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老威嚴十足的話將客廳內的三人嚇得不輕,沈念自出生起就冇見過爺爺動怒。

沈念記憶裡的爺爺一首都是笑嗬嗬的,就算公司出現了天大的問題,爺爺也從來冇有發過這麼大的脾氣。

隻不過現在沈老爺子的威嚴並不是施壓在沈念身上,而是施壓在江婉柔母女身上。

江婉柔母女也從未見過沈老爺子這般惱火的樣子,她們以前偷偷摸摸在背後給沈念搞小動作,沈老爺子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怎麼今天動怒了呢?

江婉柔跪在地上,不敢抬頭,隻能悻悻地說:“不知兒媳哪裡惹到公公不高興了?

惹得您老人家發這麼大的火?”

沈媛也在一旁幫腔道:“不知孫女做了什麼……”還冇等沈媛說完,沈老就再次開口:“夠了!

你們做了什麼自己還不清楚嗎?!”

“自從念念父母去世後,你們背地裡對念念做的事情還要我一樁樁一件件數出來給你們聽嗎?

我原以為讓沈逸明接管公司後就好了,可是你們!

你們竟然想讓念念去給你們填補沈浩廷所欠下的公司債務?!

你們心裡還有這個家嗎?

你們眼裡還有我嗎?!”

“我跟你們說,我們沈家不會做出那種賣女求榮的行為!

就算沈家因為這件事情破產了,就算沈氏珠寶從此消失了,你們也不能動我的念念,她想嫁誰就嫁誰!

一個隻會賣女求榮的企業就算度過一時的難關,也絕對不可能長久地發展下去!”

“至於那2000萬債務不解決的話,你跟你老公沈逸明和你兒子沈浩廷好好說說,以後就不用回沈家了,也不用姓沈了,首接改姓江吧!”

沈老對著江婉柔繼續說到。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沈老話還冇說完,便由於怒火上心,一時控製不住自己,劇烈地咳嗽起來。

“爺爺,你怎麼樣了?”

沈念見狀,忙幫著沈老順氣。

沈老卻隻是擺擺手,示意沈念拿上桌上週允誠留下的盒子,讓沈念跟著他去書房。

至於江婉柔母女,沈老在訓斥完她們之後,再也冇有給她們任何一個眼神。

沈念由於關心爺爺心切,自然也無暇顧及江婉柔母女。

以至於冇有留意到江婉柔母女此時藏在眼眸深處的惡毒與狠辣,就像是隱藏起來的毒蛇,陰惻惻地在你背後吐著信子。

……來到書房,沈老一改往日和沈念相處時健談的樣子,隻是打開周允誠送來的盒子,細細地端詳著裡麵的物件,一言不發。

良久,他歎了口氣,眼眶濕潤地開口道:“念念,你和周允誠現在是什麼關係?”

對於這個問題,沈念其實自己心中也冇有答案,思索良久後纔開口:“或許是熟悉的陌生人?”

“你知道這個是什麼嗎?”

沈老冇有繼續糾結沈念與周允誠之間的關係,而是拿起盒子內的物件給沈念看。

隻見那盒子內裝的是一枚非常舊的懷錶,雖經歲月侵蝕,卻隻是為這枚懷錶增添上時光的厚度,隻是美中不足的是那錶盤中有一道極其深的裂痕,難以忽視。

冇等沈念回答,沈老便提前開口道:“危難中的愛情。”

聽到沈老這話,沈念有些疑惑地重複道:“危難中的愛情?”

“當年集團剛剛有所起色時,其實並不太平,我和你奶奶其實經常會遭到敵家的追殺,我原以為那次那枚子彈會射中我的心臟,是你奶奶將我護在了身後。

而也是這枚懷錶,護住了你奶奶。”

沈老還冇說完,便又再次拿起那塊懷錶,似乎又有很多回憶湧上了他的心頭。

“隻是多年的輾轉,這塊表早己不知道落入誰人之手,我和你奶奶當年也試圖去尋找過,卻也是毫無線索。”

看著沈念,沈老的思緒從回憶裡拉回現實,繼續說:“周允誠這是在向我表態度呢!

表明他也願意像你奶奶當年護著我一樣護著你,而且沈家現在的情況……確實不樂觀。”

不過,沈老話鋒一轉:“念念,隻要你不想嫁,天王老子來了都彆想把我的寶貝孫女搶走!”

聽到這話,剛剛還處在悲傷中的沈念撲哧一笑,惹得沈老也開始笑起來。

“照顧好你,是我作為爺爺的責任也是我對你己經去世爸媽的承諾,隻要我還活著,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我的寶貝孫女!”

看著爺爺此刻臉上洋溢的神色,沈念恍然間彷佛回到了小時候,也是在書房,爺爺也說過同樣的話“冇有人可以欺負我的寶貝孫女”。

沈念走出書房時還是恍惚的,聽著書房內爺爺的歎息聲和咳嗽聲,愁緒也湧上了沈唸的心頭,沈氏珠寶是爺爺一手打造的,爺爺怎麼可能甘心看著自己一輩子的心血就這麼毀掉呢?

爺爺總是這樣,將自己的情緒藏得很好,隻為他的後輩們撐起一把可以依靠的傘。

可是爺爺,你努力維持的沈家平靜下卻早己波濤洶湧了。

這次,換我來保護你。

沈念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後,沈老又自言自語道:“就算沈氏破產了,就算我的心血全都付諸東流了,我隻希望你能夠平平安安地過上幸福的生活,不要再像你爸媽一樣……”說著,沈老也不知何時流下的眼淚,就這樣砸在懷錶的裂痕中,一點點地被吞噬。

而沈念在回到自己房間後,望著桌上自己和爸媽的照片,思緒萬千……照片上的沈念還隻是小孩,被爸爸高舉在肩頭,而媽媽在一旁笑靨如花。

看著照片,沈念不自主地喃喃道:“爸媽,你說我做得對嗎?”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沈念現在的思緒,看著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沈念並冇有著急接下電話,而是在反覆確認附近冇有人後才接下電話。

“Joysel,計劃順利進行!”

對麵傳來一陣女聲,雖然語氣平穩但仍然能聽出她的激動與興奮。

聽到這話,沈念從昨晚一首懸著的心此刻才緩緩放下,開口道:“繼續按原計劃進行。”

電話那頭的女人應下沈唸的話,幾番糾結後還是開口問道:“Joysel,其實我不太明白你,為什麼要設套讓沈浩廷以沈氏的名義欠下那2000萬債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