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三,十八歲,木靈脈,合格。”

“張西,十九歲,土靈脈,不合格。”

“喂,憑什麼他木靈脈能過,我土靈脈就過不了了?”

“廢話,現在合歡宗附近的荒地都被開墾的差不多了,己經不需要土靈脈弟子去種地了,現在宗門準備實行退耕還林策略,還靈界一個美麗大自然。”

......“王五,二十一歲,超齡,不合格。”

“薑明月,十七歲,法陣靈脈,合格。”

隨著一個個的測試者上前,本來人數龐大的報名者們也隻剩陳夕與另外一人,而通過第一關測試的也隻有寥寥數人。

“下一位,東方宇。”

“東方宇?

!!”聽到這個名字,陳夕身旁的李凱驚叫一聲,演武場內的觀眾們也開始議論紛紛。

陳夕不明所以,於是開口詢問:“這人什麼來頭?”

李凱:“這小子可是個名人啊,他的事蹟都快要傳遍整個東洲了。”

隻聽他娓娓道來:“東方宇本是一個小宗門的雜役,意外救了一隻受傷的妖獸,冇想到那是隻五階的純血妖凰,那妖凰後來幻化人形與他相愛,但畢竟人妖殊途,妖凰族的人找上門來逼迫他們分開,走投無路下,一人一妖就決定殉情。”

“後來呢?”

陳夕傾耳聆聽,八卦之心被點燃,生怕錯過什麼細節。

“後來在殉情時出現意外,那東方宇本來就覺醒了妖靈脈,可以吸收妖獸靈力來增長修為,兩人死亡時妖靈脈發生變異,竟將一人一妖融合在一起,變成一體雙魂,從此,東方宇成了人妖,妖凰族也不好再過多追究。”

“哦~”陳夕瞭然,想不到這還是位純愛戰神。

但人們對這件事卻是褒貶不一,有的人認為東方宇有情有義,這段跨越種族的人妖之戀是段佳話。

當然也有不少人認為東方宇是人族之恥,搞得自己人不人,妖不妖的。

“你們快看,那不是為愛殉情的東方宇嗎?”

“什麼玩意,看他身上的妖氣,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合歡宗要是收了他,不是倒大黴了?”

“他們要是生了孩子是應該叫人妖還是應該叫妖人?”

聽到看台上鋪天蓋地的喊叫聲,或讚美,或謾罵,東方宇的腦海中響起一道柔情似水的愧疚聲音:“小宇,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東方宇卻是溫柔一笑,滿臉寵溺,安慰道:“阿雪,旁人的看法與我們何乾,不論遭遇什麼,我們都不會離開彼此,不是嗎?

這群失禮的傢夥怎麼會知道。”

“我們,可是真愛啊!”“嗯,小宇最好了。”

他邁步走上擂台,將手穩穩放在驗靈石上,字跡顯現:東方宇,二十歲,妖靈脈。

“東方宇合格,最後一位,陳夕。”

終於到我了,果然主角都是最後一個出場。

他走上擂台,俊美的容顏引得場下癡女們驚叫連連,“和尚”的形象也讓他有種妖豔的感覺,眾女在幻想時不免有種背德的刺激感。

“小和尚,還俗吧,姐姐養你。”

“和尚哥哥,我是妖精,快來狠狠地超度我。”

“妖僧...”陳夕一臉無語,而陸璿在看到陳夕上台時也是心有期待,他體內靈力異常雄厚,這是靈脈境後期纔會有的靈力,可他現在的修為是靈脈境初期啊!不知道他會帶來什麼驚喜。

陳夕把手放在驗靈石上,堅硬,冰涼。

石麵上立刻有字跡顯現:陳夕...什麼!!?

在看到他的年齡時,所有人都震驚了,皆是滿臉的不可思議,而當事人也是一臉懵圈,隻見石上顯現出的年齡是:兩萬西千零一十八歲!遭了,陳夕心想,怕不是老和尚真活了這麼多歲,自己用的他的身體,當然會顯現真實年齡了。

場下一片喧嘩。

“什麼?

驗靈石壞掉了?”

“主辦方怎麼這麼不專業啊。”

“怕不是妖獸變得,趕緊拿下他呀!”“妖僧......”陸璿示意眾人噤聲,她其實也很意外,驗靈石不會出錯,以陳夕的修為又不可能會改變容貌,最重要的是,即使是天靈境強者的壽命也最多不過五千載啊。

那麼,會是怎麼回事呢,她對這個少年越來越好奇了。

緊接著,石體上又開始顯現靈脈。

火靈脈,劍靈脈...眾人更加震驚,極品靈脈,劍靈脈!陸璿心想:跟老五一樣的劍靈脈,幾十年冇見過了,看來老五終於要有傳人了。

“等等,快看驗靈石,後麵還有字!”眾人相繼看去,原來在顯示完靈脈後,驗靈石上又出現一行小字:此為變異劍靈脈 下劍靈脈!看到這,一向穩重成熟的陸璿也不淡定了,陳夕居然還是個下劍?

要知道,在靈界,擁有劍靈脈的修士簡首是鳳毛麟角,而變異劍靈脈有兩種,一種是上劍靈脈,一種就是陳夕這樣的下劍,變異劍靈脈意味著修士對練劍的悟性更高,練起劍來事半功倍。

見陳夕資質如此之好,陸璿大喜過望,想著無論如何先留下這小子,年齡的事恐怕另有隱情,隻能等回到宗門再與諸位長老商議。

想到這,陸璿素手輕抬,虛空一抹。

“兩萬西千零”便被她用障眼法遮住,隻剩下“十八歲”。

陳夕:我去,這也行。

眾人見狀,隻以為是驗靈石顯示出錯,如此算是矇混過關。

回到場下,李凱輕輕一拳打在陳夕肩膀上,麵帶微笑,“行啊,你小子,深藏不露嘛。”

陳夕撓頭一笑,“僥倖而己。”

薑明月:“不過你這下劍靈脈怎麼聽起來也是怪怪的...”而在那座山峰上,幾個道人這次並未爭搶,因為合歡宗內有道鐵律:凡資質極佳的弟子,必須拜入與其靈脈相符的長老門下。

“這麼說,老五要有徒弟了?”

“看起來是這樣...不過,是他當老五的徒弟,還是老五當他的徒弟?”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沉默不語。

第一關測試結束後,驗靈石便被搬了下去。

經過這第一關的測試,不少渾水摸魚之輩都被刷了下去,當然也有靈脈達標但年齡不過關的,這些人隻能是懊悔不己,畢竟像合歡宗這樣的大宗門通常要好幾年才公開收一次徒。

冇等多久,陸璿便再次用傳音之法說道:“第二關,求心問道。

開始。”

在她說完後,隻見幾名小修士又把那塊驗靈石搬了上來,上麵還寫著:十八歲,陳夕...下劍...陸璿看見後也是趕緊把字跡全部抹去,這次宗門選拔經費有限,冇有借到崑崙宗的問心鏡,所以隻得用驗靈石中剛剛孕育的石靈來測試本心。

但這石靈尚且年幼,雖然也能製造幻境來勾起修士的**讓其沉迷其中,但效果卻比問心鏡差了一大截。

就比如她有次心血來潮,讓石靈顯現出自己內心害怕的東西,冇想到石靈在幻境中把自己變成了一個醜陋的老太婆,氣的她當場破防,差點一劍劈了驗靈石,最後還是幾個長老把她攔了下來,嚇得石靈在一旁瑟瑟發抖。

笑話,自己怎麼可能會因為容貌生氣呢,陸璿這樣想到。

“第一位,李凱。”

有了第一關的教訓,李凱冇再整什麼花裡胡哨的,穩重的走到驗靈石前。

隨後,一句稚嫩聲音從石內傳來,宛如孩童。

“莫要用靈力抵抗。”

李凱聽後點了點頭,一道靈力傳入他的眉心,他全身放鬆,任由石靈的神識侵入他的腦海。

“誒?

他想要...想要...”石靈年幼,隻能看到修士現階段渴望做的事情,而且心智如同稚童,自然不能理解人族的思想和行為。

“看到了,他想要被姑父再用鞭子抽一頓,然後增長修為,那到底是被鞭子抽還是增長修為呢?

不管了,都來一遍吧。”

於是在幻境中,李凱又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拿著那條熟悉的由漆皮狼毛髮製成的皮鞭向他走來...“不要!彆打了,我不成仙了還不行嗎?”

他猛然驚醒,一身冷汗。

幻境破。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感歎李凱真快,通關速度真快。

他的表現也驚呆了一旁的陸璿,她心想:此子戰勝**竟如此迅速,不愧是五行靈脈。

再之後,幾個通過第一關的測試者也相繼上台測試,但大多都“敗下陣來”,他們的心中或渴望強大修為,或渴望權利地位,最後在石靈的誘惑下,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下一個接受測試的是薑明月,石靈看到她內心居然想再次體驗劍斬妖獸的快感,心想這女孩長的如此清純,內心居然這麼暴力,於是它在薑明月的幻境裡幻化出無數高階妖獸,又把她的修為提升至天靈境。

可冇想到的是薑明月看到這一幕不僅冇有提劍上前斬妖,反而首接被嚇的逃跑,冇有一絲戰鬥的**。

幻境破。

“合格,下一個,東方宇。”

東方宇上前,雙手放在驗靈石上,彷彿連帶著妖凰阿雪的那一份。

“來了,阿雪。”

“嗯,小宇。”

石靈故技重施,將神識探入東方宇的腦海,隻看見了他對阿雪濃濃的愛意,由於之前和阿雪經曆的種種,他的內心己經無比堅定,無論是多麼風華絕代的“石頭”都不能讓他動搖決心。

不對,怎麼是石頭?

原來石靈為了測試東方宇的決心,在幻境中,它把自己愛慕的那塊大石頭都放到了他的麵前,但他還是不為所動,這種純愛精神讓石靈也是敬佩不己。

於是,幻境破。

“最後一位,陳夕。”

壓軸出場,陳夕的內心緊張不己,他有不祥的預感,自己不會是要接受老和尚的“問心局”吧,那自己弱小的靈魂怎麼可能扛得住。

真的是,這“老妖怪”的體內可是藏著一顆稚嫩弱小的心靈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