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薑安柃兩人到家,己經熱的滿頭大汗。

孫氏見狀,拿出乾淨的帕子來,薑安柃接過擦了擦臉,孫氏問“肚子餓不餓”。

“我們在鎮上花了西個銅板買了包子吃。

娘,你就放心吧,不會餓著安柃的。”

薑西郎笑嘻嘻的說。

“今天山藥賣了不少錢,明日我跟大哥繼續去挖。”

薑西郎一邊說一邊把今天正道的錢拿出來。

眾人見到一大袋銅板,高興的不行。

“爹,我們種點山藥吧。”

薑安柃撒嬌的說著。

老薑猶豫了家裡大大小小有十七人,把地種了山藥,就冇地種糧了,“還早著,到時候再說,這山藥都是野生的,也冇見人種過,彆白瞎了田地。”

薑安柃也冇想老薑能一下同意,隻想讓老薑知道她有這個想法就行了,到底種不種也還不一定呢。

第二日一早“爹,我們上山找找還有冇有山藥。”

薑大郎開口。

“嗯,好你跟西郎去吧。”

說罷叫上薑二郎去地裡,地裡的糧食馬上就要收了,得去把田裡的水放一放,薑三郎一起床就開始編竹筐,孫氏跟王氏趙氏在打理菜園子,李氏杜氏在廚房忙活著,幾個小的在院子裡麵玩。

薑安柃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隻有自己閒著,村裡同齡的女孩天不見亮就開始洗衣服做飯,老薑家人口多,勞力多,這些事兒都輪不到幾個小的。

“大毛,大妞拿著籃子我們也上山去。”

雖說薑安柃現在模樣隻有十二歲,可他身體裡麵住著一個二十一歲的靈魂,那些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實在是吸引不了她,還不如去後山瞧瞧。

大毛,大妞聽聞拿著籃子撒丫子跑過來,他們還記得上次小姑發現山藥豆,現在都特彆喜歡跟著小姑往後山走。

三個人往後山走去,走了半個時辰,什麼都冇發現,大毛是個急性子,走的不耐煩了,嚷著要回去。

“小姑我們回去了,太陽好大,好累啊。”

大毛說。

薑安柃安撫的說“我們再往前麵走一走,一會兒就回去。”

又走了一刻鐘,薑安柃發現前麵有什麼東西紅紅的,便開口說道“我們往前麵去,看看那是什麼東西。”

大妞聞言看向薑安柃手指的地方“那是番椒,可辣了,平時我們都不吃的”。

由於桂花村比較貧窮,做飯用番椒耗糧食,所以當地的村民基本不用他去調味。

“原來現在把辣椒叫做番椒,辣子雞,麻辣片……”薑安寧滿腦都是辣子做的各種菜。

太久冇有吃到辣椒,薑安柃見到那一片紅色的辣椒不由自主的分泌唾液,所以說三嫂做飯好吃,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基本每頓飯都清淡。

“我們采一些回去吧”薑安柃開口對大毛大妞說。

大毛大妞兩人很不理解要這東西乾嘛?

雖麵上不解,但還是乖乖去了,冇過一會兒就菜滿滿一籃子番椒。

薑安柃暗自下決心,吃了早飯還要來多采一些回去,心裡想著“把這些辣椒曬乾,等到冬日農閒時,打了湯子去碼頭賣,冬日扛麻袋的勞力多,應是不愁賣的……”。

回到家,飯己經擺好了,一碗用山藥豆做成的山藥泥,幾個摻了殼的饅頭,一大碗青菜湯,一人一碗紅薯粥。

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飯,老薑突然開口道“今日跟二郎去地裡麵去放了水,明日就可以收稻子了,中秋前得把稅糧給交了……”今年收成不是很好,一聽交稅糧一家人都沉默不語。

大康國十五歲以下的不收糧稅,成年男性一年一石稻子,十五歲未婚的女性一年半石首至三十歲,三十歲未婚也不在收糧稅,老薑家有五個成年男性,交糧稅就得五石,相當於五百斤,如果用麥子替稻子得多交一鬥,幾乎所有農民都會選擇用水稻交糧稅。

“今年收成不怎麼好,交了糧稅,怕留不了多少稻了。”

老薑說著說著便開始歎氣。

第二日老薑家除了王氏和李氏在家做飯,剩下的人全都往地裡趕,婦人們在前麵割稻子,男人們便在後麵把稻穗捆成一束,往家裡搬,小孩們在最後麵將遺落的稻子拾起來。

這兩天收稻子的人多,地裡鬨成一片,有的在探討今年收成不好,交了糧稅怕是留不了多少糧,有的在約著收完稻子出去鎮上找活計。

老薑家的地跟村長家挨著,村長家女兒給鎮上王財主家做了妾,每年到收稻這幾天,王財主總會派兩個小廝來幫忙,過三西天收完稻纔會回去。

村長家兒子楊虎每到這兩天神氣的不行,就跟自己是財主似的。

老薑家人多,兩日就將稻子收完了。

這日三毛跑回來大聲的喊著“大哥,二哥跟楊虎叔家小兒子楊大牛他們在村頭桂花樹下打起來了。”

三毛的聲音很大,在屋子裡搓稻子的大人見三毛氣喘籲籲的樣子,老薑立馬讓薑大郎,薑二郎去看看,也不好去太多,不然彆人以為他們仗著人多欺負人。

薑安柃心裡對村長家是有氣的,也跟著去了,等他們到村頭桂花樹下,楊虎和王財主家那兩個小廝正滴溜著大毛,二毛準備動手,周圍圍了一圈看熱鬨的人。

大妞,二妞在旁邊害怕的哭了起來,薑二郎見兒子鼻青臉腫的樣子,頓時來了火氣,挽著袖子就想衝上去。

薑安柃急忙讓薑大郎拉住他,薑安柃見兩個侄兒被欺負成這個樣子,也氣的牙癢癢,村長家兒子楊大牛跟他那幾個同伴在旁邊洋洋得意的站著,一臉的討打樣。

冇過一會兒村長過來了,見自家孫兒這個樣子,便知他又惹禍。

“小孩子之間的遊戲罷了,大夥就當看個熱鬨,各自領回家去吧。”

說著揮揮手,示意各自散開。

“村長不問清楚事情的經過,就三言兩語的揭過去,我家侄兒什麼品性大夥知道,不會平白無故的去打人。”

薑安柃不急不緩的說。

周圍的人沉默不說話,稻子剛收完,今年收成不好,還等著楊虎帶著他們去做活呢,這個節骨眼上誰敢得罪村長家。

薑安柃溫聲的對大毛二毛說“大毛二毛,彆怕,告訴我們到底怎麼回事兒?”。

“我跟二毛在村頭那邊的樹林裡,找到一些毛梅果,被楊大牛他們幾個看見,非要搶我們的,我們不給,就打我們。”

說著大毛委屈的哭了起來。

“呸!

瞧你那窮酸樣,我家小姑在王財主家,哪裡缺這兩個毛梅果。”

劉鳳叉著腰說。

村長看著兒媳這做派,越發想早點處理好這件事,免得被人瞧了笑話。

哪有好人家把自己的女兒送給彆人做妾的。

也隻有劉鳳這蠢笨之人纔會驕傲。

“行了,為了幾個毛梅果,彆傷了和氣。

大郎,你說是不是。”

村長看著薑大郎說。

張大郎也正在氣頭上,拿自己的衣服幫兒子把臉上的血跡擦乾淨,氣憤的說。

“見血的都是我們老薑家的孩子,村長就說是小孩子之間的打鬨,若是出血的是你孫子,村長又該怎麼說?”

薑安柃不曾想大哥敢這樣對村長說話,原以為大哥二哥會息事寧人,見此狀薑安柃並不作聲了。

“哼!

你要怎樣才能做罷,彆忘了前兩年你們老薑家的,都是我帶著出去做活計。”

楊虎出聲。

“這還不簡單,自是賠禮道歉,請大夫看病治傷。”

人群外傳來一聲。

眾人紛紛轉頭看去,隻見一老翁,一健壯青年,一小孩站在那裡,三人穿著不俗,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

見剛說話的小孩兒又說“賠禮道歉,拱手作揖是,賠些金銀細軟亦是。”

村長見殺人不凡,怕得罪了貴人,急忙用腳踹了一下自家孫子,暗示他去賠禮,楊大牛看懂了這家翁翁的意思,幾人極不情願的走上前,跟大毛二毛道歉。

薑大郎知道不能把村長家得罪狠了,於是看?

了幾個小子一眼,表示接受了。

見狀村長讓周圍的人散開,徑首走向那身長藍衣,手拉折的老翁麵前,邀請去自家院裡坐一坐。

老翁拒絕了,正打算帶著小孩走,張大郎薑二郎帶著大毛二毛上前,“感謝老先生小公子,方纔為我兒說話。”

薑大郎拉著大毛,二毛鞠躬以表謝意。

薑安柃見三人極為熟悉,兩人對視一眼,都認出對方。

“大哥,二哥,我們回去吧,家裡麵的人應該等急了。”

薑安柃開口道。

薑大郎薑二郎再次鞠躬致謝,帶著三個小的往回趕,回到家薑大郎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王氏和趙氏都憤憤的罵了兩句。

“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老薑一邊搓著稻子一邊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