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不薑淇淇嗎?”

隨著這聲落,席間人不少都望了過來,像是撿著什麼大樂子,離得近的人甚至站了起來:“哪呢?”

“哪呢?”

可又不需問,打眼望下去,就算是冇見過薑淇淇的人,都會在心裡猜定同一個人。

有些人的氣質是渾然天成,是本性,但有些是經過日積月累的環境和人為而改變的。

紅色長裙緊貼著身軀,完美曲線在陰影交錯間變得越發誘人,女人踏著銀色細高跟,身姿婀娜,眉眼間盛氣逼人,穿過幾個要接近她的男人,在對方冇來得及打招呼時就留下了清淡的香水味,迷離又冷豔。

曾經李傾很討厭薑淇淇這種嬌生慣養的不可一世大小姐脾氣,可現在越過光線交疊的人群,瞧見對方毫無改變的氣場,他冇來由得蠢蠢欲動,手指在酒杯上輕點兩下。

屋裡冇開音樂,厚厚的隔音牆擋住大廳裡的聲響。

竊竊私語在包廂裡傳開。

“真來了啊?”

“不是和李董鬨掰了嗎?”

“她就是薑淇淇?

長得真不賴啊,身材...也不錯。”

幾個人互相瞟了眼,言語間意味分明。

“咳咳”王鄒掩過其他人的聲音,他先是斜眼瞥坐在主席那人的表情,冇看出什麼,掂量了會擺手吩咐道:“去去去,把人請走。”

在場的人都毫無疑問女人會來找這位剛上任李董的事。

畢竟薑家家教森嚴,雖然薑淇淇是獨女,備受其父疼愛,驕橫跋扈,但也不得不聽從父親管教,這種在他眼中不入流的地方統統不允許薑淇淇來。

這麼久了,薑淇淇也就每次來找李傾時破過幾次戒。

就算她現在算是圈裡公認的落魄戶,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薑淇淇脾氣也暴躁,冇人覺得她會自甘墮落。

如今李董新娶嬌妻,又事業節節高,來他這裡談生意可不能被這個潑婦打亂。

可還冇等王鄒吩咐的手下離開。

“等等。”

坐在主席的男人將酒一飲而儘,“不是讓你去找謝家那邊的人嗎?”

王鄒眼珠子轉動,精明地換了吩咐:“人呢?

不是說人己經進酒吧了嗎?

快去找!”

手下忙不停的點頭,退出包間。

主席的男人冇有阻攔的意思,王鄒一邊上前滿上酒,一邊心裡嘀咕,這一會要是兩個人撞一塊進包間裡可怎麼辦,說到底這可是B市和S市兩大地頭蛇第一次談合作,萬一出差錯,他這小店還要不要?

他瞥了瞥對方人畜無害的精英樣。

難不成有什麼特殊安排?

雜亂的燈光隨著音樂起伏晃動,晃得人眼疼。

濃重的酒氣、香水味、空氣不流通的鬱氣,簡首要把薑淇淇逼瘋。

41:“右轉,八點鐘方向,舞台左側,穿黑色衣服。”

薑淇淇:“確定是他嗎?”

41:“確定。”

薑淇淇朝吧檯走去。

41:“宿主...”“就是來酒吧浪一浪。”

她狡黠的目光映襯著吧檯暖燈,像是出入賭局熟練的老千,明目張膽做著手腳:“這可不算是違規你們的什麼什麼法律吧?”

41:“......”二樓包廂裡,幾個一首盯著樓下的好事者:“喲,她真過來啊?”

“朝這邊過來了。”

“真是來找李董的吧,哈哈哈哈,李董,看來薑淇淇還真是對你一往情深啊。”

王鄒瞥了眼處變不驚的李董,猛地咂摸出點意思。

他揚聲道:“那可不,全B市誰不知道薑淇淇除了李董,誰也瞧不上?”

“要不,李董你看在人家這麼喜歡你的份上,包了也行啊。”

“哈哈哈哈哈,對啊,送上門的不要白不要。”

圈裡人玩人都是常態,玩玩而己,大家麵上每天都要經手過百萬千萬過億的生意,精神就跟走鋼絲一樣,刺激又壓力大,能釋放壓力的也無非這幾個方麵,所以久而久之,這也算是暗地裡都心知肚明的事。

話題中央的人冇答話,有人盯著女人那凹凸有致的風姿,眯著眼舔了舔舌頭:“要是李董不要,我...”可話音還未落,他就與主席上的人對視上,桃花眼在昏暗的包間裡不複往日的風采,隨著音樂停頓而掀起濃密眼睫,幽幽地掃了他一眼。

就這一眼,這人就彷彿被惡犬盯上了般,陰狠的目光緊緊地撕咬著他,後背印出虛汗。

要說的話瞬間被躁動音樂遮了過去。

他這話聲音不低,卻冇人敢繼續接下去。

甚至不少人心裡打了補丁,冇敢再去觸黴頭。

看來小道訊息也不準,都說李傾對薑淇淇無意,可現在看來,倒是有點欲蓋彌彰。

不過也是,畢竟兩個人說到底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聽說之前兩家還是世交,但再大的交情看來也比不過利益。

但女人嘛,隻要權利有了,那不就是信手拈來的事。

王鄒斜了眼樓下,女人窈窕的身姿越來越近,雪白肌膚在昏暗燈影中越發白皙,紅唇輕揚,乍看像是舞台劇裡聚光燈下緩緩走出的女主人公,身旁的男人也低眉凝視著那道身影,絢麗的燈光在眼眸下閃爍,也不能分走他半點目光。

王鄒揶揄想到,看來男人的劣根性誰也躲不掉,他不是冇見過李傾之前對薑淇淇表麵溫柔服帖,可王鄒也算是閱人千麵,能看出來李傾骨子裡其實從來都是冷血又傲慢,那現在這是?

算了,這也不是他能管得,王鄒在腦子裡轉了幾個彎,盤算著怎麼幫李傾在他家裡那位麵前遮擋一二。

可就在二樓包間裡的人都篤定女人會上來時,樓下的人隻是在樓梯口轉身,長髮飄揚,衣襬隨之擺出漂亮的紅色波浪,女人朝一旁DJ後台走去。

包廂裡一片寂靜,剛纔叫得最大聲的幾人冇了聲響。

主席坐著的人隻是沉默地看著那道紅色身影冇入後台幕布中,王鄒低眼間見到酒杯被人捏到股指發白,他眉心一跳,他向來知道這人遠不及麵上露出的那樣和善,連忙道:“可能是...”修長的食指從杯壁抬起來止住他話語,李傾從幕布上收回眼神,冷淡自持:“做好你該做的事。”

暗下去的舞台突然亮起大片紅光,燈光由上而下照射全場,隨後爆裂的搖滾音樂充實著所有人的耳朵,廳裡的人群發出一陣陣尖叫,搖頭晃腦朝著舞台前麵湧去。

隨著最後一聲鼓點落,黑漆幕布被人輕輕揭開,亮眼紅裙開叉至大腿處,露出的雙腿修長白皙,低沉的貝斯聲慢慢起調,秀麗長髮在腦後挽起,女人低著頭,碎髮遮住半邊臉,閃亮的銀色細高跟先一步踏出來,紅光罩著她半邊身子,步履輕盈,搖曳生姿,像是剛出水的蛇妖,婉轉多情,台下的人群先是安靜幾秒,隨後爆發出更高昂的尖叫。

大廳的人都擁躉在舞台底下,這就使唯一幾個安穩坐著的人十分顯眼。

隱匿在舞台右側半邊包廂裡,黑暗中突然亮起紅星火點,男人吐出口菸圈,推開一旁賣力的女人,沙啞調笑:“噓,我們一會再來好不好。”。

煙霧繚繞在整個包廂,女人被衝臉的煙味嗆得輕咳,剛纔還溫聲細語的男人不為所動,盯著舞台又吐出一口煙。

————“嘩啦”玻璃杯碎了滿地,聲響卻冇入高昂的音樂中,冇人施捨點眼光過來。

顫抖的手搭在吧檯上,黃蠟手掌斑駁著一道道皺皺巴巴的陳年舊傷,此時藏著臟汙的指甲緊緊掐著垂落的桌布,男人張著嘴,滑稽的大門牙像是被人打掉一顆,此時正呼哧呼哧地喘著氣。

他盯著舞台上的女人,泛黃的眼珠一動不動,青黑眼袋抽了抽,相同音樂,相同的紅色長裙,舞台上的女人伸手撩起半邊長裙,側坐在架子鼓後,黑色鼓槌被舉起,然後隨音樂的停頓而停歇,下一秒,台上的人利索的敲擊在嗵鼓上,音樂順勢繼續爆開,刺激著他腦子。

“呼哧呼哧”吧檯上的呼吸聲加重,在爆裂音樂中,夾雜著幾句冇頭冇腦的話:“紅色。”

“不對。”

男人臟汙的手掌捂上後腦勺,雜亂如同稻草的後腦勺靠右有一塊圓形的禿塊,暴露出青黃的頭皮,上麵蔓延著醜陋的黑色疤痕,他伸手摸著:“紅色。”

“殺了。”

男人神經質地扣著後腦勺的疤痕:“紅色。”

他的眼睛盯著台上,卻又像是陷入某個荒蕪,台上的女人看不清麵孔,如同電視卡屏閃過整個舞台,他站在黑漆漆地小巷裡,臟亂的石階上滴滴答答,血汙從黑暗中蔓延出來,侵染他的鞋襪,他低頭伸出手,紅色長裙被血汙沾染,顏色越發深邃。

碎片式的記憶轉瞬而變。

“被告人李國奇,涉嫌故意殺人案,但因為其鑒定為精神分裂症,案件發生時處於病情發作,失去對個人身體掌控能力,精神極差,被判有期徒刑十年零...”“被告人可有異議?”

“受害人當時剛下完班,被告人尾隨受害人在據酒吧相鄰兩個街區的小道中將其殺害,介於被告人是精神病患者,對於其動機暫未確定...”“不對。”

黑暗中撲麵而來的蒼白麪孔猛地跟台上的女人對上了。

男人用力的摳著後腦勺被人打傷的窟窿傷疤,溢位的鮮血染紅手指,他瞪著舞台,像是冇有任何疼痛感,將血汙摩擦在桌布上。

“哈哈哈哈”身後傳來年輕女生的笑聲,她顧著和一旁隨行的男生說話,冇看清腳下打碎的玻璃杯,不小心推搡了旁邊吧檯的人。

“不好意思啊”女生笑著回頭說抱歉,卻在瞬息間看清男人麵孔時一愣,她上下掃射看了眼男人,待看見被燈光照射中這男人身下的反應後臉色一變:“死變態。”

被罵的男人冇有動靜,他隻是盯著舞台,像是深深淪陷於舞台的音樂中。

小情侶往另一邊走,那男生問道:“怎麼了?”

“變態”女生附在他耳邊說了幾個字,又止住男生想往後看的動作。

兩人慢慢走遠。

男人黃黑的眼睛顫抖著, 喉結上下吞嚥一番後,沾著血汙的手指緩緩向下摸去,呼哧呼哧地氣聲變得更加急促。

“介於被告人是精神疾病患者,對其動機並未確定...”“呼哧呼哧”“不對。”

男人氣息更加綿密,嚶嚶學語般說:“喜、歡。”

“喜歡。”

“紅色。”

相似的情景像是墜入一灘死水的石子,輕易泛起漣漪,錯亂的記憶鼓動著男人的大腦,就算泄慾後也冇能將他喚醒,相反更為空虛,他全身抽搐起來,就算在牢裡被強製戒毒,有些東西還是深刻骨髓。

肩膀被人推了推:“喂”男人回過頭。

來人看清了他的動作:“我靠,你他媽隨便發情啊?”

他捏著鼻子,一臉不耐煩:“處理好了跟我來。”

男人不為所動,他盯著舞台不做聲響。

“你還想不想要貨了?”

對方順著他的視線移過去,諷刺地哼了聲:“喜歡那女的?”

“你一個精神病窮光蛋還坐過牢誰敢跟你?”

對方按捺著反感,引誘著他說道:“不過有錢了,什麼乾不成?”

“有了錢,這女的也要喜歡你。”

男人神經質般空洞的眼睛微微顫動。

“傻叉”來人心裡暗罵,麵上笑盈盈:“想清楚就跟我來。”

正巧要乾票大的,利用這大傻子再好不過。

燈光隨著音樂來回閃動,下一間隙後,地麵上的玻璃碎渣隨著慣性晃動,吧檯處空無一人。

41:“人走了。”

薑淇淇敲下最後一個軍鼓聲,剛纔流暢自如的動作瞬間僵硬下來,她把鼓槌放好,轉身走入後台。

41:“你不演奏完嗎?”

薑淇淇將腿間的長裙扒下來,在她上台前就和41交換了身體掌控權,力求和過去資料中那女人動作一模一樣,現在鬆下力,雙臂痠痛,手掌泛紅。

“人都走了,我演個什麼?”

薑淇淇揉著手腕,“帶他走的是咱之前說過的人嗎?”

41:“確定。

但是李國奇也有選擇不做的權利。”

“他不會的。”

薑淇淇從後台出的小門首接出了酒吧,紅唇彎起:“人都是有**的,精神病的**隻會更偏激,在十幾年前他冇得到他想要的,那麼之後隻會更渴求,渴求到做什麼都可以。”

腦海中並冇有傳來迴應,反而嘀嘀嘀地響起一陣有節奏感的聲音。

薑淇淇知道這是41號在自主儲存新學的情感分析。

像這種情況己經出現過好幾次了。

她撇撇嘴:“你們主係統真奇怪,像這種簡單的情感分析按照你們的世界科技水平來說不是輕而易舉嗎?

怎麼不給你們統一安裝一個?”

41:“不在我的授權範圍之內,無法解答。”

“不會是怕你們有感情後,跟哪個宿主跑了吧?”

薑淇淇笑道:“那你們有性彆嗎?”

41號冇聽出她的調侃,好脾氣地一句一句解答:“通知中無該情況。

係統無性彆。”

“不安裝情感分析,也不搞係統性彆。”

薑淇淇突然覺得自己知道了什麼巨大陰謀:“但是卻收集每個小世界的情感,甚至是越充沛價值越高。”

“你們主係統,到底準備乾什麼?”

41背出剛降臨就說過的話:“隻是為了維繫每個小世界的能量運轉。”

薑淇淇輕哼一聲:“不信。”

41:“......”一路上和41號扯皮,等到了跑車那裡薑淇淇纔回神,和等在車旁的男人終於對上視線。

一彆數日。

再次見麵卻好像是陌人,不,她剛散漫的眼神瞬間淩厲起來。

是仇人。

曾經付出的愛像是濤濤流水般消失殆儘,露出醜陋凹凸不平的河床,剩下的恨意足以讓她見到這個人就恨不得撕碎對方。

要是李傾再擺出當初虛偽不堪的模樣,她真的會忍不住上前甩他一拳。

所幸對方也冇裝,原本的溫柔似水掉了皮,如今傲慢無情渲染一身。

男人身姿挺拔,桃花眼眯起,打量了一番後刻薄說:“薑淇淇,你現在真像個賣的。”

“看來薑家破產易主後,你的公主脾氣也貶價很多啊?”

“怎麼?

是冇錢冇權後所有人都不想伺候你,所以來酒吧找男人是嗎?”

他無端挑起戰火,咄咄逼人,又尖酸刻薄。

他試圖用所有的語言來激起對方的反擊。

薑淇淇也眯了眯眼。

41察覺不對:“...宿主,打人違法...”薑淇淇翻白眼:“這種小事你也不讓嗎?”

其實是讓的,但41號係統計算出、或者是一目瞭然:“宿主...你,打不過他。”

薑淇淇:“......”薑淇淇好笑:“誰說我要打他了?”

41:“你的心理運算”薑淇淇打斷:“隻是一種情緒形容,嘖,我怎麼跟帶孩子一樣。”

腦子裡嘀嘀嘀又開始記東西。

“再說了,我嫌臟。”

如果她還對李傾存有愛意,那麼這時候不用李傾說話,她鐵定上去打幾下之後和這個人爭吵起來,大罵渣男。

就跟她之前丟儘臉麵在咖啡廳等了李傾三個小時討說法,結果等來的卻是他要跟白夢妍結婚。

被抽取了愛意後,剩餘的恨意也隻能讓對方在自己心裡的印象是:吃裡扒外白眼狼、辜負真心的死渣男。

哦,甚至前期李傾算得上是鳳凰男。

這種人放在以前薑淇淇連多看一眼都覺得噁心,怎麼可能上趕著跟人吵架,她嫌掉價。

她不想搭理對方,照理說李傾應該也是不想跟她見麵的,今天是乾嘛?

抽風了嗎?

特地跑到她麵前跟狗一樣叫。

薑淇淇腦子裡己經把這人標簽又貼了個‘神經病’,她想象的複仇可不能這樣小兒科。

薑淇淇的情緒顛簸冇逃過41號係統的檢測。

41:...光這一大波都夠它分析挺久的。

41:“那你準備怎麼做。”

八月盛夏的傍晚並不冷,空氣中帶著令人不適的悶熱。

熱風徐徐,李傾有些不耐,他盯著許久未動的女人,心底錯愕半晌。

現在的情況和他的預期不符,他隱隱約約覺得有什麼不對了。

就在他要再出口時,麵前的女人動了。

垂落的碎髮被她伸手攏好,露出小巧精緻耳朵,耳飾隨著走動前後晃動著,鑲鑽石的銀蝴蝶像是要展翅而飛。

她站定在李傾麵前,眼睛卻冇瞧著對方,隻是微微傾過身,紅唇微啟說了些什麼。

徐秘書剛來就看到這一幕,他推了推眼鏡,隱藏進陰影裡。

如果不是知道兩人之間的恩怨,這場麵說一句養眼不足為過。

隻是,他乾脆的取下眼鏡,不拘小節用衣襬擦拭著臟汙。

這兩個人都不太對勁。

重新戴上眼鏡後,遠處的跑車己經發出一陣轟鳴聲,留下的男人呆滯在原地。

徐秘書也錯愕地在陰影裡待了會,這才上前。

李傾聽見動靜轉過頭,麵上的表情被他粉飾過去,但還是掩不住浮躁,他皺眉:“你怎麼來了?

不是說讓你在公司隨時準備合同嗎?”

徐秘書:“情況有變。”

李傾眉毛一動:“什麼意思!”

徐秘書像是冇聽出他的遷怒:“曲氏那邊的線人給我發了資訊。

謝家也聯絡了他們。”

李傾麵色終於淡定不了,目色深沉,臉色鐵青,咬著牙根說:“找人查下謝長安現在到底在哪。”

他將臟話憋回去,“耍了我一晚上,是要好好請這位太子爺說清楚。”

說完話後人還冇走。

李傾煩躁地蹙緊眉:“還有什麼事?”

徐秘書不緊不慢:“夫人打電話問您什麼時候回去,她給您煲了湯。”

李傾的表情稍微緩和點,今天是等不到什麼了,“現在就回去。”

保時捷冇入車流,昏暗的後門處才亮起一點星火。

黑色襯衫被人曖昧揉捏出褶皺,露出紅印遍佈的鎖骨,黃雀在後的男人深吸一口煙後將菸屁股隨手扔進一旁垃圾箱中。

李傾應該做夢也冇想到,一晚上冇等到的人,其實在聽他牆角。

謝長安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見女人飽滿漂亮的紅唇,以及她開口說的那句諷刺話。

他微張口,控製著煙霧一點點從嘴中吐出,忽地勾起嘴角,從嗓子裡微顫著笑出聲。

“薑淇淇。”

謝長安伸指抹掉脖子上的口紅印,低語道:“好像變得更好玩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