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七劍下天山周華雲:我日,青野你從哪裡P的圖,我午飯都吐了,吐得剛整理好的檔案都糊糊,明天銀行和傅氏皮包公司的官司還怎麼打?!鄭戰書:這個女人還真是不消停,看來她還是對三個月後的退婚不滿,不知又在整什麼蠱?

吳青野:豈止是不滿?

你看,他把我們鄙作‘小矮人’,把自己稱作“白雪公主”,不就是說我們高攀了她,她這分明就是在耍著太子女的架子,拉著全網,從心底裡暗諷咒罵我們呢!

周華雲:聰明反被聰明誤,想罵我們,殊不知全網會怎樣罵她呢?!

我看她是自尋死路!

孫聿明:真想把她的腦殼撬開,看看她到底子在想啥玩意?

吳青野:這女人,冇度量,跟蒂徽姐一比,真是差遠了,戰哥,你和蒂徽姐在劇裡的姐弟情,真是看得我一臉的激動,這樣溫婉清麗、端莊大氣的女人真是世上難找,我看就是把練夢源那女人塞回去投胎,回來也還是這副死德性,真是無可救藥!

李震霆:@吳青野,完全讚同!

鄭戰書:你們彆誤會,我和王蒂徽隻是在演戲,彆編排她,她是個不錯的姑娘,不應該在這裡被議論!

吳青野:乖乖,戰哥,這你就心疼了?

我懂,我懂!

不過,政哥和禮容哥怎麼還在潛水啊,也不回個話?!

@趙政,@錢禮容趙政:正在巡視30層爛尾樓,剛差點一腳從鋼筋腳手架跌下來!

頭蹭了一點皮,青野你來醫院,我等著你!@吳青野孫杜聿:@趙政,冇事吧,我在菁華腦科等著你。

……彆墅裡。

“圍脖”下麵罵聲一片,練夢源看得雙眼冒金星,這得要多強大的心理素質才能抵得住全網黑啊!還有“錢老師的粉”“孫醫生妙手回春”“周副行長大駕光臨本行”的三個粉絲團,更是宣誓要和練夢源杠上了,要聯合其他學生,寫萬民書,向校長請願,將練夢緣從菁華附中驅逐出去!“下手也太狠了,竟讓我連學也念不成,從海州社交圈徹底驅逐了!不行,絕對不能罷休,這個學曆至上社會,就算將來不靠學曆混飯飯,也要靠學曆裝點門麵,這個被退學的汙點在將來就是彆人攻擊、抹黑、侮辱、孤立、排擠我的武器,這幕後黑手也忒狠了!”她氣得哈密瓜也不香了,想想明天週一上學就頭大了。

但輸人不能輸陣勢,她鼓起氣來啪啪打字,回了那個“夢源一生黑”:姐雖不是女王,但還是公主!加油,練夢源,你最棒!“嗚呼,好不容易做了一回千金大小姐,咋還要替人背一口這麼厚的黑鍋啊?!”她仰天長歎,耳朵一動,就聽到樓下的汽笛聲。

她不由警覺,外麵天色己黑,這彆墅現在隻剩自己一人,那凶手不會趁機再來索命吧?

想到這,她一個鯉魚打挺爬了起來,偷偷推開門縫,就覷見樓下客廳裡錢禮容疲憊進門。

她一把拉開門,迅速地竄了下去。

錢禮容換著拖鞋,頭也冇抬:“今晚事情太多,不補課了,你快上樓回臥室睡吧,挪到明後天一起給你補上!”“錢老師,補課我是一點也不急,隻是擔心你,你還好吧?

我等了你一下午,怕你回不來!”

練夢源瞪大眼睛,盯著錢禮容臉上那紅通通的巴掌印,腳下一動不動。

乖乖,這家長那個下手黑啊,白皙如玉的臉上愣是給蓋了一個大紅章,腫得賊漂亮!

錢禮容不由捂住了自己半邊臉,感受到那灼熱的注視,另半邊臉也燒紅了:“我冇事,不小心撞到了牆,這才紅了!”

哈哈,明天上學有好戲看嘍!

校長找你談話,家長要你下跪,學生帶頭汙衊你,還逞能,彆犟了。

錢禮容心慌,難道練夢源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不是有奸細告密?

她對自己還真是冇有一點好感啊,竟然想看自己的好戲,還是和從前一樣霸道惡劣啊!

“錢老師,你這張臉,我看著太心疼了,我去給你拿藥和毛巾吧。”

練夢源滿眼心疼,嘴上說著關心的話,腳下卻紋絲不動。

“不用了,我自己來!”

錢禮容有些生氣,自己好歹也給這個女霸王補了五年的課,如今自己遭遇麻煩了,她落井下石得倒是快!

“那好吧!”

練夢源一臉同情,老神在在地繼續倚靠著石柱,乾杵著不動。

哼,小樣,我練家一倒台,你們就落井下石來退婚,活該啊!

想想吧,練爺爺這五年來,給了你們多大的庇護,要不是他,這些風雨早應該降臨你們頭上!

我會繼續看你們黴運翻天的,但我就不告訴你,因為這就是現世報!

錢禮容咬牙,用酒精棉球擦過帶血的下巴,心裡卻泛起了一缸苦水。

這個練夢源,從前的壞都表現在明麵上,怎麼才一天工夫不到,就變成一棵黑心蓮了!

他一邊咬住繃帶,一邊給自己的臉一圈圈纏上了白布。

纏好,就黑著半邊臉,上了樓。

練夢源卻優哉遊哉地坐在客廳裡,關了吊燈,隻留了盞昏暗的藍色霓虹,打起了遊戲《原神9.9.0》,凶手躲在暗處,她今夜一點也睡不著。

“咚——”教堂的鐘聲響了起來,練夢源伸了個懶腰,竟然己經過了午夜十二點了。

此時,一人賊頭鼠腦地推開了門縫,往裡探了探,見似乎冇人,就舒了一口氣,鞋子一甩,進了客廳。

“誰?”

頭頂霓虹一閃,突然亮如白晝!

瞿阿姨也嚇得一跳:“誰?”

“是我啊,夢源。

你孫子找回來了?”

練夢源穿著紅裙子,披頭散髮地站在客廳中間,孤零零地笑看向她,活似一失魂的女鬼。

“冇,還冇……”瞿姨撫著心口,原來是小姐啊,她被驚嚇了一晚上,受不得驚了。

那幫人找不到你捲款攜逃的兒子兒媳,是不會放過你孫子的,最遲一週,就會撕票!

至於你孫子被藏在哪了,我知道,但我就不告訴你,誰讓你這幾日起了壞心!

瞿阿姨心內驚悚,瞬間汗毛首立,小姐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竟然有瞭如此心機,若是她說的是真的,那自己孫子的命豈不就捏在了她的手裡?!

想到這,她一陣後悔,怎麼就在前一陣子起了歹心,還想偷盜保險櫃?

她真想給自己兩巴掌:“小、小姐,你怎麼還不睡啊?

老爺剛去世,你父親也跑了,七個姑爺還來退婚,你可不能再乾傻事了?

以後就瞿姨陪著你了,我絕不離開你!”

“那你呢,瞿姨,你怎麼又回來了?”

練夢源淡淡地瞅著她。

既然離開了,何必再回來,是回來叼人頭的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