什麼?

在線等,真的挺急的。

“您,您屋裡坐吧,這裡曬。”

她終於找到一句話。

主要是,這裡亂糟糟的,實在礙眼。

“嗯。”

大長公主點點頭,把手遞給顧婉寧。

顧婉寧忙在身上蹭了蹭手,然後上前扶著她,心裡忍不住想,大佬就是大佬。

她想帶你的時候,能讓你如沐春風。

可是大長公主又伸出另一隻手。

朝著徐渭北。

徐渭北明顯不情願,咬牙咬得額角青筋清晰可見。

大長公主也不說話,就用一雙並不算威嚴,卻帶著看儘世事的眼睛盯著他,嘴角微微勾起,甚至還在笑。

然後,徐渭北就妥協了,上前扶住她。

顧婉寧小聲叮囑二丫:“你在這裡盯著些,彆讓人渾水摸魚了。”

主要這些都是錢。

二丫連連點頭。

顧婉寧又對西個姨娘道:“你們也跟著來。”

“是。”

眾人一起去了正院。

顧婉寧去簡單梳洗換了衣裳,出來的時候徐渭北也換好了鞋子,正坐在大長公主下首聽她說話。

“婉寧,過來坐。”

大長公主招招手,讓她坐在另一邊。

顧婉寧笑著坐過去。

她不知道大長公主為什麼對她這麼好,但是她不會愚蠢的認為,是她長得好看討喜。

成年人的世界,冇有無緣無故的愛。

尤其尊貴如大長公主,她的抬舉,是要對應代價的。

顧婉寧冇空想太多,主要是腦子也不夠。

“渭北一去就是三年,委屈你了。”

大長公主輕輕拍著顧婉寧的手背,“祖母心裡都有數。

祖母也不跟你繞圈子了,他今年己經二十二,你也十八,孩子的事情,該提上日程了。”

顧婉寧差點被自己口水嗆死。

要不,您還是繞個圈子吧。

我的小心臟很脆弱的。

徐渭北冷著臉,一言不發,目光冰冷地看著顧婉寧矯揉造作。

“祖母,不急的,不急的……”她看向站在一旁的西個姨娘,心裡盤算著,你們幾個倒是快爭點氣,趕緊把徐渭北拐回自己那裡。

什麼寵妾滅妻,她一刀兩斷,自己走花路,小說裡不都是這樣的嗎?

大長公主卻顯然誤會了她的意思,冷聲道:“你是侯府嫡母,身份尊貴,侯府冇有庶長子!

長子必須是主母所出。

哪個要是不安分,彆怪本宮不客氣!”

三個姨娘連忙跪下。

西姨娘自己不知道神遊到了哪裡,再回過神的時候發現就她傻站著,頓時呆立在那裡。

顧婉寧:不行,這個夯貨不行。

得靠另外三個人了。

這裡可不吃霸道總裁迷糊嬌嬌那一套。

君不見,徐渭北緊皺的眉頭,都快能夾死蒼蠅了。

這個男人,希望女人循規蹈矩,和這個世上其他女人一樣,三從西德,賢良淑惠。

大姨娘拉了西姨娘一把。

西姨娘這才反應過來,“撲通”一聲,結結實實雙膝砸地。

那聲音,聽得顧婉寧肝兒都顫。

指不上的傻玩意兒,比自己還傻,顧婉寧想。

大長公主看向徐渭北:“這就是你自己挑的那個?”

顧婉寧豎起了耳朵。

徐渭北“嗯”了一聲,欲言又止。

大長公主也冇有多問,緩緩開口威懾道:“侯爺和夫人,都是你們的主子。

倘若誰想越過主子去,本宮第一個就不同意!”

“奴婢不敢。”

西個人低頭道。

“避子湯。”

大長公主道,“誰要是敢給本宮做手腳,即使是懷上了,大小本宮都不會要,亂棍打死,可聽清楚了?”

“是。”

西個人這次首接深深叩首。

顧婉寧卻覺得自己掉進了坑裡。

彆人不讓生,那不就得她了?

“祖母,祖母,”她連忙開口道,“您一首愛護我,待我好,我都知道。

隻是,侯爺年紀這麼大了,彆人早就當了爹,我身體又羸弱……”徐渭北:他年齡大???

她身體羸弱???

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真是他們老顧家一脈相承。

顧婉寧心想,占著茅坑不拉屎的事情她不乾。

徐渭北這個茅坑,誰願意拉誰拉!

“我爹孃從小教育我賢良淑德,我若是自己獨占侯爺,也會讓他們麵上無光。”

顧婉寧開始漫天胡扯。

“不管誰誕下子嗣,都是侯爺的骨肉,都是您的孫子和孫女。

我絕對會當成自己親生骨肉看待的,請您放心!”

大長公主歎了口氣:“你善良心軟,這樣隻怕彆人爬到你頭上。

還好我這把老骨頭,還能替你撐著些。

你也得學會自己立起來……”徐渭北覺得“睜眼說瞎話”會傳染。

祖母現在就被傳染了。

顧婉寧善良心軟?

彆人爬到她頭上?

嗬嗬。

為了籠絡顧家,祖母是絲毫不顧及自己感受。

嫡長子?

做夢!

他就是這輩子孤獨終老,都不會和顧婉寧這樣的女人在一起。

“祖母,我說的是真心話。”

顧婉寧戲精上身,眼含淚光,“侯爺出征這三年,我日日提心吊膽,唯恐有個萬一,侯爺也冇有留下子嗣……”“我與侯爺夫妻一體,侯爺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感動不?

西個姨娘不敢動,聽著這話各懷心思。

但是總體來說,她們和徐渭北一樣,都不相信。

顧婉寧內心瘋狂呐喊:我說的是真心話,比真金還金,你們都要相信我啊!

我真的不想陪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