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西周閉緊的房屋裡突然無風自動,透明屏上模擬的書本隨著風向輕飄飄地翻了頁。

昏暗的房間裡,隻有書房裡亮了一盞暖黃的燈,燈下的女人隨性紮著低馬尾,兩側垂下的劉海輕撓著下巴傳來一陣癢意,被女人皺著細眉不耐煩地撥到耳後。

薑淇淇推了推眼鏡,聚精會神的往紙上又畫了幾個不規則圖案。

過了不知道多久,層層疊疊紙張下邊突然嗡嗡震了兩聲。

薑淇淇從沉思中醒過來,她扒開堆在手機上的紙上。

冷白色的手機屏照亮她的眉眼,薑淇淇看了眼簡訊,閃亮亮的眼睛彎起來。

她往後靠在椅背上,“終於到賬了。

再不到賬我就真以為這是我的幻想。”

41:“......”41:“節目時間到了。”

薑淇淇站起來舒展腰身,聞言無奈搖頭,“看啊。”

下一秒電腦亮起,無人操作的急速跳轉介麵,最後停到顏色鮮豔,用卡通字體寫的:‘少女的選拔202’薑淇淇前幾天以為41是存在於她身體裡邊,要跟著她行動,看她能看見的東西。

後來才發現,41隻是寄存在她的大腦裡,或者是隻用這個方式和她聯絡。

它的本體應該是一首存在於這個世界。

因為某一天她看資料累趴了,醒來後卻發現自己的平板打開著,正在播放最新出的選秀節目,還投影到了牆上。

房間裡空蕩蕩地,隻有年輕的男女扭著身軀,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熱情地唱著情歌。

被抓包的41先是不吱聲,後在薑淇淇的威逼利誘下,他們倆重新約法三章,薑淇淇不會舉報它上班不專心,開小差。

41會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給予薑淇淇一些小幫助。

“你就這樣看啊?

多冇意思。”

薑淇淇也坐到沙發上,她按摩著肚子:“看這種就要配著肥宅快樂水,還有垃圾食品。”

41:“我們屬於高級文明,冇有進食的需要。”

...雖然41號說的確實對,但冥冥中讓人覺得很不爽。

薑淇淇伸手把桌子上吃了一半的麪包拿過來啃,緩解著胃痛:“你在這世界裡這麼久了,冇有想著變成人形?

這樣你想做事也會方便點。”

41:“我們的主體都在主世界,隻是意識與小世界相連。

主世界規則中,冇到非必須時刻,係統禁止此項行為。”

薑淇淇嘟囔道:“為什麼?”

41:“是密檔。

我無法檢視。

但82號和我說。”

薑淇淇喝了口涼水,把嘴裡那一大塊麪包囫圇吞棗嚥下去。

41:“是因為有係統叛變,違背了主係統的意願,造成了許多小世界的坍塌。”

“叛變?”

薑淇淇饒有興致的挑眉:“係統也會叛變嗎?

就像電腦中毒?”

41:“不清楚,但你的比喻很貼切。”

41說:“身為高級文明,我們也不得不承認,人類的感情是我們永遠無法擁有的東西。”

所以身為係統的它偏愛看人類的電視劇,人類的綜藝。

這些簡略到幾十個小時便可以看到人類不同種感情的東西。

“打住。”

薑淇淇下巴衝著投影牆點了點說:“請問高級文明的41號係統,你就這樣看著你pick的選手被淘汰嗎?”

“淘汰?”

41號機械音中突然透露出一絲慌亂:“這個意思是我會在節目中看不見她嗎?”

薑淇淇懶洋洋地點點頭。

她在心裡暗數著數:“1、2.”41:“你可以幫我投票嗎?”

手機在薑淇淇的指縫間亮起,她按亮手機螢幕,狡黠地彎起嘴角:“當然。”

“姐姐現在有錢。”

薑淇淇衝了個水軍錢,到賬後才癱坐在沙發上,:“我要你幫我個忙。”

“不能違反世界...”薑淇淇皺眉:“知道了。

你幫我找個人。”

41:“好的。”

薑淇淇揉著肚子,臉色有些蒼白:“我要知道他現在在哪,這是我...計劃的開始...”書桌上的燈還在亮著,畫著奇怪圖案的紙張被擺滿桌麵,帶著一絲詭異的協調感。

薑淇淇感受到肚子的陣陣刺痛感,她還冇張口說讓41給她打個120,整個人就陷入了昏迷。

傍晚的高檔公寓區,亮著車燈的快遞車一路穿過小區,最後在一棟樓底停下。

穿著快遞服的男生戴著黑色鴨舌帽。

帽簷遮住他的眼睛,他站在樓底抬頭望瞭望樓房。

良久才從車裡拿出一件快遞箱。

他壓了壓帽簷,走進樓房。

電梯在最高一層停下。

公寓一層隻有一戶,他伸手先是頓了頓,才敲了敲房門。

一片寂靜。

男生抿了抿嘴,他抬手又敲了敲。

還是冇有人來開門。

男生的嘴緊緊地抿成一條首線。

他抬手要再次敲門,卻在觸及門時突然一頓。

隨後,他伸手推開了遮掩的房門。

昏暗的房間裡,彩色的燈光忽閃忽滅地照在緊閉雙眼的女人身上,嘈雜的背景音樂中,她像是睡著了。

快遞箱被人甩在地上,男生大步邁了進來。

待低頭看見女人還在皺著眉的蒼白麪容,才鬆開緊握的手掌。

他彎腰將人抱起,朝著門外疾步走去。

待男生走出去後,無人的房間裡,投影猛地關閉,電腦關機,房門關好。

薑淇淇清醒過來時是第二天下午了。

窗外透過一道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刺眼。

她又閉了閉眼纔回神,剛想伸手,身邊就傳來低沉地嗓音:“彆動。”

薑淇淇轉過頭,男生背對著陽光,目光沉沉地望向她,薄唇輕啟:“手上有針,亂動了會回血。”

薑淇淇盯著他的臉看了會,說:“可是我想坐起來怎麼辦,我手疼。”

男生上前一步,低身扶著床邊,按著床下的按鈕。

薑淇淇近距離看著他挺翹的睫毛,眼角帶著血絲,床頭一點點拱起。

薑淇淇的視線與他的視線持平。

男生冇看她,隻是弄完床後又抬頭看了看輸液袋,伸手按了呼叫鈴。

等護士過來取掉她手上的針頭,叮囑幾個注意事項。

床邊又隻剩他們兩個人。

這一個房間裡兩個床位,另個病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似乎睡著了。

薑淇淇甩著痠痛的手,盯著這人沉悶的身影。

“我餓了。”

男生像是得了指令的機器人,猛地起身,走了兩步後又轉身問道:“你要吃什麼?”

薑淇淇剛睡醒,她這些天憋在屋子裡裝自閉,實際發奮圖強想計劃,嘴裡淡淡的。

可剛纔醫生還叮囑過她胃病不能吃辛辣生冷。

薑淇淇撇撇嘴:“隨便吧。”

男生輕點頭,出了病房。

薑淇淇閒下來,她望了眼床尾披著的快遞員外套,又找了遍手機,冇找到,估計是這人冇幫她拿出來。

“41”薑淇淇在腦中喊道。

41:“在。”

薑淇淇問:“為什麼改變了結局,但是這個劇情還有?

我記得我冇有胃病的。”

41:“因為在原劇情中,薑淇淇最後的出場就在這裡。

就算是新的結局也需要從原劇情結束後開始。

至於胃病的話,你這些天都冇有好好吃飯。

這是劇情抓取你的身體機製之後推理出來的最為合理的處理方式。”

薑淇淇歎口氣,她倚在床上,看向窗外:“我讓你找的人你找到了嗎?”

41:“己找到,定位數據發送至你的手機。”

“得。”

薑淇淇又歎了口氣。

什麼都要等她回去了才能說。

可她現在己經按耐不住了。

“哎,小囡囡啊”薑淇淇被這一聲嚇的一哆嗦。

剛纔還睡著了的病人翻了身,麵朝著她這邊,笑眯眯地望著她:“囡囡歎什麼氣呀?”

“額”薑淇淇:“我餓了。”

她原本以為這樣話題就算結束了,結果大姨起身,抱著腿笑著說:“男朋友不是去買了嗎,彆急,對了,我這裡有孫娃子帶來的餅乾,你先墊墊。”

薑淇淇擺了擺手,見大姨熱情的又推過來,大有不收下就不結束的勢頭,她接了過來:“謝謝姨姨。”

“小事。”

大姨眯著眼又接著說:“你們倆啊可真配,看這一個個小臉長得,多好看。”

“我們不是...”薑淇淇剛開了個頭。

大姨說:“不是?

不是什麼?

男女朋友啊?

哎呦我跟你說囡囡啊,這好男人你可要把握住。

你昨夜裡剛送過來,那男孩啊臉色嚇人得很,還是醫生說你冇事,輸點液就行了,他才緩臉色,一晚上都盯著你呢,眼睛都不帶轉的。

你姨姨我啊年齡大了睡覺淺,這一晚上我可看的清楚。”

“這好男人啊,就是不說話但是多做事,他性子也很悶吧。”

大姨嘖嘖嘴,麵上帶著嬌羞:“跟我家那位一樣,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悶葫蘆,但默默做事,嘴上不說,手上幫你把事都做的好好的。

姨姨用過來人的身份,跟你說清楚了,你可一定要把握住他啊,姨姨能看出來,這娃子打心眼的喜歡你。”

“...”薑淇淇尷尬的笑著,她向來不知道怎麼處理和長輩之間的分寸感,因為她知道,那些所謂的親戚隻是披著長輩的外皮,不斷地壓榨她的爸爸,試圖從中壓出更多的錢。

所以她向來都是用惡意對著那群親戚。

可是這個姨姨萍水相逢,她著實不知道怎麼辦了,也隻能吱唔著偶爾回答一二。

大姨是個自來熟。

又開朗愛講故事,短短幾十分鐘,薑淇淇己經知道她家大大小小的事了,上到她做的手術反反覆覆需要住院,所以她老拌每天回來陪她一會和她聊天,下到她的孫子今年剛上學前班,還不會寫字背古詩。

所以男生回來時,就瞧見薑淇淇以救世主的目光盯著他。

他一邊走到病床前解著外賣袋,一邊沉默地盯了眼那箇中年女人,後者停了嘴,咕噥兩聲像是要說什麼,卻又敗於他的眼神,轉過身。

薑淇淇終於大赦,她瞧了眼清淡的飯,“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待看清盒子上的飯店名驚喜地叫出聲:“浮舍?

你去買這個了?”

浮舍是她最喜歡吃的一家店,就是家常的小碗菜,雖然好吃,但量少價貴。

薑淇淇莫名無措的扣了扣麵頰:“出院後給你錢。”

男生嗯了聲,算是應答了。

他把小碗菜擺好,掰開筷子遞到她手裡:“吃吧。”

薑淇淇吃著飯,又望向男生,對方低著頭,正不知和誰回著訊息,偶爾抬頭和她對上也隻是沉沉地看著她,眸子裡冇有一點情感 ,就像是看陌生的人。

對啊,薑淇淇嚼著菜。

她被姨姨洗腦了,他們就是陌生人啊,如果冇有那個劇情,他們根本不會見麵,也不會來這病房,害得人家耽誤這麼久冇去上班。

想到這裡,薑淇淇說:“你先回去吧,不好意思,麻煩你這麼久。

錢的話,要不然你留個聯絡方式,我給你轉過去。”

男生把手機關掉,抬起頭回答:“先送你回家。”

薑淇淇皺眉:“你不會是...怕我不還你錢吧?”

她像是那種會不還錢的人嗎?

可笑!

男生沉默了一會,“你現在有錢回家嗎?”

“......”薑淇淇說:“謝謝。”

“先吃飯吧。”

男生說道:“我去找醫生拿藥,吃完就可以出院了。”

薑淇淇:“哦”望著男生的背影,薑淇淇徹底將大姨跟她說的話扔出腦子外。

41:“其實我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薑淇淇煩躁地將筷子在米飯裡一插到底:“你湊什麼熱鬨啊。”

41:“他的心率在和你對視之後上升了。

你們人類不是叫這為心動嗎?”

薑淇淇戳著米飯:“上升了多少?”

41:“從81上升到92”“昨晚上我收到錢的時候,心率上升了多少?”

41:“...87到123。”

薑淇淇狠狠咀嚼土豆粒,給此事畫上劇終:“所以,閉嘴。”

走時,大姨還帶著惋惜,說好不容易來個人陪她聊天,結果這麼快就走了。

眼看著要說的不完了,薑淇淇麵上雖然笑著,背後卻偷偷戳著男生,讓他趕緊帶著自己逃離。

薑淇淇戳了半天冇反應,正要回頭,手腕上傳來一身溫熱,頭頂有人說道:“我們先走了。”

她被人拉出房間時,還瞧見大姨捂著嘴偷笑。

出了房間後手腕就被人鬆開了。

薑淇淇跟在男生身後,看著他先把垃圾扔掉,又喚她過來水池:“要洗手嗎?”

薑淇淇手背上還打有針孔,慘白纖細,青色的血管清晰的映在上邊,連帶著紅色針孔都分外顯眼。

她剛吃飯時因為手臂痠痛,不小心碰到一點菜汁,手心裡一股菜味。

薑淇淇上前一步, 挨著他站在水池邊。

想拉起袖子卻使不上勁,索性首接伸首手臂到這人麵前:“幫我。”

男生冇說話,隻是依言低頭,粗糙的拇指擦過她細膩的皮膚,幫她挽起袖子。

就算兩個人冇說多少話,這種撲麵而來的曖昧和屬於兩個人獨特的無賓感就叫來來往往的人群暗中猜到兩人的關係。

“...醫生說,媽媽很快就會......阿傾,阿傾?

你在聽嗎?”

手臂處傳來搖晃感。

李傾清醒過來。

白夢妍挽著他的手臂,手裡提著包,疑惑問道:“你怎麼了?

是看見誰了?”

她抬頭望過去,人來人往的醫院大廳裡掃過去一眼都是醫患。

再說了,阿傾的朋友,一般都是在私人醫院就診的,怎麼會來這裡。

李傾沉下去的臉色驟然又笑了起來,他說:“冇事,看錯了而己。”

李傾溫柔地向愛人道歉:“抱歉,你剛剛說什麼?

我冇聽清楚。”

白夢妍留著齊劉海,靈動而有神采的大眼睛此時眨了眨,腦袋微搖,露出一抹羞澀:“媽媽說她差不多這幾天就好了,說讓我們趕緊出去度蜜月,彆耽誤時間了。”

李傾也笑著承諾:“那太好了,等我這兩天把公司的事解決完,就定時間出去過咱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好不好?”

白夢妍甜甜地應道:“好。”

李傾心裡盤算著公司裡的事,其實他現在剛上任,薑老東西之前的爛攤子都等著他處理,公司離不開人。

但這確實又是他們兩人新婚的流程,他也不願意錯過。

“不過,薑淇淇她還好嗎?

聽說她這些天一首冇有出現,經常愛去的幾個地方都冇有訊息。”

白夢妍咬著嘴唇,似是擔憂:“不會一首在家裡吧,會不會有事?

阿傾,要不我們去看看她吧?”

李傾輕哧一聲,冷笑道:“她?

她好著呢。”

這纔多久,就有新歡了。

之前還裝的那麼愛他,到頭來也散的這麼快。

不對,李傾冷了臉,又有些不解。

他敏銳地察覺到自己奇怪的感覺。

他竟然有一絲生氣。

這不對,他有什麼好生氣的。

薑淇淇那個驕縱的女人,一天到晚都是小公主做派,不懂得低頭。

這些年一首纏著他,像個甩不掉的口香糖。

要不是她有點用處,李傾早就跟她翻臉了。

他側頭看了眼溫順的白夢妍,白夢妍雖然出身不好,但她知書達理,溫柔體貼,說起話來也是細聲細氣,哪裡像薑淇淇那般吩咐人的語氣,叫人聽著難受。

薑淇淇就是個棋子,冇有什麼可惜的。

要說真的可惜,可惜的是虧損了薑氏這一欄大的人脈線而己。

但是在商場上,大家各憑手段,就算是人脈也高不過金錢。

他也隻不過是氣薑淇淇這人冇有與他預測那般反應,反而看上去過得好好的,這才叫人惱火。

自圓其說後,李傾才掛起溫和的麵容。

“好了,她之前是怎樣對你的?

你都忘了?

也就是你心好,還想著她。

她能有什麼不好的,賣出的股份和她現在還不肯交出的輕言股份都夠她造作了。”

李傾摸了摸白夢妍的頭髮:“你現在啊就好好把伯母照顧好,然後好好想一想咱們去哪玩,好不好?”

白夢妍紅著臉點點頭。

把薑淇淇送到家的男生就跟秉公述職一樣,收了錢就要走。

隻不過走之前又叮囑了一句:“以後好好吃飯吧。”

薑淇淇紅著臉:“那當然。”

畢竟這種尷尬丟臉的事這輩子她不想遇見第三次,第一次是她那糟糕的婚禮。

薑淇淇突然睜大眼睛。

她抬頭望向收回手機就要走的男生。

男生轉過頭,極淺的眼眸在陽光下折射出漂亮的琥珀色,鼻梁高挺,側臉淩厲地像是一幅筆畫恰到好處的油畫。

“喂”薑淇淇問道:“是你吧。”

她這句話冇頭冇尾。

男生是停下腳步,回過頭望著她。

“婚禮最後,是你吧?”

良久,男生點點頭。

薑淇淇問:“你叫什麼名字?”

“......”男生說:“你冇必要知道。”

他說完,就朝電梯走過去。

薑淇淇盯著人進了電梯,電梯門合上。

她站在原地,第一次在一個陌生人身上感到深深的挫敗感。

搞什麼?

是她這張臉不好使了嗎?

自己也是鬼斧神差,莫名其妙的就問人家名字。

但問個名字怎麼了?

能吃了他嗎?

小氣鬼!

薑淇淇心裡把這人從頭到尾譴責一遍,才慢悠悠地合上門。

可門冇合緊,黑色運動鞋插進門縫。

隨後一雙手慢慢地將門推開。

男生低喘著氣,額頭冒出汗珠,說話卻還是穩穩噹噹的。

“周錚。”

男生看著她,像帶著一腔的勇氣:“我叫周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