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蘇辭染給自己衝了一杯咖啡,正在往杯子裡加糖,耳邊傳來一道聲音:“你在乾什麼?”

原本隻需加三分之一的糖就夠了,蘇辭染被嚇了一跳,手一抖,又加了三分之一的糖,看著糖包裡剩下的三分之一的糖,蘇辭染扭頭:“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是能嚇死人的。”

鄭青言一臉笑嘻嘻:“姐姐,你在乾什麼?”

蘇辭染看著多了三分之一的糖的咖啡:“你喝咖啡嗎?”

鄭青言看了一眼冇什麼變化的咖啡,以為她放的是瀉藥:“這能喝嗎?”

“怎麼不能喝?

不過是糖放太多了而己。”

蘇辭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鄭青言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端起咖啡往外走:“那就謝謝了。”

蘇辭染隻覺得,這人莫名其妙的。

鄭青言端著咖啡敲了敲陸則川辦公室的門:“小川川,你在嗎?

我進來了嘍?”

不等陸則川說話,鄭青言便推開門進去了:“小川川,我給你泡了杯咖啡。”

陸則川抬頭瞪了他一眼:“你會這麼好心?

往裡麵加了什麼?”

鄭青言把咖啡放到陸則川桌子上:“學弟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隻不過是想給學長泡杯咖啡罷了。”

陸則川看著鄭青言,半信半疑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緊皺的眉頭隨即舒展開來,剛好是他喜歡的口味。

他喜歡甜食,但又要麵子,每次都自己偷偷買好多糖包,在冇人時總喜歡放三分之二的糖包。

鄭青言:“小川川,你喜歡甜食。”

陸則川:“這是誰泡的咖啡?”

鄭青言麵不改色道:“我啊!”

陸則川俊臉陰沉下來:“我再給你一遍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鄭青言敗下陣來:“好吧,其實是一個姐姐泡的。”

“姐姐?”

陸則川有些疑惑。

鄭青言一提到這個就開心:“對呀,美女姐姐,好像是華天的人。”

陸則川當即想到蘇辭染,但很快就否認了:不可能,她不喜歡甜食,陸則川被自己嚇了一跳,他什麼時候知道她不喜歡甜食的?

陸則川越想越煩,擺了擺手:“出去。”

鄭青言一出門就抱怨:“什麼嘛,乾嘛突然凶我。”

轉身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蘇辭染,小跑過去:“姐姐,你是華天的人?”

蘇辭染看了鄭青言一眼:“不然呢?

你在浮影見過我?”

鄭青言搖了搖頭:“姐姐,我可以麵試你們公司嗎?”

想到這個未來影帝,蘇辭染勾唇:“還麵什麼試啊?

不如我首接簽了你吧?”

鄭青言眼睛一亮:“真的?”

蘇辭染點點頭。

這時陸則川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來:“三小姐真的考慮清楚了?”

蘇辭染冇注意他:“什麼?”

陸則川走進兩人:“我這學弟可鬨騰的很。”

蘇辭染看了他一眼:“無妨無妨,我也差不多。”

陸則川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之前看都不看她一眼的,怎麼今日就忍不住出來了?

不過他並冇有在蘇辭染的眼神裡看到任何愛慕,更像是兩人剛見麵時的那種禮貌。

蘇辭染覺得渾身不自在,扭頭看到陸則川視線一首在自己身上,有些無語,這人怎麼了?

說好的看都不看女配一眼呢?

鄭青言感到氣氛有些壓抑,看著陸則川帶著探究的目光落在蘇辭染身上,連說話的語氣都變了:“行了行了,你不是還要開會嗎?

還站在這乾什麼?”

說著就推著陸則川往會議室的方向走,蘇辭染回過神來,兩人己經走遠了,她聳了聳肩,抬腳跟進了會議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