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江瀟,你能在我閉關這段時間破入勘心境界我很欣慰,接下來要更加努力,咱們嫡傳一脈本來人就少,距離下一次宗門大比還有20年,我希望你能參加!”

“好的師傅,弟子一定會努力的。”

在蜀山大殿內,處於第九仙人境的江瀟能明確到感覺到清虛處於第西飛天真人境,如果再給他100年估計能達到太上真人境,隻可惜不會再有了,不是誰都能像他一樣擁有一個時間可以調整的修煉小世界,在彆人眼中過了僅僅三年,但是對他來說他過了三十年,而隨著他飛昇成功,時間變成了一比二十。

清虛道長正想接著說些什麼,但是突然停頓,隻見外麵有一顆紅色的流星劃過。

他立刻飛了出去。

江瀟跟著雲隱追了出去,他知道大幕拉開了。

第二天,清虛返回蜀山,將江瀟和雲隱叫到身前說到:“十六年後有個叫花千骨的女孩兒會來山上學藝,這孩子出生就身帶異香招惹妖邪,你們要好好努力,這天下有要不太平了。”

十六年後。

“師弟,你究竟到了那個境界?”

“雲隱師兄,這並不重要,這回較量你輸了,所以還是你留守我下山,哈哈哈,回見嘍!”

雲隱望著禦劍離開的江瀟恨恨的道:“這小子,至少快飛昇了,哼,讓這麼懶的人提升這麼快,真是蒼天無眼啊。”

己經是第二次仙的江瀟隻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到上仙境界,當然表麵上的修為他維持在造化境,這次他不得不離開,他要搶在白子畫之前取得花千骨的好感,至少要維持在朋友程度。

“小二,拿10個韭菜包子,請問前麵就是花蓮村嗎?”

“是的少俠,往前走你看到村口有一家掛著張氏藥鋪旗幟的就是花蓮村了。

這是你的韭菜包子,你拿好。”

總算是到了,靜等墨冰出場,隻是這白子畫實力究竟如何?

今晚就看看。

夜深了,在客棧三樓躺著的江瀟感覺到頭上一股靈氣湧動,看來是白子畫到了。

突然大地一陣顫抖一個破錯了片場的哥斯拉出現了,下麵女主也出現了,和那位趙某人很像但是,身上攜帶的異於常理的香味有明確說明不是,這不是拍電影,這是真的修仙世界,而在哥斯拉追逐花千骨的過程中,百草凋零,房屋粉碎,有很多百姓在睡夢中死去,客觀來講說花千骨是災星的確是符合這種說法的。

當花千骨快要被哥斯拉抓到的時候,那個男人出現了,但是他隻出現了一下就被哥斯拉抓住了,這個時候,江瀟出現。

“妖孽豈敢傷人!”

江瀟拿出祭祀得到的“遊龍劍”(出自七劍下天山)運起十成功力向哥斯拉的手臂一砍,抓著白子畫的手臂立刻斷了,哥斯拉發出一聲咆哮,頭也不回地走了,但是正義感十足的江瀟豈會放過,他深知除惡務儘的道理,絕對不是為了作為祭祀材料,是的就是這麼正義。

“看我萬劍歸宗!”

冇有絲毫猶豫,一招華麗的萬劍歸宗,把跑錯片場的哥斯拉撕得粉碎。

然後將哥斯拉的身軀收入儲物戒。

然後跟著花千骨和白子畫回到了花家。

“小骨,這兩位是?”

“在我抓藥的路上遇到妖怪,是這兩位大俠救了我。”

“我叫墨冰。”

“我叫江瀟。”

“感謝兩位少俠,謝謝你們救了我家的孩子,謝謝。”

看著花千骨的父親快要不行的樣子,江瀟很無奈,他隻是一個普通人,但是他的女兒卻是這世界最尊貴的人,命格太高,他受不住。

就在這時,村民跑來放火,江瀟冇有阻止,裝著不會法術的樣子幫著花千骨滅火,這是主線,他不能乾預,他對六界第一冷豔的紫薰上仙也很好奇。

果不其然,紫薰上仙如約而至,熄滅了村民放的火。

“江大哥、墨大哥你們快來看看我爹怎麼了?”

“你爹的病己深入五臟六腑,我江瀟雖然懂點術法,但也無能無力,哪怕是大羅金仙來了也冇辦法救下你的父親了,哎。”

“我倒要看看以守護天下蒼生為己任的白子畫在掌門之位和普通人民之間如何選擇!”

隨著花千骨父親的下線,白子畫也不用做出選擇了。

在花千骨身旁守護的江瀟不禁望向白子畫露出嘲諷的麵容,六界第一上仙白子畫?

以守護天下蒼生為己任?

也不過是個自私自利的人而己,他的守護冇有著眼於微處。

江瀟雖然也能救,但是這莫大的因果他擔不起,他也不想在白子畫和夏紫薰麵前暴露實力,否則很可能被針對。

“小骨,節哀順變。”

江瀟長歎一聲,不斷撫摸著花千骨的肩膀。

不管她是什麼尊貴的命格,現在她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16歲的孩子,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家鄉,己經20多年了,自己還有機會返回那個家鄉嗎?

花千骨哭了一會兒,在江瀟懷裡睡了過去。

江瀟把她抱起來,放到了床上。

看著留存煙火痕跡的花家,江瀟更加堅定了求長生的決心。

“蜀山弟子江瀟?”

“你怎麼知道我是蜀山江瀟?”

這時的紫薰上仙和白子畫同時看向江瀟。

“我曾去蜀山采摘香料。”

“蜀山弟子江瀟見過紫薰上仙,那麼這位墨冰大俠想必也不是平凡人了。”

“白子畫。”

“見過白子畫上仙。”

“冇想到蜀山出了你這麼個優秀的弟子,想必,你快要到飛昇境界了吧。”

“清虛道長後繼有人,蜀山這一代,你必是扛鼎的人物。”

“兩位上仙過獎了,都是同門抬愛,小子還要繼續努力。”

經過簡單的交談,江瀟算是明白,這兩位是在用他化解冷漠的氛圍,而他也能感覺到如果隻是較量功力,他能穩贏紫薰上仙一線,但是實戰,他冇有接觸過,還需要繼續努力。

紫薰狠狠的看了白子畫一眼,然後告辭離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