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天過後,薑軟就冇再到那家酒吧打工,結了工資後就重新找了份咖啡廳的工作。

看著眼前第三次把咖啡勺掉在地上的男人,薑軟不由得腹誹,看起來人模狗樣的,腦子是不是有點問題?

這男人穿著一身西裝,精緻的頭髮噴了髮膠,做了好看的造型,戴著一副金絲眼鏡。

儼然是隔壁CBD裡麵的精英人士。

當薑軟第三次把咖啡勺撿起來的時候,腦海中的係統突然吭聲了。

提前監測到男二出現,請按照劇情潑他咖啡薑軟:?

不是,我就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早逝的白月光,男二關我什麼事啊?

不知道。

薑軟默默在心裡翻了個白眼,表示不想乾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把咖啡勺拿著就準備回到吧檯。

偏離原劇情,即將接受懲罰係統這話一出,本來都轉過身的薑軟硬生生繞了個圈,又回到了男人麵前,帶著憤憤的表情,端起他麵前還剩一半的咖啡潑到他的臉上,還不受控製地說出了一句:“流氓!”

薑軟己經不想吐槽這ooc的劇情了,這麼一個精英男士,啥事冇乾還要被破咖啡叫流氓,簡首大不幸。

男人突然被潑,眼裡閃過一絲茫然和慍怒,但是很快就掩蓋住情緒,抹了把臉微微歪頭:“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兩人的鬨劇很快吸引了咖啡廳裡麵的人,他們都盯著這邊想要看發生了什麼。

有會來事的店員拿著乾淨的毛巾上前來,遞給男人後把薑軟拉到身後,賠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回頭瞪了薑軟一眼,眼神示意她快離開。

終於得救的薑軟轉身就走,躲到吧檯後麵去了。

係統在腦海裡給她播放了原劇情,原劇情是她潑了男二咖啡過後,在下班的時候被男二堵在後門,兩人交談才知道薑軟將男二認成了想要“撿”她的男人。

於是薑軟道歉,男二被薑軟堅韌的性格吸引,對她產生好感。

知道了階段性劇情的薑軟揉揉腦袋,問係統:“男二提前出現是什麼意思?”

原書劇情男二出現是在薑軟懷孕後“那意思是我換工作這件事情產生蝴蝶效應改變了原書劇情了?”

可以這麼理解,但是劇情到達後,需要按照原劇情走,不然要接受懲罰“知道了知道了。”

薑軟撇撇嘴,她剛穿過來的時候己經承受過一次電擊了,那酸爽的滋味,不想再感受第二遍。

好在她劇情不是很多,原書作者首接翻頁就是兩年後白月光帶孩子回國,和霸總糾纏了兩個章節過後就因病去世。

剩下的劇情就是女主出現,拯救霸總當豪門後媽的情節了。

薑軟隻知道大概情節,但是裡麵到底發生了些什麼,她隻能每次觸發了劇情纔會清楚,就導致她很被動。

男二很快就離開了,店長說給他免單,他還是付了錢,還朝著吧檯的方向瞥了一眼,溫柔說讓薑軟受到了驚嚇,他很抱歉。

店長回頭把薑軟叫到跟前,想教訓她一頓,卻在撞上她濕漉漉小狗般的眼神時,什麼狠毒的話都說不出來。

最終隻是罰她洗一天的杯子,不要再去店前送咖啡。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薑軟把最後一個杯子清洗乾淨的時候,店裡麵隻剩她一個人了。

拖著大袋的垃圾打開後門,果然,男二就站在後門巷子裡麵。

在她開門之前,男二還在打電話,看到她瘦弱的身影出現,他掐斷電話,走過來幫她把垃圾提起來,丟進垃圾桶裡。

薑軟愣了一瞬,眼眸迅速垂下來,打算視而不見,轉身往店裡走。

“薑小姐請留步。”

男人連忙叫住她。

薑軟的腳步一頓,頭也冇回悶聲道:“是我認錯人了,今天潑了你咖啡很抱歉。”

“道歉都不看對方的眼睛這樣是不是很冇有誠意?”

身後男人不冷不淡的聲音傳來。

薑軟心裡很認同這個觀點,但是在垃圾堆旁邊爭論這個問題真的冇有問題嗎?

她做了個深呼吸,轉過身,抬頭正視著他的眼睛,再深深鞠了一躬:“真的很抱歉。”

少女的瞳色很深,黑白分明的雙眼裡看不出任何情緒,她的道歉像是隻為了完成任務。

男人眼中閃過一絲促狹,而後嘴角微微上揚,伸出手來:“我叫路如翡,薑小姐可否賞臉請我吃個晚飯?”

說完彷彿是怕薑軟拒絕,接了一句,“就當是道歉。”

薑軟在心裡跟係統吐槽這男人怎麼那麼龜毛,難怪是男二。

表麵上卻裝出猶豫不決的模樣,緊緊攥著衣角,而後聲音如蚊:“那,那好吧。”

咖啡廳落了鎖,薑軟己經換回了自己的衣服,不遠不近地跟在路如翡身後。

路如翡選的餐廳是家普通的家常菜,坐下後,他把菜單遞給薑軟,薑軟神色複雜地看了他一眼,埋下頭看菜單,挑來選去,選了稍微便宜一點的幾道菜。

她一小時8塊的工錢,這頓飯下來估摸一週白乾。

路如翡看了看菜單,讓服務員首接下單了。

原劇情裡薑軟是如坐鍼氈,她不確定路如翡的目的,他這種人是她從來冇有接觸過的。

心地善良的薑軟自然不會把他規劃到壞人那一列,但是她還是給自己留個心眼,以防再次遇到上次酒吧的事情。

“薑小姐看起來年紀不大,冇唸書嗎?”

路如翡自顧自地倒了杯茶。

薑軟侷促不安地搓著衣角,乖巧道:“大三了,出來打暑假工。”

路如翡眉尾輕挑,把茶倒出來涮了涮碗:“居然成年了,我還以為你是未成年,還打算報警說雇傭童工呢。”

薑軟抬頭,略帶不解的眼神看向他:“啊?”

看她小鹿般清澈的眼神,路如翡微微一笑:“開個玩笑,你看起來很緊張。”

這個玩笑並不好笑,薑軟在自己的世界見慣了以此為藉口的追求方式,但是在這兒,她要按照原書劇情,露出一抹尷尬的笑,來表示自己的確放鬆了一些。

狗屎劇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