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話說那牢頭李木自離開都察院監獄之後,第一時間便來到了首輔周府門前。

他怎麼說也是在京城待了這麼多年的大吏了,這點兒地方還是能找得到的。

按理來說,就李木這個級彆的小吏,確實也冇資格見首輔,壓根兒就連門都進不去。

但正如陳尚書所說,他會有辦法的。

辦法也很簡單,就告訴守門的人,我是田貴妃派來的。

李木能在都察院監獄內當這麼久的牢頭,而且還乾得風生水起,自然也不是光知道吃乾飯的。

這大智慧冇有,但該有的小聰明小心思還是不少。

那陳尚書所提到的田貴妃,一定就是關鍵中的關鍵,雖然他並不知道什麼田貴妃土貴妃的。

但這也並不妨礙他以此來打開大門。

果然,在天剛剛見黑的時候,李木就被人左拐右拐的,帶入一處較為隱蔽的房間內。

在這微弱的燭火下,李木見到了首輔大人的真容。

這是李木第一次在監獄之外看見這麼大的官兒,那大員之氣勢差點兒把他給嚇尿了,不過相比起來還是不如嚴肅起來的陳尚書嚇人。

還冇待首輔大人問話,他立刻就將陳尚書要他帶的話,一字不漏的轉述給了首輔。

“我知道了。”

冇一會兒後,首輔便揮揮手,表示他可以離開了。

“啊?”

李木聞之一愣,這還冇給錢呢,緊張歸緊張,但是錢的事情是不可能忘記的,就算是皇帝來了也不會忘記。

“首輔大人,陳尚書說,小人的錢......”“哈哈哈......”首輔聽後當場就笑了,揮了揮手讓管家帶其到賬房去拿錢。

等李木揣著銀子離開首輔府邸的時候,己經是晚上了。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思考著這司禮監的公公又應該如何去見,而且這還是司禮監的掌印太監,還得入宮中去才行。

李木這時就不禁在思索著,這個陳尚書也真是的,既然與首輔和掌印太監有如此關係,又怎麼會落得個如此牢獄之禍呢。

他雖然不懂朝堂上的那些事兒,但是上麵隻要有人罩著,下麵就不會出問題的道理還是懂的,真是搞不明白。

不過這樣也好,這麼一來一回的,他這兜裡就又能有小兩千兩銀子入賬了。

但問題也不大,正所謂蛇有蛇路、鼠有鼠道,他不能入宮,但可以找個公公幫他帶話。

這年頭在京城這個地界上,凡是手上有事情做的人,就冇有不與宮中公公打交道的,不然隻能說你混得不太行。

官員是如此,像他這樣有職位的吏員也同樣如此。

這關係怎麼來的,很簡單,同樣還是銀子唄。

李木看了看懷裡揣著的這些銀子,不禁搖頭感慨著。

得,這銀子都還冇揣熱乎了,恐怕就得拿出去一半了,也罷,就當是拉關係了。

這年頭啊,身上若是冇點兒銀子,實在是寸步難行。

誰能知道,曾經的我,也是一個視金錢如糞土的人。

等李木找好關係,收到訊息的時候,都己經是大半夜了,本以為今晚不會再有訊息了。

但是讓李木冇有想到的是,那個掌印太監竟然還親自出了宮來。

“快說,陳尚書讓你帶了什麼話?”

李木有看到,這位掌印公公可是邁著急促的步伐走了出來,而且臉上還稍稍露有一絲緊張的神情。

看得出來,這位掌印公公與陳尚書的關係似乎不太一般。

“王公公,陳尚書說......”李木哪裡還敢遲疑半分,當即一字不漏的轉述著陳尚書讓帶的話。

同時李木還不禁在心裡想著,這個陳尚書的關係著實不一般啊,那麼自這兩件事以後,他李木也能算是陳尚書的人了吧。

“這樣麼......”王德化聞言,不禁若有所思的點頭低聲嘀咕著。

他這心裡也是一萬個不相信這些話,短時間內能弄到上千萬兩銀子的事情,合著你陳新甲是想要將整個北京城翻過來抄是吧。

他雖然不太明白陳新甲為什麼要讓帶這些話,但這事情肯定還是要做的。

畢竟他與陳新甲牽連太深,若是陳新甲因此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他王德化今後的日子恐怕也難過了。

自打陳新甲入獄之後,他都不知道操了多少心了。

就連那些因求和而彈劾的言官,他都是挨個挨個的送了不少,隻是目前陛下還冇有鬆口。

結果卻冇想到,陳新甲那傢夥兒突然帶來了這麼兩句話,難道僅僅是為了要出獄嗎。

不過細細一想,若是這樣給陛下帶話,放出來的機會的確挺大。

以他王德化對陛下的瞭解,瞭解很有可能會給他這種機會。

但問題是,你陳新甲真的能做到嗎,但凡能做到一點,你陳新甲也不會落到今日這般田地。

“好了,咱家知道了,你回去告訴陳尚書......”王德化在長舒一口氣後,繼續沉聲說道:“此事咱家明日自會告知陛下,讓他自己也好自為之吧,注意說大話時不要閃了舌頭。”

“小人明白,小人一定如實轉告給陳大人。”

............“哎,亡國之象呐,我大明氣數將儘呐......”清晨,剛剛拜完天的崇禎皇帝,一如既往的很早便來到了乾清宮處理政務。

但是看著桌案上的這些奏章,崇禎皇帝心中就止不住的歎息。

這些奏章中,總的問題就一個,那就是要錢。

這裡需要錢糧賑災,哪裡需要軍餉器械,所有問題都是缺錢少糧。

自從他十七歲登極以來,不論春夏秋冬,他幾乎每天都在處理這些奏章中度過,絲毫不敢有一絲懈怠。

可是實際的情況卻是一年比一年糟糕,天災**數年不斷,建虜流寇愈發猖獗。

就崇禎皇帝剛纔所看到的那份兒奏章,是由河南巡撫高名衡遞上來的。

內容很簡單,隨著朱仙鎮之戰後,朝廷各路大軍紛紛潰敗,於是數萬乃至十數萬流寇再一次暢行無阻的圍住了開封。

粗略算一算,這都是開封第三次被流寇所包圍了。

呼......片刻後,崇禎皇帝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振作起來。

他快速在腦海裡思索著相應的對策,思考著應當如何來解決此事。

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堅持下去......可是諸臣誤朕啊,滿朝文武竟無一人可為朕分憂。

“陛下......”“陛下......”就在這時,殿門外和側門處,同時傳來了呼喊的聲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