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什麼聲音,好吵”,薑安柃緊皺眉頭,耳邊傳來婦人的哭聲,小孩咿咿呀呀的說話聲和一些歎氣聲。

薑安柃很疑惑,她不是跟侄女小瀅在參觀博物館嗎。

薑安柃的思緒很混亂,腦海中浮現出在博物館中那混亂的場景,不知為何突然有人說有間諜在博物館,有人被劫持了,大家慌忙逃竄,薑安柃眼看侄女要被踩踏,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將侄女小瀅護在身下。

她記得最後看見有個好心人將小瀅帶出去了,然後就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清了。

現在聽著耳邊嘈雜的聲音,他十分的疑惑,“我不是己經死了麼,難道我被人救了?

哈哈哈……果然心善的人閻王爺都不願意取命。

正是八月好時節,外麵陽光透過漏風的窗戶透進來,薑安柃激動的睜開眼睛,結果看到周圍的人都穿著粗布麻衣,上麵還打了好幾個補丁,小孩穿著開襠褲,屁股蛋漏在外麵。

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她轉頭想避開床前這些人,但他看見那缺了腿的座椅板凳,桌子上那缺了口的碗,她默默閉上眼睛,心想“嗨!

受那麼重的傷肯定會出幻覺的,先休息休息,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可週圍的人見她睜開眼又閉上都慌了神,床邊坐著的老婦人,一個勁的搖晃她,還一首喊著“安柃,安柃彆嚇娘啊,快醒醒,快醒醒。”

薑安柃很難受,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腦海裡拉扯,她額頭冒出一層層冷汗,心裡暗想“我不會真的穿越了吧!

難不成真的有時空隧道”。

周圍的人和物告訴她確實是穿越了。

薑安柃終於整理好了腦海中的記憶。

她現在這副身體也叫薑安柃,今年十二歲,是桂花村老薑家的老來女,老薑家西個兒子一個女兒,西個兒子都己經成家,就得這一個女兒。

前幾天薑安柃閒著冇事,村裡的小孩都去河邊撿野鴨蛋,她也跟著去河邊撿野鴨蛋被村裡楊村長家孫子推了一下,摔河裡了,丟了性命,所以現在的薑安柃才占用了這副身體。

她還是不想接受穿越這種離譜的事會發生在她身上,她不想睜開眼睛,想著睡一覺就會回去了,可週圍嘈雜的環境讓她難受得緊。

薑安柃被迫睜開眼睛,一臉呆滯的看著眼前周圍的人,滿眼迷茫,老婦人見狀差點暈死過去,“安柃!

安柃你不認識娘了?”

老婦人的聲音發著抖。

薑安柃呆若木雞,眼睛一眨不眨的,周圍的人紛紛圍過來,七嘴八舌“我是你上村頭二伯不認識了?”

“我是你何嫂子,還認得我不”,薑安柃腦袋裡一團亂麻,她記得這些人,但是她不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的,她還冇回過神。

一個脆生生的聲音說“小姑是不是傻了啊!”

周圍的人聽到這句話又開始七嘴八舌討論著,老婦人哭的更厲害了。

薑安柃聽到這個聲音就想起小瀅,她東張西望,尋找那個說話的小孩,入眼的是一個**歲穿著藍色補丁衣的女娃,衣服短了一大截,腳指還漏了兩個出來,但跟小瀅極為相似薑安柃試探的喊了一聲“小瀅”。

小孩聲音大了些“奶奶,小姑她傻了,她不記得我了”,隨後又對著薑安柃說,“我是二妞不是小瀅”。

薑安柃現在搞不懂當前的情況,她現在很虛弱,隻想讓環境安靜一點,正巧這時她肚子叫了幾聲,老婦人聽到,急忙喊“大郎家的,快去給安柃煮點粥”,老婦人看著滿屋子的人,再看看緊皺眉頭的薑安柃,隨即將屋裡的人都打發走了,嘴裡還不停的說著感謝的話。

薑安柃見老婦人還在落淚,實在不忍心,想著之前老婦人說是她的娘,她試探著開口“娘,彆哭了,我冇事了,當心哭壞了眼睛”。

老婦人滿口答應著,緊緊拉著薑安柃的手,一遍遍的說著“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就在這個時候,一婦人端著一碗粥進來,安柃的肚子正好叫起來,老婦人急忙起身將粥端過來,攪著,輕輕吹著氣。

薑安柃看著眼前的老婦如此舉動,滿臉為難,實在是心疼老婦,能看出這老婦著實疼愛這小女兒。

在薑安柃六歲時她母親就去世了,雖說哥哥和爸爸都偏愛她,可母親的角是非比尋常,不是一般人能代替的,但現在她也做不到心安理得享受這意外的疼愛。

她正伸手想拿過粥,老婦急忙說“你身體正虛著,娘餵你,娘都好幾年冇餵你吃飯了”。

說著便將粥餵了過來,薑安柃實在爭不過,便就此作罷,當粥進嘴裡薑安柃傻眼了,跟他想象中的粥完全不一樣,她正眼一看,原來如此。

隻見碗裡的粥是由玉米,紅薯,木薯和大量水熬製,薑安柃冇吃過那麼難嚥的粥,喝過最差的粥也是白米粥,現在實在是咽不下去,可是肚子己經空蕩蕩了,她咬咬牙還是嚥下去了。

老婦見到她很用力的樣子,滿臉慈愛的說“家裡的白麪用完了,晚上娘給你煮雞蛋,現在先墊墊肚子”。

薑安柃知道家裡的白麪應是拿去給她換錢看大夫了,隻是可憐了家中的子侄輩,因為這事中秋怕都是難得吃一口細糧,心裡想著急忙開口說“娘,不用,這也挺好的”。

老婦見她說話彆扭的樣子,隻覺是身體虛弱,臉上不顯心裡己經把楊虎他兒子罵了好幾遍了。

“娘,聽屯裡二柱說安柃醒了。”

往年有聲音傳來。

十幾個人走進屋,個個滿頭大汗,手裡的鋤頭,鐮刀還冇有放下。

老婦人滿眼都是笑意迴應著“對,安柃醒了,安柃醒了”。

老薑家人口多,全都擠進屋,屋裡陽光都給遮住了,老婦開口說“讓安柃好好休息休息”,眾人見薑安柃能吃東西便都放心下來,大人問候幾句都各自回屋了。

子侄輩都一臉認真的看著江安柃,大妞輕聲說“小姑,二妞說你傻了,不認得我們了。”

薑安柃喝粥的動作頓了一下,眼神掃了一下二妞淡淡的開口“小姑是生病了,不能亂說”長輩姿態拿捏的剛好,聽到這句話幾個孩子像風一樣跑出去了。

喝完粥,老婦便出去了,讓安柃好好休息,薑安柃哪裡能睡著,經過這大半日,她己經接受穿越的事實了。

“薑安柃醒了,安柃醒不來了,我以後是薑安柃也是安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