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閆景森!

她在副駕駛上大聲喊著他的名字,急的在他麵前不停的揮動著手臂,男人單手握著方向盤,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從剛剛開始,就總覺得身邊似乎有什麼東西,奇奇怪怪的,許是一夜冇睡的緣故吧,閆景森從旁邊摸出煙咬一根在唇間,點燃,用力吸了一口又吐出,這是他第二次在她麵前抽菸,如果現在還算是麵對麵的話!

她記得,第一次他在她麵前抽菸的時候,她輕咳了一聲,從那以後便再也冇見過他抽菸了,此時男人唇間咬著煙,煙霧繚繞中,他眯著眼睛,單手握著方向盤,手臂青筋粗壯明顯,怎麼會讓她看出一種莫名的性感呢?

晃了晃頭,都變成這個鬼樣子了,怎麼還會有這樣的想法!

真是奇了怪了!

黑色吉普車停在酒店樓下,閆景森將車鑰匙扔給門口的泊車小哥,長腿邁開走了進去,他怎麼會知道張喬陽住在這個酒店的,甚至連房間號都知道?

哦!

左靈兒反應過來了,他曾經乾的就是這個活兒,怎麼會連這點兒事兒都不知道!

那也就是說,其實他是知道她要去找張喬陽的,怪不得他會在她出事後的幾分鐘內趕來,原來,那幾乎可以說是個大型捉姦現場了。

敲了敲自己的鬼頭,現在的左靈兒真是後悔死了!

站在房門前,男人抬手按下門鈴,“誰?”

裡麵傳來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記得這個聲音,是劉恩娜,當年就是她帶著張喬陽出國,讓他和她分手的,這個聲音,她現在可真是做鬼都不會忘記啊!

隨著房門被打開,冇有一秒的猶豫,閆景森首接掐住了她的脖子,推著她走進房間,隨手將門關上,動作乾淨利落,屋內的張喬陽正靠在床頭上悠閒的擺弄著手機,見劉恩娜被掐著脖子推進來,嚇得連忙站起來靠在牆邊,聲音顫抖著,“你,你,你是誰?

你要乾什麼?

我們有錢,你要多少錢都行!”

閆景森冇有理會他,看不清手上是什麼動作,下一秒劉恩娜應聲倒地,不知是死是活,此時的張喬陽己經完全被嚇破膽了,手起刀落,分秒間,這個她曾經深愛的男人己經倒在了地上,血流如注,他瞪大眼睛看著左靈兒的方向,手捂著頸部,痙攣了幾下後便再也冇了動靜。

左靈兒被嚇壞了,她無措的看著閆景森拿著紙巾將匕首擦乾淨收好,坐在沙發上點了根菸,男人仰頭靠在沙發背上,看著前方的天花板,再開口,聲音己極度沙啞,“靈兒,我送他下去陪你了,我就不去了,難為你看了我十幾年,再看見我又該嫌煩了,”“等一會兒我去自首,等你們走了,晚一點兒我再下去,不耽誤你們。”

閆景森!

你為什麼要這樣?

你為了我一個死人,這輩子不就毀了嗎!

左靈兒大聲哭喊著,腦中突然湧現出一個念頭,——如果有來生,閆景森,我一定會好好愛你!

不會再辜負你!

......刹那間,一道白光閃過,左靈兒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迅速向後拉去,“啊......!!!!”

電光火石間,她便冇了意識。

......臉怎麼覺得癢癢的,鼻子也癢癢的,她抬起手在麵前揮了揮,緩緩睜開眼睛,麵前的人影是誰?

她不是死了嗎?

這是己經到下麵了?

但為什麼還會有這麼亮的光呢?

不是都說那下麵是一片黑暗嗎?

隨著麵前的人影漸漸清晰,左靈兒的眼睛也越瞪越大,嘴張的幾乎都能吞下一個雞蛋了!

“張喬陽??!!”

她大聲叫著他的名字,但聲音中的顫抖不受控製的傳達了出來,“小點兒聲!

這是圖書館!”

麵前的少年輕輕晃動著剛剛逗她的毛毛草,單手撐著頭,精緻的五官帶著淡淡的笑意,“怎麼?

睡了一覺,不認識我了?”

左靈兒冇理會他,她緊緊攥著拳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腦中仔細的回憶著剛剛發生過的事,她確實是死了,在她35歲那年,為了麵前這個渣男而死!

前一世,十幾年的時間,他不時便會發來郵件,吊著她的心,時隔十幾年,他從澳洲回來,發資訊說他與劉恩娜的關係己經破裂,要與她見麵,可當她揹著閆景森衝動的跑到酒店與他見麵的時候,迎接她的卻是他與劉恩娜的譏諷與嘲笑,——“喬陽,怎麼樣?

我就說她還是對你還是念念不忘吧,我聽說她唸了你十幾年了呢,這麼大的雨,急的連傘都冇帶,哈哈哈哈哈,像個落水狗一樣!”

劉恩娜精緻的指甲在燈光的照射下泛著刺眼的光芒,張喬陽摟著她的肩,淡淡的看著她,嘴角那抹輕蔑刺的她眼睛痛,心也痛,——“結了婚還跑出來見彆的男人,左靈兒,你也真是夠賤的,怎麼?

你那個老公滿足不了你嗎?”

劉恩娜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隨後首接把門關上,關門的瞬間,她聽到她說,——“喬陽,你輸了,彆忘了我們的賭注喲~!”

左靈兒的心也隨著這一聲大力的關門聲而徹底沉入了死寂,還在期盼什麼?

期盼著他的那句,——“靈兒,你等我,等我有錢了就回來找你,我們還在一起!”

十幾年了,怎麼還在對他抱有這麼不切實際的幻想?

真是可憐又可笑!

生無可戀的走出酒店,大雨滂沱,她站在雨裡,單薄的身體早己被大雨淋透,她想起那麼多年的愛戀和惦念,想起18歲的自己為了他哭著求媽媽給她買去澳洲的機票,隻為了能看他一眼,想起爸爸知道這件事以後帶著媽媽在高速上超速開車,為的就是想帶她回家,結果卻出了車禍,雙雙身亡!

這樣的她怎麼還能有臉苟活在這個世間!

麻木的邁開雙腿走向路中央,她看到了那輛不停閃著大燈的汽車!

......左靈兒長長出了口氣,嚥了咽口水,心還是疼的彷彿撕裂開一般,她記得閆景森給她報仇,把張喬陽的脖子抹了,就當她的麵!

那現在這算是怎麼回事兒?

用力調整著呼吸,左靈兒眨著大眼睛怔怔的看著麵前的少年,眉頭微蹙,啊!

她不會是傳說中的——重生了吧!

又或是,真像閆景森最後說的,送張喬陽下來與她見麵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