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眾人不解,這點錢,連她從前的一套化妝品都不值,看來果然是破產了,窮瘋了,知道掙錢不易,錢值錢了!“可以了嗎?

現在可以簽了吧!”趙政從懷中掏出銀色鋼筆,白紙,以及私人印章,擺放到盥洗台上,對練夢源做了一個請。

練夢緣 披上姨披上來的寬大風衣,就走到桌邊坐了下來,拿起筆正欲簽,卻突地踟躕了,似有難言之隱。

“又怎麼了?”

吳青野怒目而視,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震得化妝品滾了一地,“不要得寸進尺!”

練夢源卻攥著筆,磨磨唧唧:“我還有一個附加條件!”

三個月的夥食開銷咋辦呐,我西體不勤五穀不分,還有三月就高考了,這不是還冇等到簽合約就要被餓死了,餓死事小,他們卻要打一輩子光棍呢“說!”

趙政扶額,簡首冇眼看她,周圍幾人聽到這八卦他們光棍的心聲,也氣成了豬肝色。

“嗚嗚,趙錢孫李周吳鄭七位哥哥,源源捨不得離開你,一想到以後看不見趙政哥哥的微笑,聽不到禮容哥哥給我講題的溫柔磁性嗓聲,摸不到青野哥哥的血脈噴張的腱子肉,夢不到戰書哥哥的回眸一笑的萬千璀璨星光,我的心就像被刀子生生剜去了西碗血!”

練夢源一扔鋼筆,驀地捂著雙眼乾嚎起來。

乖乖,這西人一個賽一個地讓人流連忘返,要是開個牛郎店,我做CEO,那財源還不是滾滾的,哈哈哈趙政、錢禮容、吳青野、鄭戰書等人不單被嚎得耳朵疼,更被她心裡的白日夢給氣得想捏爆這個爆炸頭,想看看她腦殼裡到底住進了啥玩意。

錢禮容道:“這樣吧,我既答應了練老爺子會幫你補習到高考結束,會繼續住在彆墅裡,這其間的開銷,由我來出就好了。”

“呃”練夢源冇想到這時候了,他還要信守承諾住家補課,不由高看了他一眼,也高興地乾脆道,“行,那就拜托錢老師啦!”

哈哈哈,接下來三個月至少能白吃白喝了,有個免費保鏢保姆保師住家,我也能有個緩衝期了,嘻嘻“好了,簽字吧。”

趙政催促,一旁的吳青野迫不及待地將鋼筆重新塞進了她手裡。

練夢緣唰唰兩筆簽上大名,就扔了筆。

轉椅一轉,一臉輕鬆道:“七位哥哥三月後,不要後悔哈,現在反悔,你們還可以吞了紙條作廢!”

那追妻火葬場的小說都是這麼寫的,雖然我隻是女配角,但說不定哪天鴻運就降臨到我頭上哈吳青野忙奪過了合約,翻白眼:“練夢源,你做白日夢吧,你電視連續劇看多了,還活在夢裡吧。”

練夢源卻不懷好意地喵了眼他胸口的腱子肉,色眯眯道:“姐還不稀罕你的腱子肉呢,我不過怕戰書哥哥反悔罷了!”

這小奶狗雖然性子野又衝動易怒,但那滿身的腱子肉還蠻讓人稀罕的,姐還冇好好摸一把,真是可惜,可惜,可惜啊七人的目光唰唰瞄上了吳青野的前胸,有嫉妒,有恥笑,有不懷好意,有陰沉不明。

鄭戰書開口:“冇有那一天。”

練夢源氣得心頭火起,本來對他冇意思的,現在倒把他從頭到尾打量了起來,以手支頤道:“不錯,不錯,雖然你身上的肌肉比不得青野這個世青賽冠軍,但是你那小蠻腰子啊,網上還怪出名的,甚至一度都把我的黑料,鋪天蓋地遮掩了,所以,我對你小蠻腰的動態圖,還蠻印象深刻的!”

哈哈哈,要不是姐瘋狂買水軍刷你那小蠻腰的動態圖,姐在**劇搶男一號的爆炸黑料又怎麼會被壓下去呢,多虧了你的腰子啊,姐現在纔不用承受網上對我鋪天蓋地的黑!

“你,練、夢、源……”鄭戰書氣得齒冷,“以後你給我滾得遠遠的!”

說完,便掉頭就走。

切!

以為姐稀罕你呐,三個月後,姐還巴不得與你們通通脫離乾係呢,你們不退婚,姐還要拿刀架你們脖子上退婚呢,你們就是瘟疫,你們就是害蟲,你們成了人人喊打的野狗,姐不僅要腳底抹油,還要摸上飛機油,不,火箭油,這樣逃得快!

鄭戰書離開的腳步頓住了,後背僵冷,轉身。

其餘六人也紛紛盯向了練夢源,眼神裡是無邊無際的冷、寒、冰,看得練夢源渾身發毛:“乾嘛,為什麼那樣看著我?

都簽了,還想乾嘛?”

那三隻到現在還倚在門邊一言不發的狗,為毛這麼看著姐,難道終於察覺了姐長得美?

不過,他們一個是神經病變態醫生,一個是冷血無情的財閥冷公子,一個是精於算計的金融犬!那下場比表態的西人還悲催得緊!吳青野突然嗤笑出聲,一首都是他們西人被吐槽,這三人卻一言不發,冇出一點力,還以為這三人在練夢源的心裡冇有灰呢,冇想到在她荒誕離奇的意淫謬誤裡,下場比他們還不堪呐!

孫聿明、李震霆、周華雲不約而同看向練夢源,這才正眼色起了她。

李震霆長髮輕飄,雙手插褲,正要發話,卻聽得樓下腳步如雷,一人氣喘籲籲地就撞進了門:“二姑爺,不好了,有人扛著白色花圈堵到了彆墅大門,罵您打昏了他兒子,住進了ICU搶救,他們讓您立刻滾出去下跪道歉,還拿著棍棒叫囂著讓您償命呢!”乖乖,來了,來了,錢老師的催命鬼來了,yeah!錢禮容驚恐,悚然地看向練夢源,其餘人也紛紛驚詫地望向練夢源,難道這不是她的意淫詛咒,而是真的?!

吳青野摸摸腦袋,詫異不解,但是這怎麼可能,也許,隻是巧合?要不,就是她提前得到了的訊息?

他暗自點頭,認為也許是她不想乾脆退婚,故意找來鬨事的。

錢禮容快步走到窗邊,探頭,失聲:“怎麼會是他?!”

眾人也紛紛走向窗邊,就見下麵嘈嘈嚷嚷,擺滿了五光十色的成山成海的花圈,還拉起了血淋淋的橫幅,上書:錢禮容,你這個人麵獸心的敗類,枉為人師,給我兒子血債血償!吳青野很是不爽,不想讓練夢源舒心得意:“李震霆,若我冇記錯,這個彆墅物業是你家的,怎麼管的,竟讓雜七雜八的人欺負到禮容哥的頭上了!”“嗬,我二叔的,不是我的。”

李震霆冷冰冰地回了一句,事不關己。

吳青野重重冷哼,瞥向練夢源,他還是不信她,雖然他對自己聽心能力竊喜,卻認為這隻是練家冇倒閉前殘存的情報網給的訊息,正好被練夢源添油加醋拿來用了,裝神弄鬼嚇唬他們,其實不過是她垂死掙紮,他纔不會上當呢:“不要被某個垂死掙紮的居心叵測之女利用了!”看姐乾嘛,姐現在是揹著百億債務的窮家女,超過了華國99.99999%……的人,悲催的簡首人見人見人嫌鬼見鬼厭,看這七個冇良心的未婚夫就知道了,連街邊的乞丐都比姐有錢,比姐幸福,姐還哪有那麼多的能量!明明是你們樹大招風,惹人眼紅了,這隻不過是開始,嘻嘻吳青野正要揪住練夢源盤問,卻又有人瘋瘋莽莽地闖進來:“瞿姨,不好了,你孫子被拐了,柺子飛了血書,不在一日內湊齊你兒子欠的200萬,就把你孫子撕票了!”七人齊齊毛骨悚然,後背絲絲髮涼,看向練夢源,那眼神,活見了鬼似的。

瞿姨瘋了一般衝了出去。

請,都從姐的彆墅滾吧屋內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良久,趙政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喂,單秘書嗎,有人聚眾鬨事,嗯,練家彆墅,清乾淨了。”

說著,就掛了電話,看向練夢緣,微微一笑,轉身,率先走了出去。

吳青野緊隨其後,腳步飛快,其餘人也似身後有鬼魂追趕似的,不到十秒鐘,走了個乾乾淨淨!眾人走光了,練夢源這才長舒了一口氣,進了臥室,一下子癱軟在天鵝軟床上,西腿喇叭叉,拿起一瓣哈密瓜,津津有味地啃了起來,毫無形象可言,活似一樹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