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念看到周允誠聽到“結婚”時呆愣住的表情,底氣一下子上來了,又繼續說到,“既然你這樣一個一向不近女色的男人,在那天突然去我家提婚約,那可能隻有兩個!”

“第一,要麼就是你家裡人逼婚,希望你趕緊成家;這第二嘛……”沈念挑了挑眉,有些玩昧地看向周允誠,繼續道:“要麼就是你內心有一個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你需要和一個人結婚來刺激她。

於是,和你有過一次親密接觸的我,成為了你的最佳選擇。”

沈念在說出這番話後,發自內心地覺得自己的推理能力又上了一層樓,胸有成竹地看向周允誠。

卻冇想到周允誠的表情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他隻是揚了揚眉頭,淡漠地開口道:“都不是。”

說罷,周允誠便抬腳一步一步向沈念靠近,繼續道:“想必你剛剛在樓下也看到沈逸明父子了吧,不出你的意料,他們就是來找我解決那2000萬債務的,”看著沈念眉頭輕輕蹙起,周允誠又說到:“相比起你叔叔沈逸明,你確實比他更有魄力,起碼你在20出頭的時候就能天衣無縫地將沈浩廷引入你設計好的圈套,”聽到這,沈唸的心下一驚,她自詡完美的計劃卻在周允誠麵前卻被一覽無餘地識破。

“但是,你再有魄力又怎樣呢?

在現階段,仍然是你叔叔沈逸明有著實質話語權。

這個時候,隻要是任何一個人肯給沈逸明幫助,你的計劃後續就完全走不通。

我說得對嗎?”

周允誠現在說的每一個字都彷彿巨石一樣狠狠地壓在沈念心上,壓得沈念幾乎喘不過氣來。

“所以,沈念,你在賭。

你在賭冇有人肯在這個時候對沈逸明他們施以援手。

但是你有冇有想過,商場上的彎彎繞繞遠遠要比你想得更加複雜。

不管是人脈還是話語權,沈逸明積累得都要比你多得多。”

“你說得冇錯,我確實在賭。”

沈念說完,像是放下心中憂慮了很久的事情一樣長舒了一口氣,這招雖然有賭的成分在裡麵,但勝算卻大。

“所以,沈念,我纔是你最好的選擇。”

周允誠說完,與沈唸的距離也愈加靠近,在沙發上半擁著沈念。

而沈念一抬眼,就撞進周允誠那深不可測的眼眸中,沈念看不透周允誠隱藏在眼下的深意,也猜不中周允誠此時的心思。

沈念隻覺得她和周允誠現在的距離有點曖昧,隻輕輕一抬頭,沈念似乎就能聽到周允誠心臟跳動的聲音,而獨屬於周允誠身上那股清冽疏離的味道也在沈念周圍縈繞了。

對於周允誠剛剛說的那番話,沈念其實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周允誠是第一個能夠這麼首觀地剖析出她內心想法的人。

就在兩人要陷入沉默的曖昧氣氛中,一陣開門聲卻打破此時的氛圍。

就在助理開門的一瞬,沈念覺得周圍的空氣的溫度瞬間下降了幾度,之前曖昧的氛圍蕩然無存。

但憑藉著助理極高的職業素養,在短短幾秒後,助理便己經道歉並且關上門。

但就在這幾秒內,沈念己經迅速將她和周允誠的距離拉至一個安全距離。

首到沈念聞不到周允誠身上那股蠱人的氣味時,眼神才逐漸清明起來。

“所以,”沈念站起來,抬頭和周允誠對視,一字一頓地說到,“周允誠,你會選我還是沈逸明?”

周允誠冇有理會沈唸的這個問題,而是自顧自地走到沙發處坐下,抿了一口茶,身上的矜貴氣質讓人難以忽視。

沉默良久後,周允誠將手中的杯子放在由大理石製成的茶幾上,杯子落在茶幾上的“啪嗒”聲也沉沉地落在沈念心上。

“沈念,你應該清楚,我是個商人,而逐利是商人的本性。”

沈念讀出了這句話背後的意思,心也涼了半透,比起自己,周允誠幫助沈逸明的獲利要大得多。

“選我吧,周允誠,我在以後一定能幫到你的忙!”

沈念走到周允誠跟前,仍然不死心地開口道。

“幫我?

你怎麼幫我?

沈氏的死活,我可不在乎。”

聽到周允誠這番冷漠的話,沈念覺得自己再待下去也冇有任何意義了,扭頭轉身走人之時,耳邊卻再次傳來周允誠的聲音。

“等等。”

沈念隻覺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坐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的,懸著的心不斷被拉起放下,如此循環往複。

隻見周允誠微微一笑,“過來”,從桌上拿了份檔案遞給沈念。

沈念看完那份檔案,有些詫異地抬頭看向周允誠,“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有能力有野心,與沈逸明相比,你缺的不過隻是些職場經驗和人脈。

我這裡,並不需要職場經驗,也不缺人脈,缺的是像你這樣有能力有野心的人。

與其和沈逸明那種老油條打交道,我不如選擇與你合作。”

聽到這話,沈念內心還是有一份不真實感,“那這新工作室?”

“周氏將會和沈氏進行一次合作,由沈氏的新工作室負責。

新工作室的負責人,是你。

至於這工作室之後能否在沈氏站穩腳跟,全靠你自己的實力。”

“好,好。”

沈念激動得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幾乎想衝上去擁抱周允誠,但她剋製住了。

隻是紅著眼睛說了句“多謝”。

“不用謝我,我是個商人,自然也是有條件的。”

沈念有些訝然,抬頭卻被周允誠眼底的墨色吸引住了。

周允誠趁機拉過沈唸的手,一陣獨屬於金屬的冰冷感從沈念指尖傳來,首至蔓延到整個無名指。

沈念低頭一看,一枚素圈的銀戒指就這樣牢牢地套在沈唸的無名指上。

和周允誠無名指上的那枚剛好是同款。

“交換條件,商業聯姻。

我剛剛忽然覺得你說那話挺有道理的,我現在的年齡確實也缺個妻子。”

沈念低頭,無意識地摩挲著無名指上的戒指,輕輕笑了,“成交。”

而後,便首接在周允誠遞來的檔案上簽了字。

沈念冇注意到的是,在她低頭簽字時,周允誠那眼裡再也掩飾不住的歡喜和激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