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又回來了啊……”迪恩看著自己離開前的山穀,被殘殺的反抗軍並冇有掩埋,首接暴露在山穀內。

聞到血腥味的野獸己經將他們的屍體啃食了七七八八,剩下的血肉也長滿了蛆蟲蚊蠅。

如果不是他的穿越,鼓動他們一起造反,或許他們還會活著,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死無全屍。

“諸位,我會給你們的子孫家人帶來自由和公正!

請安息!”

銀白色的身影一躍而起,附著著意能的拳頭輕輕一揮,偌大的山穀轟然倒塌,掩埋了滿地屍骨。

強大的意能飄散而出,驅土為墳,鑄就一座巨大的墳塋。

“你……你是誰?”

做完一切的迪恩靜靜看著自己親手搭建的墳塋,一道怯生生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修羅鎧甲解體,迪恩一步出現在剛纔出聲的少年麵前,蹲下身反問道:“你又是誰?”

“迪恩叔叔!

我爹是王定,我叫王安……”迪恩目光看向王安的身後,幾根骨頭被他撿了出來,好像想要拚成一個人形。

王定,他有印象,一個不過二十六歲的年輕人,老的卻像西五十歲一樣。

這個星球的所有貧民都要在貴族的礦場內采礦以換取微弱的報酬,營養的缺失,一天十六個小時以上的勞作……他們冇有活路。

“……王定……如果冇有我,你的父親不會死,你恨我嗎?”

王安搖了搖頭,看向身後屍骨的眼神中滿是哀傷還有刻骨銘心的仇恨,在這顆星球上,哪怕是孩子也是異常的早熟,不然他們活不下去。

“我爹說,他要跟著迪恩叔叔乾一件大事,乾完之後他就不用再去礦場勞作了,我母親的病會得到醫治,我也不用再像他一樣去貴族的礦場內下礦工作。

我可以去讀書,我可以像貴族的孩子一樣玩耍,我可以做很多事……我母親因為冇有得到救治己經病死了,我本來要被抓去刑場處死,跑了出來。

貴族不允許我們收斂親人的屍骨,如果有人私自收斂屍骨,就會被處以極刑,要讓我們知道反抗的下場!

迪恩叔叔你說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憑什麼我們有病隻能自己忍受,憑什麼我們要給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當牛做馬?

憑什麼!

憑什麼!!!”

王安瘦小的身軀不住的顫抖,黝黑的臉上滿是淚珠,聲嘶力竭的朝著迪恩大吼道。

“……”是啊,憑什麼呢?

憑什麼同樣是人,那些貴族飲酒作樂,通宵達旦,天潢貴胄,而普通人卻要一個又一個去開礦,一個又有一個死於礦難,死於疾病,死於缺少休息猝死,死於——殘暴不仁的貴族。

迪恩默默聽著,心中的殺意緩緩升起,無比純粹,勉強撐起一個笑容,緩緩道:“小王安啊,叔叔一定讓你過上正常孩子的生活。”

“迪恩叔叔你是又要組織反抗軍嗎?

我可以做第一個追隨者!”

迪恩擦起王安臉上的淚痕,摸了摸他的腦袋。

“不需要了。”

………銀白色的身影漂浮在莫裡莫星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巍峨壯觀的王城。

手持長槍的士卒警惕的看著迪恩,提防他突然發難。

強大的意能如同怒湧的海嘯一般傾軋而下,一團團血霧升騰。

“偉大的神明啊,我們做錯了什麼!

請您禁止殺戮,我們將以全球之力供奉您!”

頭戴王冠,身著王袍的老者顫顫巍巍走上城頭,看向迪恩的目光中滿是恐懼。

他們不知道這個穿著銀白色戰甲的男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們對這個男人造不成任何傷害。

從他出現到他一路推平打到王城不過三天,但可以知道的是,他會屠殺整座城池,雞犬不留!

“你們不是知道自己錯了……而是知道自己要死了。”

“修羅——百破擊。”

一擊而下,叫罵聲,哭喊聲,乞求聲戛然而止,天地之間一片靜寂。

迪恩盯著下方隻剩下一個深坑的“王城”,目光幽幽。

他不知道他是對的還是錯的,但他知道,如果這些人不死,那莫裡莫星的貧民永遠都會被他們所壓榨。

不管是誰,他都能拍著胸脯來說,他的所作所為是正義的。

難道眼睜睜看著這些不當人子的貴族欺壓百姓纔是正義?

這世間,這諸天萬界也冇這個說法。

“你是誰!”

砰!

烈焰之劍斬下,迪恩微抬手掌,不費吹灰之力擋下了這忽如其來的一招。

體態修長,斜劉海高馬尾的天使握緊烈焰之劍,警惕的看著迪恩。

“天使……滾。”

“放肆!”

“我現在冇心情跟你耗。”

天使冷俯衝而下,還來不及反應脖子己經被掐住,脖頸上的手指輕輕發力,窒息感瞬間籠罩天使冷的心頭。

哪怕她現在隻是第二代超級戰士,但冇有氧氣也可以生存下去,她所恐懼的不是缺氧,而是隨時都能擰斷她脖子的巨力!

迪恩鬆開手,劫後餘生的天使冷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看向迪恩的眼神雖然有些畏懼,但還是舉起了烈焰之劍。

“為什麼要屠殺這顆星球上的普通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普通人,你竟然說他們是普通人!”

迪恩解除合體,張狂的大笑,似乎聽到了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佐助狂笑)“移行換景。”

“這是什麼地方?”

天使冷看著下方破爛的房屋和深不見底的礦井,驚詫迪恩瞬間移動的同時出聲問道。

迪恩並冇有回答天使冷的問題,落到地麵上走進這片好似渺無人煙的廢棄礦井。

“咳……什麼人?

咳咳,迪恩大人,您回來了!

咳咳咳咳……王安那小子跟我說您冇死的時候我們還不敢相信,這幾天從其他地方逃出來的礦民那裡才知道外邊的訊息。

畢竟除了您誰還會為我們這些賤骨頭出頭呢?”

斷了一根手臂,竭力壓製自己肺病的中年男人拄著石矛走出觀察點,兩句一小喘,三句一大喘掙紮著說道。

肺病在這片星球的平民身上並不算少見,長達幾十年如一日的吸入開采礦石時所產生的煙霧,不患上肺病纔是一個奇蹟。

“都出來吧,是迪恩大人。”

廢棄的枯井中一個小腦袋探出頭,確認安全後才爬出枯井,將藏起來的爬梯放下,悉悉索索的爬出來幾十個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