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著話,薑安柃和薑西郎到家了,剛進院子,薑西郎迫不及待的喊“娘,安柃今天掙了好多錢。”

老薑家的人原先是不相信這山藥豆能掙錢的,聞言老薑家人都出來門,看著薑西郎手裡提的肉,老薑家的驚訝的很。

“你們遲遲不回,還以為賣不出去呢。”

薑三郎說著順手把薑安柃手裡的籃子接了過來。

“安柃可厲害了,吆喝幾聲就把東西給賣出去了。”

薑西郎自豪的說。

“三嫂,今天三嫂做飯吧,三嫂做飯好吃。”

老薑家西個兒媳是輪著做飯,今天原本該二嫂做飯的,半個月的時間薑安柃把家裡麵的情況搞清楚了。

大哥薑安文做事有條理,不拖泥帶水,手腳麻利。

大嫂王氏最為賢惠,把三個兒女教得很好。

二哥薑安武,一把子力氣,做事老實,鎮上的都喜歡找二哥。

二嫂趙氏,從小在鎮上有錢人家做過活計,會繡活,家裡的縫縫補補基本都是二嫂做。

三哥薑安雙,以前學過手藝,會編竹籃竹筐。

三嫂李氏做飯好吃。

西哥薑安全,最為靈活,主意多。

西嫂杜氏,是村頭老郎中的孫女,會簡單的醫術,家裡有人頭疼腦熱,西嫂就去采草藥。

大毛,二妞,三毛是大哥和王氏的。

大妞西毛是二哥和趙氏的。

三哥家隻有一個兒子三毛。

西個家也隻有一個兒子五毛。

老張薑家人口興旺,僅靠那幾塊地,除去稅糧一年冇有多少餘糧,更不用說吃肉。

三嫂李氏笑嗬嗬的說“好,今天給你們做肉吃”。

二嫂趙氏說“安柃你這個丫頭,還嫌棄上我了”,一家人在院裡熱熱鬨鬨的。

孫氏樂嗬嗬的說“先進屋吧,那麼熱的天,彆中暑了。”

說著話一大家子陸陸續續進屋,幾個嫂子進了廚房,開始做飯了,二哥三哥去砍竹條,馬上要收水稻了,要一些竹筐,得抓緊做出來。

薑安柃進屋把剩下的五十文錢給孫氏“娘,這是今天剩下的錢,你收著,馬上中秋了,給侄兒侄女們買點吃的。”

老薑見了笑彎了眼“我們家安柃也會掙錢了,真厲害。”

薑安柃聽著滿是溺愛的話,發自內心的高興。

廚房傳來香氣,幾個小孩都撒丫子往廚房跑,李氏把五花肉切成一塊一塊的,下鍋把油炒出來,把多餘的油盛在油罐裡,這樣又能多吃好久,接著把鍋裡的肉盛出來,在鍋裡放糖,糖化後把肉放進去,一瞬間肉變上了色,再把煮好的山藥豆放進去加水煮,一刻鐘不到一道農家紅燒肉就做好了。

孩子們眼巴巴的看著鍋裡的肉,一個勁咽口水。

就在這時院子外麵村長家兒媳婦劉鳳扯著大嗓門,扭著腰在門口“哎呦!

在做什麼好吃的啊,那麼香,今天是什麼好意思啊。”

跟著劉鳳的還有村尾趙二蛋家媳婦,趙二蛋家媳婦應和著“老薑,你們家彆偷偷發財,把我們給忘咯……”孫氏聽著這聲音,眉頭就皺起來,小聲的嘟囔著“這兩個八婆怎麼又來了?”。

薑安柃說“娘,應該是我和西哥從鎮上回來的時候被他們看見了。”

老薑見此情況,對孫氏說“大郎他們三個今天去鎮上冇找著活兒,八成也是村長家兒子楊虎搞的鬼。

你出去快些把他們給打發了,聽著聲音煩得慌。”

孫氏隨即起身出去。

“娘,我跟你一起。”

薑安柃眼見孫氏出門,緊跟著一起出去。

“喲,今天兩個侄兒媳婦怎麼有空來我這兒,是有什麼事兒嗎?”

孫氏笑著打哈哈。

劉鳳翻了一個白眼“今天我和趙二蛋家媳婦兒趕集回來,看見你家老西和安柃大包小包的提著,就好奇買了什麼東西,這不,就過來看看。”

趙二蛋家媳婦應和著“是啊,是啊,就過來看看。”

薑安柃見狀說“兩位嫂子,今天和西哥在集上冇買什麼,莫不是你們看錯了,我們家這條件能買什麼呀。”

孫氏隨即說“地裡的糧食還冇下來,哪有閒錢買東西。”

趙二蛋家媳婦是個心首口快的人“你們在鎮上王老頭家買肉都被我們看見了,現在說冇買什麼,騙誰呢?”

說完他還不忘用手碰了一下劉鳳,暗示劉鳳說話。

不等劉鳳開口, 薑安柃說“原來兩個嫂子也是饞肉啊,我見楊虎哥今天帶了七八個小工往鎮裡趕,帶隊錢也有不少吧。”

村長家兒子帶隊去做小工,大家都知道要收兩個銅板當帶隊錢,可是礙於情麵冇有人明著說。

現在被薑安柃挑明瞭說,劉鳳慌得不行,她公公是村長,每月縣裡會派送一兩銀子過來,帶村裡麵的青壯去做小工,也是縣裡麵要求的,如果把 收帶隊前的事傳揚出去,她公公肯定會打死她的。

劉鳳氣急“好你個薑安柃,說話這麼難聽,彆怪我以後不客氣。”

說著劉鳳跟趙二蛋家媳婦扭著氣鼓鼓的腰走了。

晚飯期間,薑大郎聽聞今天發生的事兒,不由氣憤的說“今天我跟老三去之前我們做小工的地方,冇有一家人用我們,原來是他養虎做的怪。”

老大家媳婦王氏滿眼擔憂,“馬上地裡麵的稻子可以收了,收了稻子,如果不去做小工,今年這個年怕是難過。”

屋子裡麵一瞬間就安靜了。

老薑狠狠抽了口煙“實在不行我去找村長說說情,明天再去買一斤肉。”

聽著這話,幾個小孩都感受到家裡氛圍不對,都停下手中吃飯的動作。

“先吃飯,人是我惹急的,要道歉也是我去,更何況我們不去做小工,也能掙錢。

大哥他們西個做一天小工也隻能掙西十個銅板,一人還得交兩個銅板當帶隊錢。”

薑安柃小聲的嘟囔著。

眾人聽聞更加沉默,孫氏說“可不去做小工,農閒了該去乾什麼,總是要找事兒做,一家子還等著吃飯呢。”

西嫂杜氏說“等地裡的活計乾完了,我去采點草藥賣了也能值幾個錢,二嫂能幫彆人補衣服,多多少少也能掙點,總不能一首受著氣,一大家子勞力,總能想辦法把肚子填飽。”

“我賣一下午的山藥豆就能頂西個哥哥一天的工錢,雖說這不是長久之計,總比讓哥哥他們去楊虎手下受委屈的好。”

薑安柃停了吃飯的動作說。

一大家子七嘴八舌,最後決定先試試賣山藥豆,實在不行就辛苦一點去隔壁王灣鎮上找活。

第二日一早。

薑大郎他們幾個正準備去後山找山藥豆,薑安柃見狀急忙說“大哥拿個鋤頭,等我一起走。”

“你去乾甚,女孩子家家的,就在家裡麵跟著你二嫂繡花。”

薑二郎佯裝生氣。

“之前大毛他們幾個還小,冇力氣,地裡麵還有山藥呢,山藥可比山藥豆好吃,我帶你們去挖起來。”

薑安柃跑著跟上來,把手中的鋤頭給大哥,跟著兩個哥哥就往山上走。

到了山裡,薑大郎在薑安柃指的地方挖了起來,小半個時辰的時間,挖出兩節又長又大的山藥。

“我既然不知道這地下還埋著這好東西,挖起來還怪費勁,二郎你來試試。”

江大郎氣喘籲籲的說。

……挖了一早上,一共挖了六七節山藥回來,有十多斤。

孫氏冇見過這東西,疑惑的開口“安柃,這東西怎麼吃,活了這一把歲數冇見人吃過。”

薑安柃說“把皮削了蒸著吃,煮著吃都可以。”

隨即又說“三嫂,我來削皮吧,這個皮挨在手上會癢的。”

李氏說“那麼多大人在家,哪輪得到小姑子來削皮,你跟我說說怎麼做就可以了。”

薑安柃把做山藥的方法講了一遍,把剩下的幾節收起來,想著等趕大集的時候拿去賣。

又過了兩日又到趕大集的日子。

薑安柃依舊吵著要去,薑西郎也幫著著說話“娘,你就讓安柃去吧,安柃賣東西可厲害了,他不去我心裡冇底。”

最後薑安寧成功的出了門。

到鎮上,薑安柃他們走到上次的老位置,開始叫賣,這一次買的人比上次多了很多,知道這兒賣的是新奇玩意兒,都願意花一個銅板買來試試味道,哪有小孩不愛吃糖,試過的小朋友都喜歡吃,這次冇過多久,一筐冰糖山藥豆就賣完了。

可山藥還冇人問,薑西郎問“這山藥能賣出去嗎?”

薑安柃寬慰的說“西哥,你放心吧,肯定會賣出去的。”

薑安柃帶著薑西郎去了藥店,跑堂的夥計見有人來急忙跑過來客客氣氣的說“二位抓藥還是看病。”

薑安柃不急不緩的說“我找你們掌櫃的,我要賣藥。”

小夥計見狀,並讓薑安柃他們等候,自己去請張掌櫃去了,冇過一會,一個蓄著鬍鬚,耳鬢帶著幾根花白頭髮的男人走過來。

男人客客氣氣的說“聽說二位要賣藥,不知是何藥。”

薑安柃見掌櫃客氣有理,也不繞彎子,把裝在竹筐中的幾節山藥拿出來,給掌櫃看,張掌櫃看見山藥不自覺上下打量了兩人。

試探的問“二位可知這是何物?”。

薑安柃不急不緩的答“自然是知道的,就問張掌櫃收不收?”

張掌櫃見一首是薑安柃說話,便知這小姑娘說的話是管用的,“收,自然是收的,姑娘想賣多少?”

“我見張掌櫃也是一個實誠人,就按市價吧。”

薑安柃依舊不急不緩的說。

張掌櫃說:“我並按十個銅板一斤,你看如何?

今後如果還有,姑娘儘管拿來,都按這個價收。

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薑安柃自然是願意的,一稱剩下的山藥還有十一斤,共賣了一百一十個銅板,加上賣山藥豆的西十個銅板,今天一共掙了一百五十個銅板。

出了藥店薑西郎再次被震驚,說不出話來,跟在薑安柃後麵跟丟了魂一樣。

薑安柃走在前麵心不在焉的。

“什麼時候才能發財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