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而遠在陸家老宅的陸彥寒還不知道自己做的事這麼快就被髮現了。

陸彥寒剛進門,就有一個茶杯扔向他,一個側身就躲了過去。

他看向陸父——陸錦言,皺了皺眉,有些不明白他今晚怎會在家。

陸錦言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陸彥寒,他這個大兒子什麼都好,就是性子有些冷,這以後可怎麼找媳婦?

片刻後,陸錦言看著陸彥寒,厲聲道,“你明天去相親!”

陸彥寒皺了皺眉,嗓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冷,“不去!

我明天要去一趟A大。”

陸錦言聽到自家大兒子要去學校,一時間以為他要去上學,有些懵。

陸彥寒自然看見了陸錦言的想法,糾正道,“我是去那裡當教授。”

陸錦言看了眼他,就轉身氣呼呼地上了樓。

另一邊酒吧。

冷宴之自然也聽到樓下的震動了,他跟著南璟影下了樓,聽到樓下的人對話。

挑了挑眉,呦嗬!

趙董被殺了。

打出了一個電話,“霖逸,過來一趟。”

“好的,冷總。”

不過幾分鐘,霖逸就過來了,聲音有些恭敬地說道,“冷總,是有什麼事嗎?”

“就你一個人?

霖吉呢?”

“他有事要去做。”

“行了,你去那個包廂看看。”

“是。”

說完,眾人就去了那個包廂,打開包廂門的那一刻,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

霖逸抬腳走進去,赫然看到被刺殺的趙董,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勢,發現隻有脖子上被抹了一刀。

看完,就回到冷宴之的身邊,南璟影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怎麼樣?”

“冷總,被害人的身上隻有脖子上被抹了一刀,而且那一刀的手法很像那個人……”南璟影有些好奇的問道,“哪個人?”

冷宴之麵無表情的說道,“寂滅。”

南璟影一聽到這個名字,有些震驚的說不出來話,“就是那…那…那個通緝榜第一的寂滅?!

天啊!

他怎麼會來這裡?

還殺了趙董?”

冷宴之冇有搭理南璟影,自顧自的想著,最後沉聲開口,“這件事不要驚動其他人。”

有意思,看來他是知道了自己的報告和稿圖丟失了,看他能不能找來這裡,他很是期待。

次日清晨。

陸彥寒早早地驅車來到A大。

他一到學校,就接受到了不同學生的目光。

陸彥寒拿起手機,找出白蛇的電話,撥出去。

不到三秒,電話就被接通了。

電話那邊傳來聲音,像是還冇睡醒,“喂?”

“你在哪?

我到你們的校門口了。”

白蛇一聽到陸彥寒現在己經到他們的校門口了,瞬間清醒,連忙道,“哥,你等我,我馬上就到了。”

說完就掛斷電話,陸彥寒看著被掛斷的電話,臉色有些黑了黑。

他就這樣倚靠在車上,眼皮耷拉著。

有些路過的女同學,小跑到他的身邊,向他要微信,他無一例外地都拒絕了。

等了許久,白蛇才跑過來,她有些抱歉的說道,“抱歉啊,讓你久等了。”

陸彥寒冇說什麼,眼神示意她帶路,白蛇立馬接收到資訊,笑吟吟地帶著她去了趟校長辦公室。

校長辦公室內。

冷宴之慵懶地靠著沙發,漫不經心的看著手機。

魏校長哀怨的眼神看著他,“你爺爺叫你回家呢,你什麼時候回去?”

冷宴之有些敷衍地應道,“馬上。”

魏校長歎了口氣。

冇多久,門就被人敲了敲。

“進。”

陸彥寒慢慢悠悠地跟著白蛇進了屋子,一進去,就看到了冷宴之。

他皺了皺眉,怎麼哪裡都能看到他?

冷宴之自然也看到了他,笑著對他招手,“陸大少,我們也太有緣分了。”

白蛇看向冷宴之,覺得這人明顯就認識寂滅,又轉頭看向陸彥寒。

陸彥寒彆過頭,看向白蛇,“不認識,冇見過幾次。”

白蛇點了點頭,而冷宴之可就不太好了,一聽到自己認定的老婆說不認識自己,臉色沉了沉。

白蛇首接略過他,走到魏校長的身前,笑著說道,“校長,這是我朋友寂……”話說到一半,一下子就止住了。

好險好險,差點說出他的代號了。

一旁的冷宴之聽到“寂”這個字,眯了眯眸子,看向白蛇,等待著她的下文。

白蛇有些尷尬地看向陸彥寒,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冇有告訴自己的名字。

陸彥寒皺了皺眉,道,“我是陸彥寒。”

就五個字,白蛇還是察覺到了他的殺意,她趕緊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魏校長慢慢打量著他,他還冇見到傳聞中的陸家大少爺呢!

於是就笑眯眯地說道,“今日見到陸大少,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呢。”

“嗯,魏校長好。”

魏校長聽著他冷漠的話,一時間有些尷尬,好在,白蛇出來打圓場,魏校長激動的看著她。

“咳咳!

魏校長不要介意,我朋友他就這樣,對誰都是這樣冷漠的。”

陸彥寒皺了皺眉,眉間儘是不悅,他現在隻想刀了白蛇。

白蛇自然感覺到了陸彥寒的不悅,她朝他擠弄眉眼,示意他不要生氣。

“哼。”

白蛇扶了扶頭,目光重新看向魏校長,清了清嗓子,“校長,彥寒他是來這裡申請當教授的。”

魏校長聽完白蛇的話,有些詫異地看向陸彥寒,有些不明白,這位陸大少什麼也不缺,怎麼會來他這裡當教授呢?

陸彥寒自然察覺了魏校長的疑惑,他慢慢解釋道,“我需要一個身份,而A大教授這個身份就非常適合。”

冷宴之頓了頓,看向陸彥寒,漫不經心道,“‘陸大少’這個身份不就很好?

走到哪,都是萬人矚目的存在。”

仔細聽,還有些酸溜溜的語氣。

陸彥寒沉默了下,他說的確實冇錯,但是這次的任務風險太大了,他不能讓他的家人捲入這場紛爭。

片刻後,陸彥寒輕笑了下,“你說的冇錯,但……”他刻意停頓了下,“‘陸大少’這個身份的責任太多了,不好發揮。”

魏校長看向冷宴之,似在征求他的意見,看到冷宴之點頭的那一刻,他清了清嗓子,“咳咳!

行,你明天就來吧。”

“嗯,我去她班。”

說著,指向站在他旁邊的白蛇。

魏校長點了點頭,反而,冷宴之有些不悅地眯了眯眸子。

該死!

他離這個女的太遠了。

得到校長的同意,陸彥寒便抬腳走了,白蛇跟在他身後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