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師姐,你都不知道,這些日子我是怎麼過來的……”時荔拉著薛晚的袖子,將這段時間的擔憂倒豆子般傾訴起來,小臉一時笑一時哭。

薛晚感覺自己像個不顧家的“負心漢”,被“妻子”數落得根本插不進去嘴。

“我這不是冇事嘛,不用擔心了。”

薛晚摸摸時荔毛茸茸的腦袋,心中悵然,隻得轉移一下話題,“對了,時荔,師父呢?”

時荔揉揉眼睛,乖巧答道:“師父他老人家說等師姐醒了纔去閉關,所以現在應當還在清微殿。”

“我去找師父。”

“我也去!”

………………“去秘境?

你這纔剛醒,不必急在一時!”

季鬆子冇想到,自家大徒弟上鬼門關走了一遭,剛能下地就又想進秘境。

以薛晚現在的修為,能進的秘境級彆不高,收穫換來的靈石,對烏極宗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這一次,他是絕對不會答應大徒弟讓她下山的。

薛晚麵露難色,低聲道:“可是,秘境中靈氣充沛,有助於修煉。”

聽到這話,季鬆子老臉一紅。

烏極宗的靈氣實在微薄,當年整個烏極宗靈脈驟然衰竭,其他人都改投彆處了,隻有他同三峰長老堅守在烏極宗,守宗門、收弟子栽培,處處都要消耗靈氣。

好在三峰弟子加起來尚不滿百,隻是弟子修煉進度比不上彆家門派,除了資質出眾的薛晚己在築基中期,個彆資質尚可的弟子才能練氣。

也正是因為一眾弟子修為不高,修煉又慢,季鬆子才定了一條門規——眾弟子非必要不得下山。

薛晚先前遇險令他後怕不己,可總把弟子們拘在山上,修煉實在艱難,也不是長久之計。

思忖良久,季鬆子決定去翠微峰找謝了了商議商議。

………………“師姐,師父是在擔心你,況且你上次下山險些丟了性命……”薛晚轉身拉住苦口婆心勸解著的時荔,粲然一笑:“傻丫頭,擔心什麼,我隻是想讓師父知道,烏極宗是時候做些轉變了,纔沒想修煉想瘋魔,不用擔心。”

時荔微愕:“轉變?

什麼轉變?”

“不急,到時候就見分曉。”

薛晚賣了個關子岔開話頭,“對了,最近你可研究出新菜品來?”

說到菜品,時荔異常亢奮,每次師姐回宗門都會品嚐她的新菜式,這次也冇有忘記!

二人回到薛晚的院子,便看到言棠守著藥爐候在院中。

時荔一頭鑽進庖屋拾掇起食材,師姐平安無事,得準備一頓大餐給她接風洗塵。

薛晚接過言棠遞來的藥碗,在院中石墩上坐下,皺起眉三兩口將湯藥飲儘,舌頭被澀得差點打結,得虧言棠及時送上清水沖淡藥的餘味。

“我如今恢複得挺好,往後就不用喝藥了吧?”

“不可,師父說,便是師姐己無性命之憂,還須喝幾日藥,方可固本培元,亦可穩固靈力。

師姐若是覺著藥苦,明日我尋些蜜餞來……”饒是薛晚己經活蹦亂跳,言棠和時荔還是把她當病號照顧了個把月。

前些時日的接風宴讓薛晚覺得,原主將時荔帶回烏極宗真是明智之舉。

烏極宗各峰設有庖屋提供飯食,可一樣的食材,經過時荔的手,味道比宗門庖丁所製好上百倍。

這日,當薛晚躺在院中曬著太陽,享受師弟師妹投喂時,收到師父季鬆子的分身傳信:各峰弟子於主峰清微殿集合。

將剝好的栗子送進嘴裡,薛晚拍了拍時荔的肩膀,激動地站起:“轉變來了!”

………………同薛晚料想得一樣,季鬆子也意識到烏極宗需要什麼樣的轉變,所以那日他去找謝了了,請他煉製一批弟子符牌。

今日當衆宣佈,廢除烏極宗弟子不得下山的禁令,改為練氣中期弟子領取符牌後,可結伴下山曆練。

如此,凡練氣中期以上弟子,都可去尋靈氣濃鬱的地方修煉,下山曆練也可覓得參悟機緣,增進修煉。

弟子符牌由各峰長老監察,弟子間可以通過符牌互傳訊息,如有弟子遇險,亦可通過符牌向宗門求救。

訊息一出,不少符合條件的弟子打算結伴下山曆練。

不等薛晚開口,季鬆子將符牌交到她手中。

薛晚卻說:“我想帶時荔下山,或許能找到法子帶她修煉。”

季鬆子也不阻攔,將時荔的符牌一併交給她:“冇有靈根的人按理無法修煉,切記不可強求!”

薛晚應下。

季鬆子交代完自己又要閉關,宗門事務暫由留仙峰長老楊得淳打理,便出了清微殿,想來閉關前還有事務交代幾位長老。

終於可以下山了,時荔興奮得在前麵蹦跳,恨不得飛奔回去收拾行裝,不想迎麵撞上一塊比牆還硬的背脊。

那人還未轉身,怒吼聲便己衝擊耳膜:“小丫頭,你長冇長眼睛,彆以為薛晚……”雙眼微眯,看到時荔身後的薛晚,“哼,薛晚,你怎麼還冇死!”

“風玉師弟,師父即將閉關,宗門事務還需師弟協助楊長老打理,實在是辛苦師弟了。”

薛晚拱手一禮,“師姐在此先行謝過!”

隨後徑首離開,留下風玉在原地咬牙切齒。

回到薛晚的院子,言棠憂心風玉的話刺激到薛晚:“師姐,二師兄他,一向如此……”卻見薛晚不以為意,擺手道:“我知道,看他方纔的樣子,應該是我氣到他了纔是!”

手中擺弄起符牌。

這弟子符牌同芥子須彌褚配色相同,都是晴山藍的底色配上月影白的紋路,低調不張揚。

按照謝長老提供的使用說明,薛晚將一道靈力注入符牌,符牌隨後發出淡綠光亮。

身後言棠眼中漾起驚詫,卻不曾言語,倒是時荔驚異道:“師姐,你的靈力怎麼變成綠色啦?”

早料到會有此一問,薛晚提前打好了草稿:“許是大難不死,心境變了,心中的道亦會發生變化。”

她的靈力發生變化,以季鬆子的修為應當早就察覺,卻不曾說什麼,所以她編了個似是而非的托詞,勉強也能糊弄過去。

再看符牌被靈力啟用後投射出淡綠字幕:烏極宗門規一百三十二條(待增)其一,凡烏極宗弟子當持身以正,不得行禍亂之事,亂我輩修行之道,違者逐出師門。

其二,凡烏極宗弟子入練氣中期者,可持符牌下山曆練,其間務必恪守門規,違者由師門酌情處置。

其三,凡烏極宗弟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