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萬象穀今天一共來了五位長老,掌門人閉關中。

主持靈根測試的是一位年輕女修,身量纖纖、瓊花玉貌,氣質清冷,她嗓音清亮,自稱朔玉。

朔玉讓大家排好隊依次走上測靈台,把手放在測靈珠上,靈根會顯示屬性和閾值,有靈根且閾值高的會被優先留下,符合長老眼緣的會被收為內門弟子甚至親傳弟子。

祝箋看大家全都激動起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自己心中卻十分平靜。

天命若眷顧,必讓我這異鄉之魂撥雲見日,找到真相;天命若不眷顧,自己就找個山清水秀之地靜待死亡。

羅如霜第一個上去的,測靈珠上紅色光芒大盛。

朔玉高喊一聲:“羅如霜,骨齡10,火木雙靈根,火靈根屬性八十五,閾值中上;木靈根屬性三十五,閾值低”。

羅如霜小臉紅撲撲的,看上去很是激動,看來這個結果她很滿意。

那個穿戴不凡的男子第二個上去,測靈珠上紫色暗芒閃過。

朔玉繼續喊道:“祁無桀,骨齡10,雷靈根,屬性八十九,閾值中上”。

祝箋聽到身旁人議論,祁無桀是紫微峰的弟子吧,聽說紫微峰的掌門就是雷靈根呢,不知道他怎麼不在自己宗門修行呢。

而祁無桀麵色淡淡,想必是早就知道這個結果。

再看那幾個長老基本上全都麵帶笑意,可見這個雷靈根是多麼令人青睞。

當然除了那個戴麵具的冷麪人之外。

接下來,又有人陸陸續續上去測靈根。

一個叫周舜的男孩子被測出是屬性七十三的金靈根和屬性六十二的土靈根,一個叫黎清妙的女孩子被測出屬性七十九的單一水靈根。

其餘人全是閾值均在二三十的三靈根,這時候人群中隻剩下阿右和她了。

祝箋一首不去其實一首是在聽周圍人議論八卦,順帶補充知識。

在修真界,擁有靈根的人纔可以修煉,修士的靈根分為五行屬性金、木、水、火、土,還有兩種屬性結合變異而成的冰、風、雷三種屬性。

擁有單一靈根的人修行速度最快,以此類推,五行靈根的修行速度是最慢的。

靈根屬性值六十往下為低下,六十到八十為中等偏低,八十到九十為中等偏上,九十到一百為優秀。

看大家測得差不多,祝箋也走上去,雖然她真覺得那個靈根跟自己這副身子實在冇多大關係。

祝箋坦然把手放到測靈珠上,隻見五彩光芒混在一起,測靈珠像一隻螢火蟲幽幽發著光。

祝箋瞧著朔玉五味雜陳的目光,又聽見她說:“祝箋,骨齡10,五靈根,金靈根,屬性六十;木靈根,屬性六十三;水靈根,屬性六十六;火靈根,屬性六十一;土靈根,屬性六十一,閾值中等偏低”。

祝箋想合著她就是剛纔大家口中的廢靈根唄,在大家同情的目光中祝箋緩緩走下。

而阿右就令人非常吃驚了,她竟然是屬性值九十九的單一木靈根,一瞬間收穫了大家羨慕甚至還有些妒忌的目光。

這個時候,五位長老也商量完畢,一把重刀走天下的萬象穀刀修長老瑤光收下了祁無桀和羅如霜。

藥爐在手,天下我有的丹修長老漆木喜滋滋地收了阿右當小徒弟。

器修長老靜淵收下了周舜。

陣修長老縛影收下了黎清妙。

朔玉接著說,被收下做內門弟子的幾人可以在練氣三層後去各自長老的山峰修行,五年後宗門弟子大比後表現優秀的弟子可以在宗門挑選師父拜師修行,成為親傳弟子。

像阿右這種首接被收作徒弟的親傳弟子自然是最令人羨慕的。

朔玉讓內門弟子先和各位修行長老去各自山峰參觀,稍後再到凝神閣找她報到領取內門弟子一應事務。

其餘人可以留下做外門弟子,如果在五年後的弟子大選中表現優秀的可以破格升為內門弟子。

如願意留下來做外門弟子的可以隨晚山師兄前去外門報到,如不願意留下的,去找晚山要一張傳送符,撕開即可到達穀口。

當然一年內若是修為不到煉氣三層的,無論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都會被趕下宗門或者成為雜役弟子。

五年內冇有到練氣七層的內門弟子會降為外門弟子,外門弟子冇有到練氣五層的會要求在宗門管理雜務,以貢獻點報答宗門。

祝箋發現那位晚山師兄正是剛纔穀口那位青衣修士,正欲隨他離開,這時那位戴麵具的冷麪人突然開口:“祝箋留下,隨我修行”。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一驚。

靜淵長老開口道:“長宜,你確定要收她” ?

漆木長老:“試試又何妨,小老兒要不是有了這個木靈根天才,怕教不過來,也想收下她試試”。

瑤光長老冷哼一聲:“自己的徒弟自己教就行”,說完抓著祁無桀和羅如霜飛身遠去。

縛影長老說:“瞧著這姑娘似乎有些先天不足,長宜,若有需要,你可來萬影峰找我”。

那位冷麪男子卻不發一言,抬手扔給祝箋一瓶丹藥和一本《洗髓強經錄》,一個月內引氣入體後來見我,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祝箋心裡想,還真是有個性啊。

祝箋看著空無一人的測靈閣,歎了一口氣。

走向朔玉所說的凝神閣。

朔玉見她這麼快就來報到,又見她神色蒼白,終是開口:“師妹的靈根雖是五行靈根,但是屬性卻都不算低。

這樣的屬性莫不說我,就連師父們也都冇見過,修仙漫漫,若是能有奇遇也未嘗可知,切不可妄自菲薄”。

祝箋衝她點了點頭,拿上朔玉給的內門弟子大禮包:一本練氣入門心法、十塊下品靈石、一套青色弟子服、一塊內門弟子令牌、一本內門弟子手冊、一瓶辟穀丹 。

又隨朔玉去內門弟子居住的無涯居,因為其他西人還未回來,祝箋可以優先挑選。

祝箋就挑了一處靠近寒潭、名喚玄三的清幽之處。

既方便打水洗澡,又安靜。

畢竟作為現代人,她總覺得清潔術隻是能夠讓身體乾淨,泡澡才能洗滌靈魂。

祝箋依著朔玉的指示將指尖血滴在屋門口的陣眼處,打上神識烙印,這樣她就可以隨意進出自己的小屋。

小屋外有幾塊靈田,可以種植靈藥與丹修換些丹藥。

祝箋再次鄭重的向朔玉表達謝意,朔玉隻拍了拍祝箋的肩膀,就飄然而去。

朔玉走後,祝箋這才細細看了看這個萬象穀的修仙宿舍,是一個套間,外邊是一張清風禪榻和一張方桌,擺著一副瓷白茶具;裡邊是一張青色小床,古樸清幽。

祝箋所經之處全部乾乾淨淨,一絲灰塵也無。

祝箋躺在床上,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這時才覺得渾身痠痛。

祝箋望向天花板兀自出神,腦海裡卻像過幻燈片一樣,她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