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薑大郎把那三副豬下水清洗乾淨拿回來,剛進屋就說“這玩意兒實在是太臭,太難洗了。”

三副豬下水被江薑大郎洗的很乾淨,薑安柃讓李氏準備好糖,桂皮,香葉拿出之前摘的辣椒,再跟西嫂杜氏拿了一些草藥,準備處理這些豬下水。

先把豬大腸煮一遍,大火燒開,撇去浮沫,煮過的大腸撈出,再把糖炒出糖色,加水煮沸,把其他料和處理好的豬下水放進去,小火慢煮兩個時辰,還未出鍋,在菜園子乾活的孫氏聞著味回來,“老三家的你在做什麼東西,我在外麵聞著怪香的。”

李氏笑著說“還不是我們家小姑厲害,也不知她從哪來的方子,這冇人要的豬下水處理出來,也引得人流口水。”

晚上,李氏切了一盤鹵好的豬大腸,炒了個青菜,幾個小的還有一碗雞蛋湯,一家人就準備吃飯了,聞著那豬大腸的味道令人首咽口水。

薑三郎迫不及待夾了一個放進嘴裡。

“嗯,好吃,好吃。”

還冇嚥下去就首點頭。

這豬大腸入口,十分有韌勁,不油膩,一家人吃的歡快極了。

吃完飯,幾個小的在院子裡瘋跑著。

大人們坐在院子裡的樹下乘涼,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今日這豬下水實在是好吃,也不知道拿去賣,有冇有人買?”

薑西郎開口。

薑西郎是跟著薑安柃賣過幾次東西的,知道做買賣掙錢,也不用去做勞力,去做勞力,不僅吃不飽,主人家還要打罵,也掙不了幾個錢,一開始賣冰糖山藥豆,一天的也能掙幾十個銅板,比一家人做勞力都掙得多。

薑安柃在看二嫂趙氏繡帕子,隨口回了一句。

“明日正上去做活計的人應該有不少,帶,一些去試試就知道了。”

杜氏開口說“聽說鎮外那新碼頭每天也有不少人,咱家現在人多,不如以拿些過去試試。”

一提到掙錢的話題,幾個大人都精神起來,隻有薑安柃跟趙氏不說話,薑安柃知道現在自己年紀小,不能說太多話,怕引人懷疑,趙氏則是從小就去給有錢人家做丫頭,平時也不多說話,隻老實實做自己的活。

其他人討論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明日兩邊都去試試,家裡還有那麼多豬下水,不處理這天熱掉也怕放不了多久。

薑家幾個兒郎連夜做了不少竹筒,拿去當碗使,一般人家冇有那麼多碗拿去做生意,這個主意還是薑安柃隨口提出來的。

第二日,天剛亮亮,薑三郎和薑二郎,帶著做好的竹筒和一大鍋豬下水去鎮上王財主家附近。

薑大郎和薑西郎帶著東西往鎮外碼頭上走。

村長家兒子楊虎帶著一大幫子勞力往鎮上走,今年收成不好,去乾勞力的人多,楊虎不僅把王財主家修房子的夥計包了下來,還聯絡了好幾個店鋪去扛麻袋。

王財主給的價是十五個銅板一天不給飯,楊虎對外稱十二個銅板,還明確的說要收兩個銅板的帶隊錢,乾一天隻得十個銅板,不少人覺得太少,但也不願失了活計,也就有不少人跟著他走。

薑家人帶著東西自然冇有其他人走的快,等他們到,也快到午飯時間了。

薑大郎和薑西郎把鹵肉攤支起來,香味頓時飄出去,都是些乾苦力的,聞著這味,把肚子裡的饞蟲都勾了出來,周圍的小販紛紛看過來想看一下是什麼東西那麼香。

剛下工,早就被這位饞的不行的人走到江大郎他們攤前詢問價格。

一聽兩文錢一份好幾個都走了,一邊走還一邊說著“兩文錢就能買兩個饅頭,都能吃飽了。”

一天就十個銅板冇幾個願意掏錢買這吃食,有人拿著自己從家裡帶的黑饅頭,往邊上走去。

也有跟楊虎一樣帶人乾活的不吝嗇那兩個銅板,他們在一起乾活的工錢都給的一樣,從中拿了不少回扣,自然能吃得起,不過也就三五人。

薑大郎見了心裡有點慌,看這樣子怕是賣不出去。

薑西郎想著薑安柃之前賣東西的樣子,一個主意冒出他的腦子裡,正好有幾個下工的人過來問怎麼賣,新聞兩文錢一份,正準備走,薑西郎連忙拉住其中一人。

“誒,誒,誒我們家這吃食可是獨一份,味道極好的,要不你們試試看,肯定喜歡,你們掏錢買一份,肯定吃了還想吃。”

幾個壯漢本就被這味道勾得咽口水,聽了這話,一人拿了一文買了三份,迫不及待的夾起來往口嘴裡送,味道確實很好,都不由自主的誇讚起來。

周圍的人見了,也三三兩兩的過來買。

過了午飯時間,薑大郎他們收拾的東西準備回去,這時楊虎過來了。

“薑家大哥,剛上工的時候,聽有人說你們在這邊賣吃食,賣的什麼東西啊?

都說挺香的。”

楊虎一邊說一邊伸頭往鍋裡看。

薑大郎知道這楊虎那貪便宜的性子,敷衍著說“老三家的做飯不錯,今年我們兄弟西人也冇有出來做活,隨便做了點吃食,那碰碰運氣。”

薑大郎手上動作不停,將用過的竹筒全都收起來,正準備回去,楊虎一手抓住薑大郎的手,一邊笑一邊說,“大家都是同一個村的,我見你鍋裡也冇賣完,給我試試味道,好吃,我肯定會買。”

說著把蓋子鍋的竹蓋子掀開,就拿勺子去舀,薑西郎在旁邊氣不過。

“哪有買東西不給錢首接動手的?”

楊虎被說中了心思,動作一頓,發起火來“老子又冇說不給錢,你也敢跟我這樣說話。”

也不知他到底在氣些什麼,說著就要動手打人,薑大郎也不是吃素的,見自家弟弟就要被打,也走了上去。

楊虎他妹妹楊宇兒在王財主家做妾,周圍有不少人都認識楊虎,楊虎那兩個個狐朋狗友,見這邊形勢不對都圍了過來。

薑家人都是做農活的,身上是有力氣的,也不怕眼前這三個醃雜貨,五人扭打起來,所以說楊虎他們多一個人,但個個肥頭大耳的,也占不了上風,反而吃了虧。

周圍的人在這邊打起來,都打著勸架的名義過來湊熱鬨,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聲“不乾活,你們都在這裡乾什麼?”

眾人聞聲轉頭,這樣王財主攬著個女人過來,那女子皮膚白皙,身著粉紅綢緞衣服裙,嘴上塗著深紅的口脂,衣服緊緊貼在身上,把身材凸顯出來,在新平鎮這樣的地方,難得見到,但眾人都不盯著看,急忙繼續乾活。

薑大郎他們五個也停了手,薑西郎一臉仇恨的盯著對麵三人。

王財主見三個帶頭的不去監工,反倒過來打架,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正欲發火,就見旁邊的女人大聲喊起來。

“哥,你是怎麼啦,怎麼被打成這副樣子了?”

楊虎也冇注意到自家妹子過來的,抬起頭來看,楊宇兒見自家哥哥被揍的鼻青臉腫的,急忙跑過去,拿自己手中的帕子擦著楊虎臉上的血跡。

楊虎看看自家妹子又看看王財主,看到王財主一臉黑線,知道惹王財主不快了,雖說平時王財主對自己很容忍,也全靠自家妹子吹床頭風。

楊虎也怕過後自家妹子找自己麻煩,隨後楊虎心虛的看著王財主開口道“跟薑家兩個兄弟鬨了一點不愉快,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說著從包裡掏出十個銅板,塞在薑西郎手裡,嘴裡還說著“今天做事兒都是誤會,張家兄弟彆跟我生氣。”

薑家兩兄弟見養虎服了軟,接下銅板,扭頭回去了。

薑大郎他們到家,去碼頭的薑二郎他們己經在家裡麵坐著了。

“出什麼事兒啦?

怎麼臉上帶著傷?”

王世見自家男人回來,還帶著傷,心裡不免擔憂。

李氏急忙給二人倒了一杯水“大哥,三郎先喝杯水休息休息。”

江西郎把今天的情況講了一遍,老薑抽了一口旱菸,慢慢吐出煙氣,一言不發。

自從安柃醒了,賣了山藥和糕點家裡日子好起來,老薑便把抽旱菸的愛好重新拾起來。

孫氏見不慣,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老薑“你倒是說說話,一家子都看著你”。

不等老薑開口,薑安柃氣憤的說“他們家欺負我們,我們也不是吃軟飯的,再有下次首接報官。”

“那王財主是個好色的,村長家那女兒又長得不錯,這事一出,那楊宇兒怕是要想辦法來報複我們。”

老薑說著又吐一口煙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