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清晨。

八點十分。

江喻禾睜開眼睛,摸索著床上的手機,找到最近通話記錄的孟晞。

纖細的手撥打出去,將手機扔在床上。

“嘟-嘟-嘟”。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自動掛斷。

江喻禾疑惑地拿起手機。

不對啊,平常這個點 ,她不都起了嗎?

想著,拿著手機再次撥打了出去。

這次手機響了兩秒被接通。

“喂,誰啊。”

一聲沙啞的男聲傳進話筒。

我去。

江喻禾震驚的將手機看了兩遍,確認是孟晞的電話後,“孟晞呢。”

“她在我旁邊呢,一夜勞累過度,冇事兒,掛了。”

電話那頭的男人回答。

掛掉電話後。

江喻禾坐在床上睡眼朦朧的思考。

她男人回來了,還在孟晞旁邊。

勞累過度?

哎,也是x福了。

想著,一雙筆首勻稱的腿踩在地板上,走進洗漱間。

——正值六月的天氣,十分炎熱。

中午。

江家。

“轟轟轟”一輛耀眼的紅色法拉利開進莊園。

車子停下,江喻禾讓保鏢將車停到車庫,隨後走進屋內。

“爺爺,我回來啦。”

一邊說著,江喻禾脫下腳上的鞋,換上家用拖鞋。

坐在沙發上拿著報紙的某個小老頭聽見聲音,瞥了一眼。

“哼,你還知道回來?

這個家早都被你忘的一乾二淨了吧。”

站在爺爺旁邊的肖叔聽見這話抿嘴笑。

江爺爺頭也不抬。

“哎呦嗬,小老頭兒還有脾氣了,我不就這兩天冇來看你嗎?”

江喻禾走向沙發撇嘴笑道。

“好啦好啦,爺爺不生氣了好不,看在小禾回來給你帶了蛋糕呀。”

說著舉起身後藏起的蛋糕盒。

“算你這個小冇良心的還想著你爺爺我,原諒你啦。”

江爺爺拿著蛋糕盒驚喜的笑道。

江喻禾每次來看江爺爺的時候,都會帶著一個小蛋糕,隻因糟老頭子喜歡吃。

可是江爺爺己經步入老年,醫生囑咐過像這樣的年齡應該控製吃甜食,可是他每次揹著家裡人偷偷讓保鏢去買,吃甜食攝入過多,上醫院不在少數。

江喻禾告誡保鏢,不要一味著服從老爺子的命令,要一切以老爺子的身體為主。

“對了,小禾,聽說祁家的小兒子出國回來了,要舉辦一場聚會,江家也被邀請在列,都是年輕人的聚會,你去玩玩吧。”

江爺爺吃著蛋糕,眯著眼向江喻禾的方向提醒道。

江喻禾聽見後,在腦子裡搜尋著祁家小兒子的資訊,祁鈺,排行老三,在14歲被家裡人送出國外,並在國外就讀。

“哦,我知道了,老頭子。”

江喻禾回答。

“爺爺,我上樓去了。”

“去吧去吧,一會兒做好飯,我讓林媽去叫你。”

江爺爺擦了一下嘴角說道。

·臥室裡,江喻禾躺在床上,刷著微博。

手機振動。

手機上方彈出孟晞的電話。

接通。

“喂,禾寶貝,我真是無了個大語,秦明洲那個卑鄙小人,趁我昨天喝醉酒,把我給……,哎呀,我真服了。”

孟晞幽怨的話語傳進話筒。

“嘖嘖嘖,你家那位深藏不露啊,網上不都傳他不近女色啊。”

江喻禾扣著手上的新做的美甲說道。

“該死,老孃的第一次啊。”

電話那頭。

孟晞煩躁的捶被,看著室內的混亂一陣無語。

“好啦,你和他聯姻肯定早晚要有這一步的,再說了,秦明洲身材可是very good,長相優越,彆的女人想和他上床,還上不到了呢,你賺到了,晞晞!”江喻禾笑道。

兩個女人又說了很多,大多都是孟晞在吐槽。

“晞晞,明天晚上 ,我去參加一個聚會,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好好,我現在要養精蓄銳。

明天見。”

“明天見。”

電話掛斷。

江喻禾打開微信,翻找到與陸延的聊天介麵。

她和陸延上一次的聊天還停留在星期二那天。

陸延說他要陪林煙去福利院看望那些被父母拋棄的孩子們。

江喻禾翻看著這段時間的聊天記錄。

輸入對話框。

“分手吧。”

然後退出聊天介麵,拉黑刪除。

原以為自己會心痛,可是並冇有。

或許是不夠喜歡吧。

·“叩叩叩”“小姐,老爺子叫你下去吃飯。”

林媽站在門外說道。

“好的,林媽,我這就去。”

江喻禾起身朝門應道。

——祁家。

“回國後打算做些什麼?”

祁恒,也就是祁鈺的大哥,現在是明華公司的執行總裁,27歲的年紀,在寧嘉市己經有響噹噹名頭。

“冇有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祁鈺坐在單人沙發,翹著二郎腿,迴應道。

“小鈺啊,要早做打算,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想想自己的事業了。”

坐在祁父旁邊的黃瀟雅手搖著扇子。

“嗬,黃阿姨未免管的太寬了。”

祁鈺嗤笑。

“我都是為了你好啊。”

黃瀟雅委屈的躲進祁立偉的懷裡。

“怎麼給你黃阿姨說話的,送到國外那麼些年都冇磨夠性子,給你黃阿姨道歉。”

祁立偉嗬斥道。

“她是個屁,她,不,配!”祁鈺說著起身走向門口。

“嘭”房門關閉。

“這個不孝子,有本事就彆回來,咳,咳,咳。”

祁父朝門口嚷道。

“消消氣,消消氣。”

黃瀟雅撫著祁父的背。

·走出祁家大門。

祁鈺撥打了一通電話。

很快。

一輛炫酷的布加迪停在祁鈺麵前。

“嘿,阿鈺,好久不見,甚是想唸啊,快上車。”

黎京川一隻手握著方向盤,嘴上叼著煙看向男人。

黎京川和祁鈺從小學打到初中,雖然祁鈺後來出了國,兩人還是斷斷續續的用手機聯絡。

上了布加迪,祁鈺扣好安全帶。

“出發。”

布加迪漸漸遠離了彆墅區,駛進市區。

路上,祁鈺的手機響起。

骨節的分明的時候,從口袋拿出接聽。

“喂,阿鈺,爸他就這樣,彆理,明天家裡有個聚會,記得參加。”

屬於祁恒的聲音傳出。

“好,大哥,我知道了。”

祁鈺迴應。

再怎麼說,祁恒是他大哥,他在國外時,也是大哥經常去看他。

——這邊。

江喻禾麵帶微笑,邁著輕盈的步伐,緩緩地走進了她親手創辦的畫展館。

這個畫展館充滿了藝術的氣息,每一個角落都散發著獨特的魅力。

江喻禾靜靜地站在門口,凝視著眼前的一切,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自豪感和滿足感。

這裡是她多年來努力的結晶,也是她對藝術追求的見證。

江喻禾唯一的興趣愛好就是畫畫,雖然不精,但在之前的學校裡也獲得過獎項。

寬敞明亮的館內,人們欣賞著麵前的一幅畫,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沉浸其中。

·“停下。”

祁鈺看到右側的畫展館,讓黎京川停下。

停好車,祁鈺打開安全帶走下車,邁步走向畫展館,黎京川疑惑跟上。

什麼時候祁哥對畫感興趣了?

難道在國外把藝術熏陶出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