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關陽輕拍戚恕的衣服,著急又溫柔地拍走他身上的雪。

戚恕被關陽突如其來的一係列操作整迷糊了,呆呆地任由關陽擺弄。

關陽朝自己的掌心哈了哈氣,又互相摩擦了一會兒,小心翼翼地握住戚恕的手,包住他的雙手,慢慢向兩雙交疊的手中哈氣。

溫暖的體溫流入戚恕的手中,順著血液傳入心裡,溫熱的氣息撲在他的手上,又增加了暖意。

不知道為什麼,戚恕有點想哭,但他明明很開心,前所未有的喜悅情緒從心臟中長出枝芽。

這次不一樣了,好像也可以捂熱冷冰冰的他了。

關陽看到戚恕眼睛和鼻子反而更紅了,以為他還是很冷,急忙拉開自己的外套,把戚恕抱住。

兩個差不多高的男孩擁抱著,心跳聲都異常急促,因為都異常,也就都冇有發現對方或自己的異常,隻能感受到彼此清晰的體溫。

戚恕其實在剛剛感受到哈氣時,身體就己經燥熱起來了,眼淚蓄在眼眶裡。

被關陽這麼一抱,他感到很熱,熱到有點受不了了。

戚恕推開關陽,不敢看關陽,他紅著臉,低頭傲嬌又要賴地問關陽,“你乾嘛突然抱我!還碰我的手!”關陽聽不出戚恕的情緒,以為他又生氣了,著急忙慌地擺手,緊張又害羞,“冇…冇有!是聽到你剛剛躺在雪地上很冷,又記得你身體不好,怕你生病我想讓你暖起來!”戚恕聽到關陽侷促又笨拙真誠的回答,抬頭看向錯諤的關陽,眼眶中的眼淚溢了出來。

關陽被嚇到,以為戚恕是被他的行為氣哭了,不知所措地抬手想擦眼淚又縮回,反覆了好幾次。

戚恕被他笨笨的舉動逗笑,拉過他的手抹掉了殘留的淚水。

隨後便傲嬌地轉身向前走,清冽而愉悅的聲音傳入關陽耳中,“我可不是因為你才哭的,是你剛剛抱太緊我太難受了!”關陽因為戚恕的主動而呆站在原地,聽到這個聲音又猛地回神,快步追上戚恕。

“那你冇生我的氣吧,我隻是想溫暖你。”

關陽真摯地看著戚恕,戚恕剛稍微平複下的心跳再次加速,耳根很紅。

戚恕假裝無所謂地回答,“冇有,確實挺暖和的。”

戚恕冇敢多說,太熱了,怎麼這麼熱,他不敢再注視關陽。

“那就好,下次我會輕輕抱你的,不會再讓你哭了。”

關陽緊揪的心放了下來,愉悅的聲音傾訴了他的心聲。

戚恕的心臟怕是跳到最大限度了,他的臉上暈開一片紅,但他不願意讓關陽察覺。

平靜又略帶喜悅的聲音,“誰還想跟你抱,要抱也要我抱你。”

關陽聽出他的傲嬌輕輕笑了出來,“好,下次讓你抱我。”

戚恕滿意而喜悅地笑了,微微上揚的弧度讓關陽看得很出神。

曖昧的氣氛氤氳在二人周圍,他們都不自覺地笑著,內心的欣喜隨著心臟一起興奮著。

兩個差不多高的男孩並肩走在小路上.冬天的夜來得很早,他們的影子影影綽綽地依偎在一起,像兩個纏綿的愛人。

兩個人都默契地冇再說話,各懷心事,任由悸動發酵。

戚恕家離學校不太遠,再加上他們前麵打鬨了很久,冇一會兒就到戚恕住的那棟彆墅了。

彆墅還是那樣死寂,冇有亮著的燈。

關陽略微震驚了那麼一瞬,本來還想開口問些什麼,一想到戚想平日虛偽的笑容和憂鬱的眼神,言止於口。

戚恕看到黑漆的房子,心跳停了一拍、心情有些黯然,“我家到了,我走了。”

戚恕平靜的話語讓關陽感到心疼。

關陽拉住戚恕的手,渾厚沉穩又溫柔的聲音落入戚恕耳畔。

“明天早上,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學校嗎,我來這裡等你。”

戚恕剛剛還被冰封的心被關陽融化,鮮活地跳動著,他的臉上又浮現出那個令關陽沉溺的笑容。

“好!”戚恕內心的欣關陽喜毫不遮掩地展露了出來。

戚恕走進院子,忽地又轉身,關陽站在路燈下。

在黑夜裡,戚恕隻看得到他,他在發光。

戚恕明媚的笑容在臉上綻開,喜悅而清洌的聲音迴盪在空闊的夜晚。

“關陽,謝謝你!我今天真的很開心!”戚恕歡喜地朝關陽揮手告彆,慢慢走進彆墅裡,他其實有點捨不得關陽。

關陽被威恕的笑容勾了魂,呆呆地站在原地,耳根很燙很紅,心跳聲急促而有力地砸回他的胸腔。

關陽也笑了,他喜歡笑起來的戚恕。

笑起來纔好看呀,我一定要讓你更開心,每天都笑,真心的笑!戚恕走進房間,打開燈,開心地躺在床上,回憶著剛剛的點點滴滴,內心的喜悅與幸福將他吞冇,戚恕的笑容好像被固定在臉上。

他好開心,他從來冇有這麼高興過。

這是他十六年以來最高興的一天。

戚恕抱著小狗玩偶,小狗的抱枕還是冇找到。

戚恕把小狗捧著愛心抱枕的空缺放在自己的心臟處。

我的喜悅也傳遞給你一些。

戚恕期待新的一天,有關陽的新的清晨。

關陽站在樓下,看著一間屋子的燈亮起,才安心地離開。

再次踏行在過來的路上,關陽腦海中浮現在這發生的點點滴滴,他今天也很開心,熱烈的笑容在臉上顯現,好似要融化誰心中那片雪。

戚恕今晚很早就睡著了,就如他內心被充盈的那情緒一樣,他的嘴角弧度上揚,眉眼彎彎。

懷中的小狗也緊緊依偎著它的主人,往日憂愁的表情也變得欣喜。

宋雅安坐在沙發上,手中翻過一頁頁書。

“媽,我回來了,今天和同學打雪仗遲了點。”

關陽站在門口放鑰匙,乖乖地和媽媽報備。

“陽陽回來啦!

是男同學女同學呀,先去洗洗手來吃飯。”

宋雅安打趣的音調讓關陽又想到了戚恕,臉又紅了起來。

“是男同學,他叫戚恕,他笑起來可好看了。”

關陽羞澀的神情自然躲不過媽媽的白光。

宋雅安有點錯諤,但隨後釋然地笑了笑,把飯放在桌上,“下次帶來家裡玩,媽媽看看有多好看。”

關陽坐在椅子上,開心地吃著飯,重重地點了點頭。

飯後,關陽對宋雅安說,他明早和戚恕一起去學校,會很早走,不用給他準備早餐了。

宋雅安瞭然地點了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