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會議結束後,蘇辭染有一種“終於解脫了”的輕鬆感。

剛走出浮影,蘇辭染看到一輛車停在了路邊。

沐清越倚靠在車上,蘇辭染不禁感歎:“不愧是全書最溫柔的人,這大長腿,要是改成漫畫,看了都要舔屏。”

“姐姐,你在自言自語什麼呢?”

鄭青言在蘇辭染身後開口,把蘇辭染嚇得不輕。

蘇辭染有些生氣:“鄭!

青!

言!

你下次再一聲不吭突然開口,我一定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鄭青言拉著蘇辭染的胳膊晃:“姐姐我錯了,你彆生氣嘛。”

蘇辭染瞪了他一眼,抽回了自己的胳膊:“你明天再來公司簽約,找沐清越。”

說完便向沐清越走過去,沐清越抬頭看到蘇辭染,幫她拉開車門:“染染,董事長晚上要帶你和你的兩位姐姐參加陸總的訂婚宴,下午禮服纔會送到。”

蘇辭染有些犯難:“我可以不去嗎?”

沐清越坐上駕駛座,慢慢向蘇辭染靠近:“這可我可做不了主。”

蘇辭染被他突然靠近嚇了一跳:“怎麼了?

我臉上有東西?”

沐清越越靠越近,兩人距離極近,蘇辭染有些慌:他不會是要親我吧?

不好吧?

沐清越勾唇:“安全帶冇拉。”

說完抬起手幫她拉上了安全帶:“想什麼呢?”

蘇辭染有些尷尬,輕咳了兩聲,一張小臉不知不覺己經全紅了,恨不得找這個地縫鑽進去。

兩人一路無言,一到家蘇辭染就跑了。

蘇辭染前腳剛進門,停好車的沐清越後腳就跟進來了:“董事長,這是你要的檔案。”

蘇雅仁接過檔案:“留下來吃個飯。”

沐清越點了點頭,在蘇辭染旁邊坐了下來。

想到今天晚上的宴會,蘇辭染看向蘇雅仁:“媽,晚上的訂婚宴,我可以不去嗎?”

蘇雅仁疼愛地看著她:“染染,其他什麼事情我都依你,但這次是必須要去的。”

蘇辭染低著頭:“好吧!”

晚上,蘇辭染一身紅色禮服出席宴會,後背大片外露著,被散下來的長髮遮住,裙子到腳踝處,腿邊還開著叉,一雙白色高跟鞋上點綴著一些碎鑽,像極了要走紅毯的大明星。

蘇辭染第一次穿高跟鞋,走得極其難受,一進宴會廳就往休息區的方向走。

“二十二年冇穿過高跟鞋,才知道這鞋穿著這麼難受。”

蘇辭染自言自語道。

這時有個穿著米白色禮服的女人走過來,坐在了蘇辭染旁邊:“三小姐是不是不適應穿高跟鞋?”

看著眼前的人,蘇辭染想到她穿書那天看到的那個新聞:“你是聶寧希?”

聶寧希笑道:“難怪三小姐還記得我,你也知道,今晚是我跟陸則川的訂婚宴,還請三小姐安分些,不要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蘇辭染一聽語氣不對,還冇出聲,聶寧希就起身走了。

蘇辭染有些無語,什麼意思?

警告我不做妖?

不對,聶寧希的性格不這樣啊?

難道是我的到來,係統出漏洞了?

蘇辭染想著想著,便有些餓了。

此時宴會上人很多,蘇辭染看到不遠處一桌子的甜點,又看了一眼高跟鞋。

“算了,豁出去了。”

蘇辭染起身,往甜點的方向走。

休息區和取餐區中間有一個水池,蘇辭染經過時看了一眼,不禁打了個寒顫:“我知道這水池深,竟不知道這麼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