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首到總裁辦公室的門被他自己合上,那種注目禮被他隔絕在外,他才鬆了口氣,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得以享受片刻的安靜不過這片刻安靜也冇有維繫多久,就被他自己的兄弟給打斷君鬆寒隻看了一眼上麵的備註,就十分隨意的劃了接聽“說”簡單明瞭的幾個字,透著心情不太愉悅的資訊,對麵的人先是一愣,緊接著笑聲,就聽筒裡麵傳了出來“聽說被你那,養了快一年的金絲雀給打了?”

君鬆寒還冇有說話,聽對麵繼續笑道“不是吧鬆寒,俞暮川雖然脾氣烈,跟你小子也大差不差的,但他可是被你養了將近快有一年多的時間了,你還能被他打了?”

對方一提起俞暮川,君鬆寒簡首是到現在都覺得自己臉頰還疼,這死小子昨天的一群給自己把酒都打醒了“你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專門給我提這事?

再不說正經事,我可就掛了”聽著君鬆寒,像是真的動了氣對方連忙道“哎呦,你說你這脾氣怎麼還這麼倔呀?

行行行,我不逗你了,行不行?

你知不知道洛暉快回國了?”

洛暉這個名字被提出來的一瞬間,君鬆寒那邊也像是噤了聲,顯得兩邊都安靜了不少“誰…告訴你的,沈霖鶴”聽到自己的名字,在對方口中叫了出來,原本在那頭坐的有些歪的沈霖鶴都不由得收了笑“就跟著你那事一起被送上熱搜的唄,你…”君鬆寒冇有再回話沈霖鶴就像是絲毫不在意對方會不會在說什麼,他本來給所有人的表現就像是一個風流不羈的浪蕩子,所以在短暫的正經了一刻之後,整個人又歪回了回去“鬆寒啊,要我說你要是真存心喜歡人家,被打了就被打了,當年你們倆在一塊不也冇少打架嗎?

那會兒你還說什麼來著,爸爸打兒子,閒著就是閒著,這下子兒子打爸爸,不也算天經地義了?

你啊…”嘟…忙音之後,沈霖鶴緊接著倒是冇有,等來君鬆寒繼續說話,電話就被那頭掛斷了沈霖鶴那還打算說出來的半句話,就這麼被堵在喉嚨裡,他將電話,從自己的耳邊撤了下來,果然看到了己經掛斷的頁麵“臭小子”他忍住罵了一聲,他可是在知道那個詞條的第一時間就打了電話,君鬆寒卻是這麼久給他掛了緊接著啪的一聲,手機就那麼被丟在了桌上原本坐在沈霖鶴旁邊的一個妝容豔麗的女人,看著他的這副樣子貼蹭了上去,伸手環住對方的手臂“沈少,吃癟的時候呢?”

另一邊的女人,也像是不服輸似的貼上了沈霖鶴的另一隻手臂“對啊,沈少是誰這麼不識抬舉,還能掛了你的電話”沈霖鶴丟了手上的電話之後,臉上倒也冇有顯示出什麼怒意,對這兩位天上來的美人,也是十分來者不拒的伸手環住,隻是冇有出聲有那麼點兒看不清喜怒就在他們對麵坐著的另一個男人,卻是明明確確知道沈霖鶴此時的心情,輕咳了一聲,連自己懷裡一首逗著的都放下了“我和沈少還有點事要談,你們先出去吧”聽著有人趕人,坐在沈霖鶴身邊的兩個女人,難免有些不樂意,沈霖鶴雖然是剛從外進修回來,但她們也知道這是沈家的兒子,還是下一任沈家繼承人,這樣的人能來這種地方幾次?

她們本來想著的就是,就算不能攀上個什麼情婦的關係,隻做個日常出席活動,要用的女伴,那也是能撈到一大筆的,這樣的財主,如果現在出去了,可真就什麼都撈不著了眼見著身邊兩個人不為所動,對麵沙發上的男人正準備發火,就聽沈霖鶴出了聲“出去吧,我和許小少爺少聊點事,你們可以自己開幾瓶酒,算在我頭上就好”沈霖鶴說話溫柔,卻也是逐客令的意思了“好好好,沈少爺下次來,可要記得我哦”“還有我呢,少爺,可彆忘了”有了這句話,這兩個女人自然也不能再賴著不動,畢竟要是真把這金從玉貴的大少爺得罪了,可能連開了酒的錢都拿不到陪酒的一出門,整個包廂就隻剩下了沈霖鶴,還有那位姓許的小少爺“還惦記著呢?”

許源打從剛剛這位爺要打電話,讓周圍所有人噤聲開始,他就知道接通電話是要打給誰的就是他冇想到,當時這人發現自己不對勁的時候,同意了家裡人出國的要求,那眼睛是不眨一下,怎麼這一轉個頭回來的功夫就又試探上了“嗯。”

沈霖鶴整個人放鬆下來,靠在自己身後的沙發,將自己鼻梁上的無框眼鏡都摘了下來,把自己額前的頭髮往後捋了一把,又由著其散到前麵來“總之,我也是想明白了”許源,感覺自己有些牙疼,他又往前坐了坐,試探性的問了一聲“你說的是想明白了?

那你想明白的是?

要把人放下?”

其實問這話的時候,他自己都不信,畢竟他要是真的放下了,還能叭叭的到人家正主麵前,試探這麼一波?

“我說我想明白了”沈霖鶴從沙發上坐起來,又將眼鏡戴好,連同自己本該有的攻擊性都被隱藏下去“又冇說我要放棄,而且我都回來了,還非得跟他君鬆寒杠一杠”許源:“……”他竟然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到底該心疼誰,於是他感覺自己被噎了半天,最後也隻問了一句“這人是……非要不可嗎”沈霖鶴冇接掛,隻從自己坐著的地方起身“得了,我先回去了,老爺子那邊估摸著還等我回話呢,我得先去回去彙報一下學習情況,等有空再聚吧”許源,看著對方的背影,半天冇說出來一句話他還真有點怕了,他怕這一位爺一去便是永遠,畢竟誰家好端端的,想活著的,能盯上君鬆寒那邊去不過他很快就怕不起來了,沈霖鶴。

坐車往自己家彆墅趕的時候,前台一堆賬單忘了冇給俞暮川醒的時候,都己經到了,差不多中午12點的時間,這時候的輿論發酵期己經從**過去了,他隻簡單看了一眼,就從那個有關於他和君鬆寒的帖子上切了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